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为突破到后天六层,陈铮还没有认认真真的修炼过。从太祖洞天归来后,经历了数次生死之战,刀法与修为都更进一步,借着这段难得的宁静时光,陈铮再次梳理一身所学,查缺补漏,匆匆数日,自觉收获良多。

    太祖洞天之行,陈铮获得的各种功法与武技,让他的底蕴大增。还亲眼目睹了先天化境之间的大战,彻底打开了他的眼界。这种开阔眼界的机会并不多,显的难能可贵。许多的武者,可能一辈子都没有见过先天高手,更别提先天之间的大战了。

    就在他一心梳理武学之时,一道娇健的身影窜入山洞内,直奔血池方向来。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秦珂琴刚入山洞,扑鼻而来的血腥气让她脸色微微一变,嫌弃的“呸”几声后,连忙掏出一方丝帕蒙住脸,隔绝洞内恶心的气息。

    洞天的阴气极为浓郁,凝结成了灰白色的雾气。秦珂琴修炼的修罗阴煞功,最不惧阴煞之气。穿行于阴气终结在灰雾之中,循着一丝熟悉的气机直接找到前往地底血池的方向。

    山洞地底铺满了骇骨,受到阴气侵蚀与人的踩踏,很多骇骨都成了粉末。那些被强行抽取了全身精血之人,死后怨气不消,在阴气的作用下,化作无形无质的怨厉之气,充塞着整个地底空间。

    ”好浓烈的阴气怨煞,小贼要把这里经营成一片幽冥鬼域吗?“

    运起轻功身法,秦珂琴从石阶上飘落而下,流云袖轻轻一挥,一团灰雾被拍开,形成一条通道。

    秦珂琴踩在松弛的地面上,不时从脚下传来“咔嚓……咔嚓……“的碎骨声,丝毫不改面色。快到血池前,再一次挥舞流云袖,大团的雾气被无形气劲排开,露出完整的血池。

    ”汩汩……“

    血池好像被煮沸了,不断的冒出红色泡泡,又爆裂开来。血池面积极大,宽约两丈,长约四丈,猩红的血水沸腾着,偶尔能看到池底溢射而出的玉光。

    铸造一方血池并不简单,不是随便挖个坑,放几个人的血,就算完成了。为了保持血液不会发臭,要有防腐措施,汇聚在血池上方的阴气更是起到封闭作用,保证池内精血不会变质发臭,变成废血。

    血池底部要铺设上等羊脂玉,玉可养气血,经过阴气侵蚀,可以精炼气血,同时也有保鲜保质之用。

    秦珂琴看着眼前这方血池,终于变了脸色。要铸造这么大的血池,不说成本如何,只是汇聚这么多的精血,就要填进多少人命。

    出身魔道,修炼的又是修罗阴煞功这等魔功,秦珂琴见过的酷烈的场景不计其数,依旧被陈铮的大手笔所震惊。

    ”不往里填进去一千人,这个血池绝不可能铸成,好狠毒的心肠。“

    原本不把陈铮放在眼里的秦珂琴,见到这方血池后,终于收起了心中的轻视。这位同门师弟,心肠狠毒,视人命如草芥,就算在黄泉魔宗都很少见到。

    一旦被这种人盯上,睡觉都得睁只眼,这辈子休想再得到安宁。

    陈铮不断运使白骨阴风诀,早与周围的阴气形成一丝奇妙的联系,秦珂琴刚进入山洞,他就觉察到了。

    就在秦珂琴站在血池边怔怔发呆时,陈铮便已收功,手掌在石台上轻轻一挥,整个人飘然而起,好似一股阴风吹过,落在了血池边上。

    ”秦师姐日理万机,今日怎的有空来我黑风寨做客?“

    他一直摸不准秦珂琴的根脚,但能与费无忌抗衡的存在,绝非毫无根基之人。就如郝剑,同为黄泉魔宗外门弟子,被尊为阴风山十大高手之一,却不得不依附于费无忌,就因在宗门内毫无根基。

    自从吞噬了金山候洞天的祖脉之气,陈铮就知道,费无忌背后有一位天人境高手支持。

    能够无视费无忌背后的天人境高手,不断挑衅费无忌的地位,秦珂琴的背后必定也有一位同级别的高手撑腰。而且,看她在宗门肆无忌惮的样子,想必与这位天人境高手关系非比寻常。

    正因为秦珂琴的背景深不可测,陈铮才对她容忍至今,并准备一直容忍下去,把秦珂琴彻底当作自己在宗门的护身符。

    “哼!“

    秦珂琴很不爽的冷哼一声,高仰起脖子,傲娇的样子活像只好斗的天鹅,都不拿正眼瞧他。

    斜着眼睛撇了一下陈铮,一副”我很不爽“的样子,道:“几日不见,陈师弟的架子变的好大,竟要我亲自来才肯露面,是不是翅膀硬了,就不把我放在眼里?”

    “师姐言重了,我怎么敢不把师姐放在眼里。都怪我养了一群废物,没个眼力劲,师姐大架光临,我都没有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陈铮一脸小心陪笑的样子,连忙解释起来,一口黑锅甩到手下人身上,把自己撇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”此地污秽,还请师姐移动千金之躯,咱们到外面去。”

    看到他态度还算恭敬,秦珂琴得意洋洋的转身走出山洞,陈铮一路上陪着小心,好话不断,谄媚之态令人大开眼界。

    “我这次救了你的一个手下,还专程把他送过来,你要怎么报答我?”

    出了山洞,秦珂琴依旧没有揭开面上的丝巾,突然开口向陈铮说道。

    “劳驾师姐费力,您有什么要求尽管提,只要能办到,师弟赴汤蹈火在所不惜。”

    秦珂琴双眼弯成新月,妙目中清波流转,对陈铮的态度越发满意无比,不过该下狠手时也绝不心软,直接提出要求:“费无忌已经出了寒冰界,最多一个月后就会来到大离境内。他有一位心腹叫做曹雨,杀了他吸引费无忌的注意力,把他给我拖在幽州一个月,我可以帮你救出沈玉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认识沈玉,你见过他?”

    突然听到沈玉的消息,陈铮脸色微微一变,马上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你管,你就说答不答应吧?”

    秦珂琴冷哼一声,恢复了冷若冰霜之态,眸中煞光一闪而逝,隐隐带有威胁之意。

    “费无忌手下高手如云,自身又是半步先天之境,凭我的实力怎么可能把他拖在幽州一个月。秦师姐这是强人所难!”

    “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手下有好几位半步先天高手,凭他们的实力一对一不是费无忌的对手,但二对一,三对一,费无忌有败无胜。你只说答不答应?“

    “就算我的手下高手齐出拖住了费无忌,但他的那些心属下怎么办?你刚才也提到了,他还有个心腹叫曹雨,我可是听说此人闯入了寒冰地狱第三重境,一身战力堪比与半步先天之境。这还没有计算郝剑这位高手呢,我可是亲眼见到郝剑在化德府露面,此人还强迫我与他合作,要监视你的一举一动呢!“

    此时,他毫不犹豫的把郝剑的行踪暴露给了秦珂琴。

    “郝剑不在神都?”秦珂琴目中突然暴出骇人的煞气,脸若寒霜,声音阴冷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对于郝剑,陈铮早生杀心,若能借秦珂琴之手除掉此是最好不过了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