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经过不断的参悟,陈铮终于练成了这门刀法。风雷九击刀法一起,不带丝毫杀气,好像清风拂面;刀法细致,温柔如女子,一丝异样气机溢出,竟能抵消人的反抗之心。

    这一刀看似清冷如水,实则蕴含有雷霆之威。

    陈铮心中杀气越盛,风雷九击刀法就越发柔和,一丝丝电光雷音相伴,先消弱对方的戒心,然后乘其不备一击必杀。

    温柔而清冷的刀光,夹杂着浑厚的白骨真气,在半空中骤然一分为七,好似一片刀之幻境,整个人如同化身九天雷神,毁天灭地般,要把违逆他的人尽皆灭杀。

    刀光过后,王润元怔怔的站在原地,脸上表情兀自停留在幻境之中,喃喃道:“不可能,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刀法,你怎么会这种刀法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王润元身上数道血口迸裂,脸色猛的一僵,软软倒在地上,已经被陈铮废掉了全部战力。

    “谁敢杀我圣宗弟子?”

    一刀废了王润元,不等陈铮反应过来,从房屋层里冲出一人,挥掌向他拍过来。轰的一声,陈铮身体连退数步。此人看到王润元倒在地上不知死活,怒吼一声,向陈铮扑过去,一双铁掌带着呼啸的风声,当空罩下。

    “铁掌曹广超!”

    看着呼啸而至的铁掌,陈铮大吃一惊。曹广超是外门上院的黑衣弟子,在陈铮刚拜入黄泉宗时,便以后天六层修为打入寒冰狱三层第六关的弟子,一双铁掌震惊整个外门。

    据陈铮所知,整个外门中能以后天六层修为打到寒冰狱第三层的弟子,绝不超过二十人。

    曹广超的资格极老,突然后天六层至少两年有余,虽然不知为何依旧没有突破第七层,但他的实力之强,比之普通七层高手也不弱。

    一双铁掌碾压向陈铮,使他退无可退,手中泣血刀猛的一抖,发出一声清亮的铮鸣声,运起风雷九击,一刀快似一刀的劈向曹广,刀光如雷霆化浪,层层消弱对方的掌劲。

    只有亲自经历过,才能真正认识到曹广超铁掌之威。当刀光撞在掌劲的那一刻,陈铮陡然感觉到一股强大无匹的力量汹涌而来,好似泰山压顶般,凶狠猛烈,让他连退十几步,依然无法抵消对方的掌力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曹广超突然引爆掌劲,劲风飞卷,绞杀向陈铮。身处爆炸中心,几十道劲风绞杀,足以将陈铮重伤。

    陈铮全力运使鬼影无踪身法,风雷九击与化血刀法交替使出,以他为中心,一朵刀莲绽放,消融着袭卷而来的劲风。若非陈铮今非昔比,修为提升到后天六层中期,这一爆炸已经让他受伤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平复了袭卷而来的劲风,陈铮右手颤抖不至,刚才接连轰出数门刀法,结成一朵刀莲绽放开来,已经超出他的承受力。

    这一门刀招,是陈铮参悟自己得到的各门武学后获得创意,以风雷九击为基础创造而出,一息之间斩出数十刀,刀光齐放,形万一朵由雷霆凝聚而成的紫色莲花。是

    应对群攻,攻防皆备的绝世之招。

    正是创出这一门刀法雏形,才让陈铮把风雷九击刀法练至大成之境。

    只是以他现在的修为以及武道修养,这门刀法也只是完成一个雏形。此刻面对曹广超强绝凶猛的掌劲,强行使出来,因为无法束缚的刀劲,一股刀劲反噬而来,让他全身气血沸腾,真气逆乱。

    陈铮知道刚才这一招,他已经不能再施展了,否则稍有不慎,就会被刀劲反噬,引爆气血真气而亡。不过幸好这一刀已把曹广超击退,让陈铮有了一丝喘息之机。

    相比“血洗天下”这一招要消耗气血,刚才那一招,就是他对自己钢筋铁骨的一种运用,全身肉身之力,而发出的强绝一刀。

    陈铮为这一招凶猛刚烈的刀法取了一个名字:“雷霆万劫”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就是陈铮吧!果然有些名堂,只是刚才那一刀已是你的极限,凭你现在的修为,还能发出第二刀吗?强行驾驭如此凶狠刚猛的刀法,必然会受到反噬。你若技止于此,今夜就是你的死期。”

    曹广超的话音在陈铮耳边响起,令陈铮脸色瞬间阴沉下来。他确实无法再次使出“雷霆万劫”这一刀,不过曹广超以为他只有这点手段,就大错特错了。

    “大言不惭,铁掌之威,陈某亦耳闻。不过,今儿鹿谁手,还言之过早!”

    死到临头,还在铁鸭子嘴硬,曹广超心中暗啐一声,一双铁掌缓缓抬起,对准陈铮。他承认,刚才那一刀把他惊艳到了。其刀凶猛刚烈,丝毫不弱于自己的铁掌,但陈铮已是强弩之末,不足以穿橹,接下来一掌绝对能取他的性命。

    庭院中,陈铮与曹广超两人不断以语言试探对方,打击对方的自信心。两人都有顾忌,陈铮的“雷霆万劫”无法发出第二刀。

    同样,曹广超的铁掌对真气的消耗也超乎想像,以他后天六层修为,最多只能使出三掌。刚才双掌连发,已经耗掉他六七层真气。若陈铮不是他猜想的已是强弩之末,这一掌不能令对方重创,今夜死的恐怕就是他了。

    此刻,两人各逞心机,都在探知对方的底细。

    只是曹广超可能真的只有一掌之力,但陈铮绝对不是。白骨阴风诀的坚韧,远远超出对方的认知,陈铮确实被“雷霆万劫”反噬了,但结果并没有想像的严重。

    乘着两个斗嘴之机,他已经平复了体内气血与真气的燥动,暗运观神普照经心法,借生生之气疏通右手创伤,绝不会影响他施展刀法。

    使不出“雷霆万劫”,陈铮还有“血洗天”做为底牌,他身怀数门精妙刀法,绝对有信心斩杀了曹广超。

    后天六层,已入后天境第二个层次,实力突飞猛进,但想与后天六层拉开质的差距,必须完全打通两条奇经八脉。曹广超步入后天六层并不久,第一条奇经还没有修炼完呢。若不然,他的铁掌绝不可能只使出三掌,就会真气乏力。

    这其中的内情,陈铮并不清楚,可从刚才的一番交手,他能感觉到,曹广超并没有想像中的强悍。

    “麻杆打狼,两头怕!”

    陈铮的脸上忽然露出一丝诡异的表情,已然猜中曹广超心中顾忌。

    瞬间,陈铮身形幻化,鬼影无踪化出十几道影子,漆黑的夜里,暗影狂舞,如同鬼魅。一道道淡红的血光横空而起,化血刀法,风雷九击刀法,甚至风雷九击,轮番在他手中展现,刀势变幻莫测,前一刻还晃温柔如水,下一刻就变成狂风暴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