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才进入黑风寨,白世镜就已得知,这会带着单氏兄弟迎到议事厅门前,对着他躬行作揖道:“拜见候爷!”

    “单雄(信)拜见候爷!“

    陈铮朝着三人遥遥扶手,轻声说道:“三位免礼!”

    被白世镜与单氏兄弟拥簇着进入议事厅,陈铮跨入大厅,抬头看见正当中一把虎皮椅,虎皮椅后面挂着一张雄鹰展翅图,苍鹰顾盼生威,栩栩如生,一看就是出自明家之手。

    见陈铮目光盯着厅上挂着的雄鹰展翅图,单雄上前一步解释道:“这是白先生的妙笔,属下见此鹰雄风昂然,与候爷志向颇附,便挂在厅前。“

    “噢?“

    陈铮扭头看向白世镜,没想到此人竟有这般绝妙的丹青之术。

    “区区小技,让候爷见笑了!候爷请上座!”

    陈铮有些意外的打量着白世镜,赞道:“白兄深藏不露啊,咱们相识一年有余,我竟不知白兄胸中有这般点墨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陈铮坐于虎皮椅上,白世镜与单氏兄弟分坐两旁。端坐于大厅正当中,举目直望,正好看到黑风寨的大门。

    “候爷此行可顺利否?”白世镜忽然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劳白兄记挂,一切顺利,甚至还有意外收获哩!”

    听到陈铮的话,白世镜惊噫一声,目光直直看向他,对陈铮口中的意外收获好奇不已。

    不等白世镜开始询问,陈铮继续说道:”这次返回渔阳县,是向白兄打听东林书院的有关情报,没想到遇到景阳岗异变。我从渔阳县一路进入景阳岗,见沿途商路萧条,幽酀两州的行商几乎不从渔阳县经过了。“

    ”候爷目光如炬,景阳岗突现数股陌生势力,不断攻击各大山寨,通往幽酀的商道已经彻底中断。我也曾亲自去试探过,这些势力大致可分三方,其中之一是幽酀两州的宗派组成了一个松散的联盟,表面合作,暗地里争斗也厉害;其二是一股陌生的势力,我几次试探也没有查出对方的根脚,好像凭空冒出来的一样,实力颇为不俗,拥有数名半步先天高手坐镇;其三就是天命教势力,也是三方实力强大的。

    天命教所图甚大,估计数年前就开始布局,景阳岗至少有三成的山寨投入天命教麾下。

    这三方势力相互交战,以天命教占据上风,不断攻打另外二股势力,幽酀两州的宗派势力因为人心不齐,损失惨重,几乎要被赶出景阳岗。“

    上次攻打黑风寨,陈铮便遭遇了天命教十二钗之一的笑笑妖女,若非秦珂琴相助,恐怕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想到天命教妖女出现在黑风寨,陈铮心中猜疑起来:“天命教的实力深不可测,虽不入正魔之属,但在正道十宗、魔道八派之下足以称为第一大派。定然知晓黑风寨原来的根脚,妖女笑笑现身黑风寨,是否说明天命教与田家也有勾结?”

    此念一生,陈铮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田家本是理宗嫡传,分属正道,如今不光与费无忌勾结,与天命教也有瓜葛,端的是长袖善舞,怪不得会成为悟道棋盘的信物保管者。

    见他神游物外,白世镜喊了几声都没反应,最后默运真气,才把他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”候爷可是想到了什么?“

    陈铮点点头,直接向单氏兄弟吩咐:”太祖洞天出世,曾于景阳岗泄露气机,白先生口中的陌生势力好像凭空而显,十有八九是太祖洞天的土著。最近,你们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些突然冒出的势力上,若是听到赵宋康氏的消息,马上向我禀报。“

    ”属下遵命!“单氏兄弟点头领命。

    白世镜默然不语,听到陈铮对单氏兄弟的吩咐,眼中异色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”报!“

    突然一人闯进入议事厅,看到正当中坐着的陈铮,连忙躬身喊道:”启禀候爷,府内传来紧急消息,说有强人袭击,指名道姓要见候爷。“

    陈铮脸色猛的一变,直接从座位上站起来,问道:“是谁传来的消息,打探到袭击者是谁没有?“

    候府被袭,白世镜的脸色也猛的大变,目光紧紧盯着来人。

    “来人自称顾轻舟,见不到候爷便打伤了好几位兄弟,强逼着府内兄弟带经向寨子而来。”

    “天心剑顾轻舟,玄天剑派?”

    白世镜惊叫一声,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不可思议的看向陈铮,急忙说道:“天心剑顾轻舟实力超凡,凭咱们寨子的防御恐怕挡不住此人的袭击,千金之子坐不垂堂,候爷不如暂避,就交由白某应对此人吧!”

    “白兄不必惊慌,此人是友非敌!“

    看到白世镜大失分寸的样子,便可得知正道十宗的威慑力。陈铮冲他挥挥手,向单氏兄弟说道:“派几名兄弟出寨迎接,千万不可怠慢了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亲自去迎接!”

    单雄起身朝陈铮拱了拱手,迈步出了议事厅。

    白世镜惊讶的看向陈铮,忽然对陈铮生出一股高深莫测之感。他知陈铮是黄泉魔宗的弟子,自古正魔不两立,实在没想到陈铮竟然与玄天剑派的顾轻舟暗中勾结。

    大离皇朝早已把魔道宣传的如妖似魔,域外魔道几可止小儿啼哭。民间流传的许多话本与志怪中,魔道八派是恒定不变的大反派,吃人挖心,迷离人心,恶贯满盈,是各种天灾人祸的源头。

    就连白世镜对魔道八派都存有一份戒心,受到了世俗传言的影响。

    正道十宗超然世外,镇压天地正气,维护人间正道,与魔道誓不两立,此念深入人心。没想到,陈铮竟然说出顾轻舟是友非敌,白世镜一时之间三观尽毁。

    陈铮见他神色呆滞,哪里猜不出他的心中所思,似笑非笑的问道:“白兄觉的很不可思议吗?”

    白世镜摇摇头,道:“这世间哪有那么多的是非黑白,一切都逃不过利益二字。天下第一正道的青云宗也有人因一己之私而祸及无顾,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,更甚于魔道。许青云宗弟子杀人灭门,就不许玄天剑派与魔道勾结吗?“

    “天心剑之名,白某如雷贯耳,正要借此一睹其人风采!”白世镜哈哈大笑数声,已经接受了陈铮与顾轻舟之间的勾结。

    陈铮心中却另有所思,顾轻舟既然现身,说明太祖洞天的争斗落下帷幕,各派弟子已经离开洞天。恰逢朱喜的悟道棋盘出世,恐怕又要引起一番龙争虎斗了。

    “若能再与此人合作,加上卓未央等人,我就有四位半步先天,悟道棋盘未必不能争夺到手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既然现身洞天之外,距离与卓未央等人汇聚一堂为时不完,到时候渔阳候府的实力将大大增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