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天命教在景阳岗的动作很高调,这些被灭门的先天余孽一旦现身,首先要面临天命教这个庞然大物。咱们先低调起来,让他们双方狗咬狗。“

    有天命教顶在面前吸引火力,黑风寨刻意低调降低存在感,可暂保无忧。但将来必定还要面对这些难题,白世镜有心提醒陈铮,见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,就没有再开口。

    “悟道棋盘是理宗的四大重宝之一,相传朱子曾以棋悟道,晋升为宗师。故尔,这方棋盘蕴含有朱子的一缕精神意志,若能激发出朱子留在棋盘上的精烙印,就可以身代之,重历朱子悟道过程,成就先天之境。“

    白世镜曾为士子,数次参与科考,对于儒学一脉的理宗了解甚多,特意向陈铮解释悟道棋盘的来历。

    “照你这番话,悟道棋盘名不符实,实在算不上重宝。这世间的正道十宗、魔道八派,都有着数千年底蕴,不敢说宗师满地走,先天不如狗,但也相差不多。一件先天悟道之器实在不值一提,为何被列入理宗四大重宝之一?“

    陈铮的怀疑不无道理,但世间很多事与物不能以其自身之价值衡量。就拿一件字贴来说,普通人写的字贴肯定一文不值,可名传千古的大书法家写的字贴就价值千金。

    同理,悟道棋盘不值一提,因为朱子的存在,它才变的有价值。对于理宗而言,悟道棋盘就相当于一件图腾,其象征意义价值无量。

    当然,对于先天以下的武者而言,悟道棋盘能够助人领悟天人合一之道,晋级先天化境,重宝之名的确不虚。

    “朱子封道于天,是真正的大神通者,他留下的悟道之器,若说没有玄机,谁都不相信。朱子对我等凡人而言太过高远,谁也不敢揣测他的心意。因此,悟道棋盘于理宗而言,它是重宝;于我等而言,就是一件可以助人突破先天化境的器物。“

    白世镜对悟道棋盘大贬特贬,其实是恨乌及乌。

    知道他的经历都明白,白世镜科考不成,为世人取笑,还得了个“衰秀才”的浑号,他心有怨气,对理宗毫无好感,陈铮能够理解他的心情。

    但是,悟道棋盘毕竟可以助人领悟天人合一,晋级先天,对于还是后天境的武者而言,实是天下第一等重宝,不可不夺。

    “休发怨气,我就不信你对悟道棋盘不动心,还是说说东林书院吧。田家嫡长子将于一个月后前往东林书院求学,我已得到可靠消息,此人明为求学,实为悟道棋盘而去。加之此人身有朱喜信物,一旦得了悟道棋盘的承认,就没咱们什么事了。“

    ”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白世镜干笑数声,按下心中对理宗一脉的怨气,开始为陈铮介绍东林书院的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相传,朱喜与程熙是同窗好友,二人一同求学于稷下学宫,共同创建了理学社,后来朱、程两人互相争道于天,朱喜封道成功,建立了理宗,程熙也被打落尘埃,散功而殒落。为堵天下悠悠之口,朱喜扶持程熙的后人建立东林书院,又以自己曾经悟道所用的棋盘镇压东林书院之气运。

    理宗之人好利而忘义,经历数十代后,程熙的后人早就把先祖的争道之仇忘记了,反而把朱喜高高的捧起,并刻意清除程熙存在的痕迹。

    朱喜是千年以来唯一的一位封道于天的大神通者,于赵宋之前朝创立理学,后于赵宋时期发挥光大。东林书院创建于赵宋皇朝中期,建址于青州,历经数百年发展,一代又一代的理学宗师于此聚众讲学,已经成了青、幽、酀三州的显学,其影响力还在正道十宗之上。

    东林书院当代山长程聿,乃是凝聚了阴神的宗师境高手,常年闭关,欲突破阳神大宗师之境,书院交由副山长钱益斋打理。

    提到钱益斋,白世镜极度的不屑,大骂此人是个伪君子,斯文败类,以六十四岁的高龄竟然续了化德府田家十五岁的幼女为妻。

    “田家厚颜无耻,以幼齿之女攀附钱益斋,为士林所耻,吾等读书人羞于其为伍。”

    程聿是一位宗师境的高手,这完全出乎陈铮的意料,他原本想与卓未央等人汇合后,去东林书院强抢悟道棋盘,如今看来,这个计划行不通了。

    “钱益斋是什么修为,不会也是成就了阴神宗师级高手吧?若是如此,咱们乘早打消了争夺悟道棋盘的念头。只凭几个半步先天,还不够人家塞牙缝呢!”

    “这倒不至于!”

    白世镜摇摇头,嘴角悬起一道弧线,语气极其不屑道:“钱老贼好逸恶劳,热衷于名利美色,身子骨早就被掏空了,能保持住先天极境就算不错了,他这个副山长也是依靠与内阁副相搞断袖分桃之举才当上的,一个舔(人)裤裆的货色,不必拿他当回事。”

    白世镜一副看不起东林书院的样子,陈铮彻底无语了,这得有多大怨气才会对东林书院强悍的实力视而不见呢。

    已经对东林书院有所了解,陈铮再不想跟他说话,借故休息,直接离开议事厅。

    黑风寨依林靠山,半山腰有座山洞,原先是作为囚牢之用,陈铮带兵占据这里后,把囚牢改造成血池。

    血池铸成后,这里就是成黑风寨最重要的地方,日夜有人把守,等闲之人不得靠近一步。单氏兄弟颇通御下之道,只有立功或是平时表现良好者,方能入山洞借助血池修炼。

    铸造血池的方法残忍歹毒,非常人所能接受。不是每个人都愿意借助血池来提升修为的,对于不能接受血池的人,陈铮也传了他们另外一门功法《葵阳心经》。

    这门功法是卓未央参悟阴阳造化功所推演而来,受其境界所限,只推演到后天第九层,无法迈过天人合一之关。由于阴阳造化功的缺陷,《葵阳心经》先天性也带有一丝缺陷,若不能平息自身越积越多的极阳之气,很容易受到阳火焚身而走火入魔。

    陈铮不指望手下的士兵能有多高的修为,平均水准达到后天三层就很满意了。

    至于受到阳火焚身的后患,这是后天第九层才考虑的事情了,他自己也才后天六层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