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刻,他终于明悟过来,自己刚才的想法有多么可笑,把理宗看的轻了。能在儒家中另开一脉,并传承至今,怎么会如自己想的那般不堪。

    不是理宗不弱,是田四爷太弱了。

    当初创立理宗的那位大宗师,实在了不得,高屋建瓴,为门下弟子划出无数规矩。只要有人能在这些规矩之中超脱而出,便可直窥天地间的无上境界。

    “真乃是一门超脱的无上捷径,可惜,后人把路子给走歪了。”暗叹一声,陈铮隐隐猜到了秦珂琴与郝剑的目标。

    陈铮把田四爷当做了陪练,通过与其不断的交战,渐渐触摸到了一丝理宗的武学奥意。只觉自己的刀法开始被一股无形之力束缚,没有了以前的灵动与天马行空,开始变的规矩,每一招都中规中矩,横斩如平,竖斩如直,一刀即出,斧凿痕迹明显。

    只有陈铮心中明白,自己的刀法虽然看似斧凿匠气十足,但却真正的走上了武技之道的正途。田四爷就好比一名优秀教师,为他展示出了真正的武技内涵。

    陈铮以前的刀法看似灵动,出刀如天马行空,实则就是没过经过系统培训的野路子。如今,通过感悟田四爷的剑法,逐渐扭转运使刀法中的错漏之处。

    随着对理宗武学的领悟逐渐加深,陈铮身上披的枷锁也越来越重,不断束缚着他的刀法,就像在泥滩里出刀,四面八方都是阻力,让他不能尽情施展。

    不同于田四爷从小修练已经养成习惯,难以改变,陈铮只觉得这样施展刀法非常难受,难受的想让他砸碎身上的枷锁。

    人越想要达成什么目标,在通往这个目标的途中遇到的阻力的就越大。陈铮觉得自己就是困在牢笼内的野兽,越是挣扎,他身上的束缚就越紧。

    直到加注于身上的束缚收缩到极限,陈铮感觉自己都不会使刀了,突然由体内发出“嘣!”一声响,似乎又不是体内发生,就好像是砸碎了一层外壳,他的精神瞬间获得解放,思维变的无比活跃起来。

    轻柔的夜风,好比少女的手拂在身上,柔软敏感;天上星辰明亮的耀眼,随着他的呼吸一闪一闪;就连长在地上的草木,都散发出充满了活力。

    崩碎了身上的枷锁,陈铮直觉浑身通透,好似卸千斤负重,身体从内而外透露着无比轻盈之感,轻轻一跺脚,就可以像根羽毛飘飞在天空之中。精神越发敏锐,一缕凝练的刀势随着他的念动之间,加注于泣血刀上。

    “嗡”的一声,泣血刀发出了清脆悦耳的铮鸣声,就像奏响一曲赞歌,为陈铮突破枷锁而赞美着,刀身颤动,“铮铮”之声不绝余耳。

    这声音在陈铮耳里如同天上的神乐,但在田四爷耳中,却比九幽地狱中的鬼哭声还要恐怖,刀音中透出的金戈铁击之声,蕴含着滔天的杀气,杀气凝如实质,红如鲜血,如潮如浪。

    猩红的血浪中,怨魂嚎叫,厉鬼惨哭,声如魔音般贯入耳中,田四爷脸色变的红胀,两眼充血,精神好似崩溃般,使出的剑法已经不成章法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泣血刀化作一道血光,斩在田四爷的刀尖上,面炼钢铁打的长剑猛的弯曲,强大的弹力把泣血刀反弹震飞,血色刀光就像是一条灵动十足的翼蛇,在空中画出一道弧线,盘旋着绕向田四爷的脖子。

    血色刀光再没有刚才的死板克意,拥有了生命般,随着陈铮的心意而变化,当他的目光看向田四爷的脖子,想着割裂他的喉咙。泣血刀似乎听懂他心声,在他念动之间,飞绕着钻入田四爷的剑光中,灵蛇窜运间,把所有人剑光当成阻障物,一一绕了过去,直奔四四爷的喉咙。

    “噗哧!”

    这是刀刃划破喉咙,血管破裂,血液喷射的声音。

    田四爷的眼珠突出,带着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陈铮,身体却软软的倒在地上,片刻时,喉咙下面积出大滩的血液。

    陈铮持刀而立,回味着刚才刀法中透露出的那丝韵律,就如同演奏家奏出一首绝世名曲,那种滋味,那种感觉,甜在舌尖,美到心里,身体所有的细胞都为之欢呼着。

    气血流动,发出“隆隆”的声音,天地阴气如丝如缕的渗入体内,锤打骨骼,尤如打击乐般,美妙浸耳,骨色如银,一道道玉色光泽流动着,好似小溪涓流,逐渐汇聚成一条大河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股浑厚精纯的精气由骨髓中涌出来,强行真充到骨骼之中,玉色玉泽越发浓郁起来,并且越聚越多,把整个骨骼都覆盖起来,银玉的光泽由内而外,骨骼变的透明起来。

    雪白如霜的骨髓,凝结成玻璃液态,一股股的精气流入经脉之中,被炼化为真气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又是一声轰响,真气冲击在十二正经最后一层壁障之上,“咔嚓,咔嚓……”的脆裂声响起,壁障上产生道道龟裂,又是“轰”的一声,真气再次冲击过来,刹那间,壁障破碎,窍穴中陡然生出一股吸力,把这些神秘的碎片吞噬。

    白骨真气钻进窍穴之中,经过数息的温养,顺利流入足三阳第三条经脉之中,过十二重楼,直下丹田,汇入灰色的气旋之中。真气中不纯的杂质被气施炼化,白骨真气再由丹田中流出,运行于十二正经,一个完整的周天后,彻底于气海中归寂。

    \陈铮的精神与天地阴气形成一丝共鸣,就在他心神念动之间,阴气被他训服一般,环绕在身围,温和而轻柔的从他周身毛孔中渗入体内,融合着气血,然后渗入骨骼之中。

    以往那种销骨融血的痛苦降到了最低限底,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开始适应了阴气的属性,对于阴气的抗性忽然间提升了数倍,阴气变的友好起来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功行一周,默默感悟完身体变化,陈铮眼中绽放出两道冷电,血光似有若无,好像被隐藏起来。

    后天境第一层次彻底大圆,陈铮的修为晋入六层后期。

    “理宗的武学竟有如此神妙,只是些微的领悟,就让我的修为突破到了六层后期。看来秦珂琴与郝剑是为理宗的武学而来,难道理宗的武学还能助人突破先天化境?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的目光看向王润元。这厮被他一刀废掉后,生死不明。不过,陈铮的修为与精神再次突破,可以明显感觉到王润元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堂堂的黄泉圣宗外门黑衣弟子,竟然学会了装死!”

    一脚踢在王润元的胸口上,把他踢的飞起,又重重落在地上。王润元脸上涌现一阵血色,猛的吐出口鲜血,看着毫无表情的陈铮,一骨碌爬起来,跪倒在他的面前,声嘶力竭的叫喊道:“陈师兄,饶了我,求你饶过我吧,饶了我这条狗命,我不想死啊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