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是被费无忌发现了珠丝马迹,还是郝剑的个人决定?”

    听到郝剑并没有去神都,而是现身化德府,秦珂琴在心中飞快的思考起来。(书^屋*小}说+网)当初,她以追察陈铮身上的隐秘为借口离开寒冰界,至今已一年之久。只要不是傻子,就能明白她另有目的。

    “若对方只是怀疑我的行踪,我可以假装不知道,让其疑神疑鬼,反而有异想不到的结果;若是我的行踪泄露,就只能杀人灭口了。离朝未乱之际,绝不能让别人知道我的行踪与目的。”

    陈铮看到秦珂琴眼神迷离,偶尔暴出一道煞气,虽然不知她心中所想,但也明白自己的一番话引起了她的怀疑。不求秦珂琴现在就去杀了郝剑,只要在她心中种下一颗种子,迟早有发芽的一天。

    “秦珂琴不是傻子,一定猜的出我是借刀杀人,若是被她反向利用,不但杀不了郝剑,反而让我置身险地,就不划算了。”

    秦珂琴后天十一层的修为,正处于筑基的关键时期,一定对悟道棋盘也有兴趣。若把她拉入自己的团队中,自己一方的实力将大大增强,争夺悟道棋盘的把握就更大了。

    拉秦珂琴入队还有一个好处,就是可以狐假虎威。至少可以让费无忌心生顾忌,减轻我的压力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铮突然开口说道:“我不问秦师姐目的,把费无忌拖延在幽州一个月,我可以答应,但秦师姐也我答应我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噢?”

    秦珂琴颇感意外的盯着陈铮,没想到他竟然答应了,一双妙目中冷光迸放,沉声道:“敢跟我提条件,若我不答应呢?”

    “那就一拍两散!”

    陈铮丝毫不惧的与她对视,看到陈铮神色坚定,不似做假,秦珂琴微微点了点头,道:“我知道你想要干什么,不就是要争夺悟道棋盘吗,我可答应你。但悟道棋盘到手后,我要借用参悟一年。”

    秦珂琴本想说半年的,有些担心自己自信心过头,若是半年内没有丝毫收获,就亏大了,话到嘴边直接翻了一倍,提出一年之期。

    ”一年?”

    陈铮皱起了眉头,顾轻舟亲自来黑风寨与他结盟,可见对悟道棋盘志在必得。虽说他失去祖脉之气是因为贾臻从中作梗,但自己也有间接责任。

    “我修为不到后天九层,悟道棋盘暂时对我无用,可以先让出去。只是秦珂琴与顾轻舟谁先谁后呢?”

    这两人都是他必须争取的合作对象,顾轻舟是助他抵抗贾臻的主要助力,秦珂琴是助他低抗费无忌的主力,陈铮开始左右为难起来。

    “两人都不能轻意得罪啊!“陈铮苦恼的抓着头皮,突然对自己佩服起来,”我来到这个世界才多久,就已经得罪了两位半步先天的高手。难道我自带作死光环?“

    ”你不会空手套白狼,想白利用我吧?”秦珂琴见他迟疑不决,忽然脸色一变,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!”

    陈铮连忙摆手,解释道:“绝对不是,师组不要多想。我已经答应别人,悟道棋盘到手,先让给他一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跟别人有合作,是谁?”

    “玄天剑派的顾轻舟,师姐想必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秦珂琴张开檀口,一副惊讶的样子,目光在陈铮身上不断游离,打量着眼前之人。这小贼小际如此广泛,竟然还与正道十宗有勾结。

    “传闻此人在太祖洞天吃了大亏,他不回宗门处理善后,还想争夺悟道棋盘,他的心可真大。”

    秦珂琴的话中透露出她对正道十宗的一举一动的关注,竟然连太祖洞天人发生的事情都知晓,她在大离朝果然安插了探子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秦珂琴突然想到了什么,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:“他失去了祖脉之气,已经被青云宗贾臻超过一步,若不能借悟道棋盘追上来,恐怕就将要被对方远远的甩开了。“

    “只凭一个顾轻舟根本不可能夺得悟道棋盘,你这小贼奸滑似鬼,想必还有其他援手吧?”

    秦珂琴猛的一拍额头,醒悟过来,惊声叫道:“那个沈玉是不是对你很重要?是了,此人一定是你争夺悟道棋盘的关键之一。我在渔阳候府也待了不短的时间,怎么没发现你还有这么一个强力的手下?还有那个受伤欲死的老家伙,修为竟然达到了后天十层,小贼藏的够深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几分把握,我怎么敢参与争夺悟道棋盘,要知道这次争夺很有可能会出现先天化境的高手呢。师组答应助我一臂之力了吗?”

    “看你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,我答应了,但是悟道棋盘必须借我参悟一年。”

    “悟道棋盘到手,先交由你们,至于谁先谁后,就要看师姐如何与顾轻舟协商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你答应就行了,顾轻舟由我解决。“

    两人谈妥了合作条件后,一前一后进了议事厅。

    ”候爷!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进来,白世镜上前一步迎过来,指着晕厥不醒的靖老说道:“此人带来了沈玉的情报,候爷与他认识吗?”

    “靖老?”

    陈铮看到瘫在椅子上一动不动的靖老,心中猛的一惊。能让半步先天的靖老受伤如此之重,出手之人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对白世镜点了点头道:“此人是前朝后裔,赵宋靖氏一脉,如今归附渔阳候府。马上把他扶到静室,不惜一切代价把他救醒。“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送人送到西,好人做到底,我这里有疗伤灵药,给他服下去,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,保证他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秦小姐!”

    白世镜接过盛装灵药的玉瓶,对单氏兄弟一挥手,让二人把靖老扶到静室休养。

    “沈玉如何在哪里,是不是出事了?“

    陈铮大马金刀的坐在虎皮椅上,对白世镜问道。

    “被天命教抓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天命教,妖女笑笑?”

    陈铮大吃一惊,怎么跟天命教参合到一起了。上次攻打黑风寨他可是见识过妖女笑笑的实力,后天十一层,与秦珂琴相比都丝毫不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