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润元一边磕着头,一边惨嚎着求饶,鼻涕眼泪一把抓,这副贪生怕死的怂样子,陈铮看在眼里爽在心里,面无表情的盯着王润元,任凭他把头都磕出血来,依然丝毫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当初,他就像只丧家之犬般从黄泉魔宗逃出,也曾像现在的王润元一般,在郝剑面前求饶,最终凭着观神普照经换取了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“郝剑!”

    想到这个名字,陈铮突然生出一股戾气,此人今夜突然闯入他的房中,明为合作,未尝不是仗着修为斯压与他。陈铮一万个相信,他当时若敢拒绝,必然引来此人的雷霆之怒。

    “常言道,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;今日欺压于我,焉知他日不会被我斩于刀下。”眼前的王润元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,当初阴山脚下,此贼何等嚣张。

    现在又如何呢?还不是跟狗一样爬在自己脚下,摇尾乞命!

    陈铮眼中杀机一闪而逝,神情冷漠的看着王润元,心中忽生一个念头:“若眼前跪着磕头的是费无忌,那才叫痛快呢!”

    感应到陈铮身上溢出的一缕杀气,王润元肝胆俱裂,嘶声竭力的叫道:“陈师兄饶命,陈师兄不能杀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王润元为了保命,什么都不顾不得了,手脚并用的爬到陈铮脚下,抱住他的裤脚急声叫道:“我知道费无忌的秘密,我告诉你,我全都告诉你,只求陈师兄放过我这条狗命,以后绝不敢在陈师兄面前出现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陈铮眼珠子一转盯着王润元,露出一丝诧异之色。这厮倒也是个面善心黑,狼心狗肺之辈,费无忌不知给了他多少的好处,如今为了活命,二话不说就出卖费无忌的秘密。

    若是王润元的亲爹亲娘在跟前,这厮为了利益,会不会一狠心就给推到火坑里。

    “据说田家藏有理宗祖师朱喜悟道棋盘的线索,只要得到朱喜的悟道棋盘,就可以突破先天化境。费无忌派我们来大离神朝寻找田家合作,就是为了谋取朱喜的悟道棋盘。”

    王润元为了活命,一股脑的把知道的秘密全都告诉了陈铮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从田老四口中打探清楚,一个月后田家嫡长子要前往东林书院求学。明为求学,实为暗取朱喜的悟道棋盘,信物就藏在田家嫡长子身上。我知道的都说了,陈师兄放过我吧!”

    陈铮脸上不动神色,心中已惊起一道波滔,绝不能让费无忌得到悟道棋盘,一旦对方突破先天化境,自己将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陈铮眼中爆射血光,一掌拍在王润元头顶,浑厚的真气直接震碎了他的脑浆。王润元到死都不相信,陈铮会在得到秘密后,一掌把他拍死。

    嫌弃的把王泣元的尸体踢到一边,陈铮冲入他的屋中,把王润元的一切财物收刮干净,用包裹一包,迅速回到客栈。

    王润元奉命接交田家,自然会带着无数财物,这下全都便宜了陈铮。

    回到客栈后,陈铮打开包裹发现了十几个瓷瓶。顺手打开其中一个瓶子,一股阴郁之气溢出,陈铮心中一震,惊喜道:“白骨断续膏!”

    这一个瓷瓶足足装了二十颗,同样规格的瓷瓶还有四个,一共一百颗白骨断续膏。其他的瓷瓶也装着为数不少的丹药,其中就有九转熊蛇丸,更有供先天之境服用的黄泉丹。

    尤其是黄泉丹,补血益气,治疗内伤,非常珍贵。他在宗门只听说过,还从没有见过,据说只有领悟到天人合一之境后,才会被宗门每个月赐予三颗。

    陈铮手里的瓷瓶中,足足装了二十颗黄泉丹,为了勾结田家,费无忌下了血本了。如今这些黄泉丹都成了他的战利品。

    “有了这些白骨断续膏与二十颗黄泉丹,我的修为就可以突飞猛进。”

    想要突破到十层,必须要领悟天人合一之境。只是天人合一太过飘渺无迹,许多人被卡在这一关卡前,迟迟不能突破,蹉跎了一生,最终止步于后天九层,报憾终身。

    朱喜的悟道棋盘上留有这位大宗师感悟天地的一丝道韵,若能参悟出一二分奥妙,就可以借机打破生死玄关,精神与天地合一,晋升后天十层,达到半步先天之境。

    陈铮才后天六层,距离天人合一之境太遥远,但费无忌已是后天十一层的修为,若让他得到朱喜的悟道棋盘,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要融炼天脉之气突破先天化境了。

    不只是托延费无忌突破的时间,陈铮早晚有一日也要面临打破生死玄关,突破先天化境的难关,所以这件宝物他誓在必得。

    “一个月后,田家嫡子就会暗中去取悟道棋盘,肯定会有许多高手保护。凭我一个人,就算加上一个白世镜,依然不可能是田家的对手。必须借助秦珂琴与郝剑的力量,只是这两人心思太深,与其合作,无疑于与虎谋皮,稍有大意就会被对方连皮带骨的吞掉。

    所以,我必须在一个月之内尽可能的提升实力,才不会被秦珂琴与郝剑反噬。”

    一个月内由后天六层突破到能与秦珂琴及郝剑相对抗,无异于登天,就算千年难遇的绝世天才都不可能做到。

    后天六层与七层之间,可是隔着一个天堑般的壁障,突破的困难程度超过由后天一层到六层加起来的总和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卓未央他们出了太祖洞天没有?”

    陈铮皱起了眉头,他从太祖洞天回来快一个月了,也没有听到关于太祖洞天一丁点信息,不知道里面正魔两道争夺祖脉之气的结果如何了。

    想到太祖洞天,他就想到了贾臻,若这厮也冒出来争夺朱喜的悟道棋盘,同时面对数名,甚至十几名半步先天,陈铮的脑仁就发出隐隐作痛。

    “希望卓未央他们能在一个月内出现吧!”

    不管是否会同时面对费无忌与贾臻,身边有几个可用的高手总是没有错的。

    “太祖洞天在青阳岗显露的出世征兆,说不定青阳岗会有线索!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铮心中猛的一震,若是有人从青阳岗出来,顺手把黑风寨给灭了,自己一番心血可就废了。

    “赶紧传信给白世镜,让他密切关注青阳岗的动静。”想到太祖洞天中各方势力可以出现在青阳岗,陈铮脸色不由大变。同时,心中产生一丝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田家在洞天出世之时,突然向黑风寨安插钉子,会不会也与太祖洞天有关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