“师姐是在哪里遇到的靖老?”

    “幽州的宣城效外,估计此人是想穿过景阳岗来渔阳县与你汇合,没想到被陷入天命教围攻之中,若不是我出手,恐怕已经被打死了。你要怎么报答我?”

    秦珂琴时刻不忘敲竹杠,陈铮却不上她的当,马上陪笑道:“咱们已经是盟友,互相支援,守望相助不是应该的吗?“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秦珂琴不吃他这一套,冷笑着说道:“天命教有十二金钗,个个都是半步先天之境,妖女笑笑只是其中之一罢了。你想救出自己的手下,恐怕不太容易。天命教妖女的手段非凡,还没听说过落入她们手中的男人,还能安然无恙的脱出来。“

    ”要不要我帮你呀?”

    秦珂琴所图甚大,她的人情可不好欠,陈铮直接回绝了。

    “不敢劳师姐大驾,只要先天高手不出手,天命教还奈何不了我。“

    他座下有卓未傲这个曾经的先天高手,只要靖老养好伤,凭借二人的实力,救出沈玉应该不难。天命教抓走沈玉,就是冲着太祖洞天而来。

    只可惜,太祖洞天最有价值的祖脉之气已经被各派瓜分完了,余者不过是些金银财物,即使是全给了天命教又如何,只要人没事,吃了他的东西,将来让其加倍还回来。

    被陈铮一口回绝,秦珂琴气的翻了一阵白眼,叫道:“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,吃了亏可不要找我。“

    伸手冲着白世镜一招,道:”给我准备间干净的房间,我要休息。“说罢,扭腰摆尾,身姿款款的走出议事厅。

    安顿了秦珂琴之后,陈铮与白世境商议如何去救沈玉。

    天命教虽不入正魔绝顶之列,实力却不容小觑。每逢乱世将降,都要出来兴风作浪,十二金钗暗中潜入各诸候之中,分散下注,以此窍取争龙气运。

    沈玉被抓也不知是天命教所为,还是其门下弟子的个人所为。

    “宣城是当阳候的封地,难道当阳候与与天命教勾结在了一起?“

    当阳候贵为一等候爵,当阳郡被其经营成了铁桶江山,水泼不进,对神都之令听调不听宣,割据之势已成。

    “当阳候割据一郡,背后必然有不弱于正道十宗的势力支持。天命教出现在宣城,结果不言而喻。蓄养私兵的费用可不低,财帛动人心,当阳候恐怕看中了候爷在洞天收刮的财富了。”

    白世镜面色凝重的分析,想要救出沈玉,把太祖洞天得到的财物带回来,必然与当阳候交恶。凭渔阳候府现在的实力,绝非当阳候对手。

    “就算与当阳候交恶也要把沈玉救出来,渔阳候府正值用人之际,沈玉是难得的人才,不到万不万得已之时,绝不能放弃。而且,沈玉被抓,赵文奇也凶多吉少,恐怕也一同落入天命教之手。”

    赵文奇是他笼络卓未央的手段之一,只有赵文奇对他死心踏地,卓未央才肯用命。

    这可是一位必将晋升先天化境的高手,甚至有资格冲击宗师之境,凝聚阴神。这么一只潜力股,陈铮必须牢牢抓住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单信前来禀报,靖老醒来了。陈铮匆匆结束与白世镜的谈话,前去看望靖老。

    靖老盘坐在床榻上,正运功化解药力,疗治内伤。面色依然苍白,损失的精血一时半会还无法恢复。看到陈铮推门而过,连忙下榻欲要行礼,被陈铮抢先一步扶住。

    ”靖老有伤,就不必在意这些虚礼了。“

    ”属下有负候爷所托,至使沈玉与赵文奇落于天命教之手,还请候爷责罚!”

    陈铮看他脸色苍白,有气无力的样子,微微叹息一声,道:”靖老无需自责,是我思虑不周,才让他们受难。你们什么时候从太祖洞天出来的,怎么会与天命教相遇?”

    想到自己一行人的遭遇,靖老的双眼瞬间变的赤红一片,恨恨说道:“崖山一战,血衣卫折损过半,沈先生为了保存实力连夜撤退。本想返回靖王镇与候爷汇合,直到崖山之战结束也没有候爷的音讯,又逢青云宗等派清扫洞天的各方势力,我们借助班濯之力潜出洞天。刚出洞天就遇到天命教,一场大战后,赵文奇的押运队被俘虏。我与沈先生想要穿过景阳岗,来渔阳寻找候爷,没想到在宣城被伏击,沈玉被擒,属下被一位妖女重伤。“

    “刚出洞天就与天命教相遇,此事绝非巧合。天命教早有预谋,算准了各派势力走出洞天时会带着大量财富,便来了半途而劫。景阳岗的三方混乱,想必也是因为天命教觊觎这些财物而引起的。”

    “先不谈天命教是否早有预谋,当务之急是救出沈玉。悟道棋盘出世在际,咱们正是用人之际。“

    听到陈铮的话,白世镜点头赞同,道:“候爷所言正是!”

    看着靖老一副血气大亏的样子,陈铮吩咐单信把他带到山洞地底,借助血池之力恢复。

    宣城是当阳候的大本营,又有天命教的高手坐镇,欲要救出沈玉,白世镜不可或缺。

    听闻陈铮欲前往宣人救人,顾轻舟提出同行,陈铮求之不得。数日后,靖老伤势好转大半,一行人翻越景阳岗直奔宣城。

    宣城作为当阳郡城,东临景阳岗,西连蓟城,正北方是酀州州城邺城,正南是拱卫神都北部安全的当阳关。历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,一旦战据当阳关,就可由幽州南下,直奔中州神都。

    作为郡城,宣城的面积足足是渔阳县的十倍大小,拥有四万户,约二十万常住人口,又扼守幽酀交通要道,商旅往来不绝,极为繁华。

    站在宣城西门外,看着排成一长串的队伍在城门卒的监视下缓缓进入城内。宽达三丈的护城河,直接从大河之中引来,太平时候可作为城内日常用水。

    十丈高的城墙,内以三合土夯实,外面用条石包裹,铁木建造的城门楼,楼高三层,飞檐斗拱,巍峨状观。

    ”好一座宣城,若有绝顶高手坐镇,只需四万精兵,即使面对数十万雄兵围城,也可固若金汤。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雄城,白世镜惊叹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不要感慨了,赶紧入城吧。”

    陈铮拍了拍他的肩膀,带头朝城门走去。

    城门卒看碟下菜,见陈铮一行人气质不凡,对他们视而不见,任凭他们进城。至于那些普通人,就要乖乖的排队,还要交纳进城费才请允许入城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