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明白,要想争夺悟道棋盘,凭自己人单力薄,绝对不可能成功。(书屋 shu05.com)

    ”以青云宗的实力,贾臻必能夺得一份祖脉之气。有了祖脉之气,若再夺得悟道棋盘,贾臻晋升先天化境再无阻碍,那时候渔阳候府的覆灭就将进入倒计时。“

    陈铮不只面临贾臻的威胁,悟道棋盘既然可以助人晋升先天化境,费无忌得到了消息,肯定不会在黄泉魔宗内龟缩不出。

    贾臻与费无忌不仅修为臻入半步先天,还在各自门派中的结党营私,经营出一片好大的势力。

    这两人亲自下场争夺悟道棋盘,只凭渔阳候府的实力,无异于以卵击石。

    “悟道棋盘就在东林书院之中,而东林书院在青州。白世镜曾为书生,数次考举,对东林书院一定不陌生,想和可以从他哪里得到一些相关的情报。而且,有此人在身边也可预防贾臻与费无忌可能的突袭。“

    田四爷被杀,田家必定震怒,恐怕会在化德城大肆搜捕可疑之人,这里已经不安全了。于是,陈铮连夜潜出化德府,直奔渔阳县而去。

    仗着自己气血充沛,陈铮昼夜不休,数日后终于回到了渔阳县。回到渔阳候座,陈铮来不及喘气,就让仆役去招白世镜前来见面。

    ”启禀候爷,白先生两天前就去了景阳岗。临行前留言,候爷回来后,务必前往景阳岗与他全合。“

    陈铮闻言,心里”咯噔“跳了一下,连忙问道:”景阳岗出了什么事?“

    距离他从太祖洞天回来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,洞天内的各方势力争夺祖脉之气恐怕已经落下帷幕。白世镜这么着急的前往景阳岗,难道是洞天中的人在景阳岗出现了?

    由不得陈铮往这方面想,太祖洞天出世,一缕气机曾在景阳岗泄露,此征兆已被各方势力所知,焉知这些势力不会进入景阳岗守株待兔。

    ”黑风寨传来消息,景阳岗出现了好几批陌生人,互相厮杀,许多寨子不是被灭,就是被吞并。单氏兄弟独木难支,白先生亲自前去坐镇了。”

    陈铮闭目沉思起来,太祖洞天出世后,不止一方势力进入洞天,这些人肯定不是只从景阳岗一个地方进入。渔阳县背靠景阳岗,若有大批人马出没,绝对瞒不过他。

    ”我在进入洞天之前,并没有收到有陌生势力进入景阳岗的消息,由此可见,进入太祖洞天的地点不止一处。“

    陈铮是通过白玉门直接遁入洞天之中,并不知道如何以常规方法进入。故尔,猜测出没于景阳岗出现的势力,不能完全确定就是从洞天出来的。

    太祖洞天中先天化境扎堆,真要在景阳岗出现,不光对各大山寨有影响,就连渔阳县也会受到极大影响。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,陈铮叮嘱众人谨守候府,马上动身前往景阳岗与白世镜汇合。

    渔阳县背靠景阳岗,相距并不远,以陈铮的脚程,两个时辰就到了景阳岗外围。

    作为幽酀两州的分界线,景阳岗南北朝向,每天都有行商翻越景阳岗来往于两州之间。至从有陌生势力在这里出没后,这些行商宁肯绕行上千里,也不愿靠近景阳岗一步。

    看着萧条的景阳岗,不复往日热闹,陈铮隐隐感到一股压抑,便知事态的发展已经很严重了。

    想到景阳岗可能会有先天化境出现,陈铮心急如焚,翻过一座小山直奔黑风寨所在。

    路过一座土匪山寨时,陈铮暗自打量一番,见其守备森严,五步一哨,十步一岗,寨墙上站着并排站立着几十名悍卒,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。

    ”风声鹤唳,草木为敌!“

    陈铮神色变的凝重无比,只希望太祖洞天的土著势力没有看中景阳岗,不要在这里安家落户。

    黑风寨本是田家安插在渔阳县附近的一颗钉子,自被陈铮带兵剿灭,鸠占鹊巢后,就开始大兴土木,欲把这里建造成一座堡垒。由单氏兄弟带领的上百精兵驻守,同时不断接收前来投诚的山匪,已经显出兴盛之势。

    可惜,太祖洞天的出世打断了这一美好的进程,只凭单氏兄弟后天三层未到的修为,已经无法应付景阳岗复杂凶险的局面了。

    曾经木制的寨墙被全部推倒,换以石头垒沏,三丈宽、一丈高的寨门通体以铁木打造,表面铺着一层厚厚的石棉,再以铁皮包裹,钉上密密麻麻的铜钉,防火防撞。

    寨门正上方建有角楼,日夜有弓箭手守备;寨墙上并排放置着八张小型床弩,用来狙击高手。

    寨前三十丈内的树木被砍伐一空,然后挖出数道陷马坑,坑内竖立着无数削尖的木桩,这些木桩地埋设前,全部以混合了粪水的毒药浸泡三天,端的是歹毒无比。陷马坑后,是一排排的木桩与铁蒺藜,这些防御设置几乎断绝了敌人的人海战术。

    陈铮细细打量着黑风寨的防御,暗自咋舌。

    “单氏兄弟打造出这么一个乌龟壳,除非有半步先天高手的突袭,不然谁能强攻进去。”

    角楼上守备的士兵看到陈铮,直接厉声喝道:“寨下何人,黑风寨严禁闲人靠近,快快退去,不然休怪我等无礼!“

    这人是单氏兄弟新招来的,没有见过陈铮,话刚出口,领队冲过去一脚把他踹翻,厉声骂道:“去泥玛的,眼睛长屁股上了,这是咱家候爷!”

    领队一脚踹翻手下,连忙大喊道:“打开寨门,迎接候爷!”

    领队喊完后,翻身跃下寨墙前往寨门迎接,等到陈铮走来,连忙躬身喊道:“属下拜见候爷!“

    看见此人,陈铮的脸上忽然露出了笑意,意外道:“张世忠!没想到你穿了一身皮甲,竟也像模像样!“

    ”嘿嘿!”

    张世忠讨好的笑了几声,点头哈腰道:“候爷叫小的一声二狗子便是,叫张世忠小的有些不习惯。景阳岗最近不太平,白先生把小的带来顶个人数。今儿个正好小的值岗,没想到与候爷碰个正着。”

    陈铮拍了拍他的肩膀,以示鼓励,道:”干的不错,修为也不要落下,这景阳岗要有大战打了!“

    张世忠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,连忙点头道:”小的明白,一直用心修炼着呢,绝不给候爷丢脸!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