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当初斩杀高松之后,顾某带着沈玉等人参与攻打崖山。琉璃净土的虚相大师一战殒落,围攻崖山的后天武者伤亡惨重,你的血衣卫折损过半,沈玉为了保存实力擅自撤离。

    一场血战后,双方相互妥协,约定共同瓜分祖脉之气后,以天妖殿为首的势力退出太祖洞天。“

    顾轻舟大体讲述一番崖山之战,说到瓜分祖脉之气时,脸色变的阴沉无比,表面愤恨,切齿道:“贾臻该死至极,竟以沈玉无故撤退、玄天剑派没有参与攻打崖山等原因,令我失去瓜分祖脉之气的名额。

    自那以后,我就再也没有见过沈玉。”

    攻打崖山对沈玉而言没有任何好处,血衣卫是他的嫡系,大战未结就折损过半,若要打上崖山还不得全军覆没。沈玉中途撤兵也在情理之中,一旦血衣卫全军覆没,叫他如何向陈铮交待。

    至于贾臻以此为剥夺了顾轻舟瓜分祖脉之气,只是个借口罢了。没有沈玉撤退之事,贾臻还能找到别的借口。

    虽然玄天剑派与青云宗同属正道,但彼此之间也常有龌龊。这一次顾轻舟吃了个大亏,怨不得别人不讲仁义。

    出了太祖洞天后,此事到此为止。无论顾轻舟还是玄天剑派,都不会因此置问青云宗。

    “区区祖脉之气对于普通门派是绝世之珍,对玄天剑派而言算不得什么吧?以顾兄在玄天剑派的地位,想要一份祖脉之气应该不难。上一次让贾臻得了便宜,这一次找回来就是。”

    陈铮有白玉门在手,只要洞天的气机被它捕捉到,祖脉之气就是他的囊中之物。因此,祖脉之气在他眼里并不算太珍贵。

    顾轻舟难得的爆了句粗口:“放你娘的柳叶旋风屁,一方洞天开辟后,需蕴养一甲子才能凝出祖脉,进而吞吐祖脉之气。其中七成用于维护洞天稳定,两成散于洞天之中形成天地元气以供武者吐纳修炼,余下的一成才能沉绽在祖脉之中。

    玄天剑派底蕴深厚不假,可是祖脉之气也不是源源不绝,想要进入洞天吸纳,消耗的功勋与资源绝非小数。你以为凭我半步先天的修为,能积累多大的身价?

    太祖洞天中,由于高松背叛,我玄天剑派数十名精英弟子殒落,我也要担负一定的责凭,光是抚恤与善后就能让我数年积攒的底蕴一朝散尽。

    贾臻是算到了这一点,才会让我失去了瓜分祖脉之气的名额,达到拖延我突破先天化境的目的。“

    听到顾轻舟的一番诉苦,陈铮哑口无言,顾轻舟这次的损失的确太大了,简直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,一朝回到解放前。

    正道十宗明争暗斗,作为外门首席弟子,顾轻舟若被其他宗派的同辈弟子远远甩开,对他将是一个极大的打击。不提将来,这一次洞天之改,就已经影响到他在玄天剑派的地位了。

    从某种意义上讲,高松推高诚上位的谋划已经成功了一半。只要高诚稍微争一点气,未尝不能取顾轻舟而代之。

    “沈玉擅自撤退确实不对,对顾兄造成的损失,我也没有能力弥补,这次悟道棋盘出世,若能争夺到手,就先交由顾兄参悟,如何?”

    “算我没有看错人!”

    得到陈铮这句承诺,顾轻舟满意无比,前来渔阳县的目的总算达到了。

    “给我找间静室,我要休息。从洞天出来后,我就直接来找你,都没有好好休息。“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陈铮伸手一挥,对单雄吩咐道:“你亲自安排,务必让顾兄宾至如归。稍有差错,唯你是问!”

    “候爷放心,属下一定招待好顾先生!”

    单雄领命,恭敬的向顾轻舟一伸手,示意道:“顾先生请随我来!”

    临出议事厅前,顾轻舟忽然丢出一句话:“最近天命教的弟子非常活跃,势力已经蔓延到了景阳岗,恐怕受到了太祖洞天吸引,你可不要着了这些妖女的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早防备着呢!”

    等到顾轻舟离开,白世镜皱了下眉头,向陈铮问道:“天心剑的名声固然不小,终究是正道十宗弟子,此人可信吗?“

    “我救过他的命,而且他修炼了化血功,你觉得他可信吗?“

    陈铮在黑风寨铸造血池时,把《血神经》的部份功法公开传授,白世镜也有这门功法的全本,故尔对化血功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顾轻舟身为正道弟子,却修炼《血神经》这等歹毒的魔道功法,等于送了一个把柄给陈铮。

    白世镜闻言再无疑虑,他一直听二人不断提及太祖洞天与悟道棋盘,心存疑惑,顾轻舟在时不放便询问,此刻终于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难道一年前传言的景阳岗异兆与太祖洞天有关?”

    陈铮点点头,道:“没错,太祖洞天乃是赵宋太祖开辟,大离皇权旁落,龙脉衰弱,导致镇压中域的天脉移动,太祖洞天由此泄露了气机,被大宗派扑捉到,派遣弟子进入洞天之中争夺祖脉之气,此事已经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不过,太祖洞天中的土著势力迁出洞天之中,这些人恐怕会在景阳岗出现。”

    白世镜心神猛的一震,惊讶道:“难道景阳岗三方混战,其中一方就是太祖洞天出来的土著势力?“

    “可能性很大!”

    想到太祖洞天里七大派的根脚,陈铮觉得很有必要叮嘱白世镜一番,免得他不知对方根脚,大意吃亏。

    “太祖洞天有七大派,其中以真武道宫,大禅寺,素心观根脚最深,实力最强,乃是正道十宗的安插的棋子。这三派的掌门人都是先天巅峰修为,底蕴远超田家之流,不可小视。”

    想到景阳岗可能会出现的先天高手,白世镜脸色微微一变,连忙向陈铮提议:“这些势力若在景阳岗落脚,凭咱们的实力根本无法抵抗,这就是陈兄与顾轻舟交好的原因吗?”

    “不全是,交好顾轻舟的主要原因还是为了对抗青云宗的贾臻。太祖洞天的七大派已被灭了四派,而素心观欠我一个人情,真武道宫与大禅寺底蕴深厚,应该看不上景阳岗。

    如今在景阳岗兴风作浪的必是四派被灭后逃脱的余孽,甚至是洞天中的二、三流宗派,先天高手应该不敢露出吧?“

    太祖洞天被灭门的四派,肯定有先天高手逃脱。不过这些人敢不敢轻易露面,陈铮也不能百分之百的确定。

    ”一旦有先天高手现身,咱们将毫无还手之力,候爷有应对的方法吗?“

    白世镜有些担心的看着陈铮,他的本意是想让陈铮向宗派求援,话到嘴边却改成了问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