化德城周长二十里,分内城与外城,内城居住的是达官贵人,豪门世族,外城居住的平民。陈铮缓步进入城门,入眼处车水马龙,宽阔的大道四通八达。

    田家就住在内城,做为化德府一流世族,田府占地极广,高墙林立,被经营成一座堡垒,戒备森严,想要潜入进去,非常难。

    在田家周边转悠一圈后,陈铮又返回外城,寻了一家普通客栈做下。

    外城鱼龙混杂,三教九流,各色人等都有,陈铮隐藏在这里,毫不起眼。内城就不同了,住都是豪门贵人,巡查严厉,实行宵禁制度。二更时分,关闭内城城门,巡防营开始巡逻,发现可疑人物直接丢入大牢,先把你的来历查个底朝天,再有人担保才会放出来。

    离开渔阳县时,白世镜特意叮嘱过他,夜时不要逗留在内城。陈铮从善如流,就在外城寻到一间不起眼的客栈。

    三更时分,陈铮熄灯盘坐在床榻上,这会儿没有睡意,脑子里不断思索着如何找到王润元的藏身之处,斩杀了此人。

    化德府二十万人口,想要找到一个人,无疑于大海捞针。

    最可气的就是秦珂琴明明在化德府安插有暗线,自己几次三番的试探,这娘们儿都不露一丝口风。若是有她的情报支持,找到王润元的容易多了。

    “看来只能用最笨的办法,天天守在田家附近,就不信王润元不会露面。”

    陈铮头痛的揉了揉眉心,这种守株待兔的方法,最容易打草惊蛇,可他却是想不出别的办法了。化德府是田家的大本营,陈铮必须小心行事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正想着如何在化德府埋几个钉子,陈铮突然一声低喝,右手按在刀柄上。他话音刚落,一道人影从窗外钻进来,落地无声,漆黑的屋子里,只能看到黑色的人影,感应不到来人的丝毫气息。

    陈铮心中猛的一震,如此情况,只能说明来者实力远远超过他。“呛!”的一声,泣血刀出鞘。

    “才几个月不见,就已经突破到后天六层中期。陈师弟得到的奇遇很不了得,难怪费师兄一直念念不忘呢!”

    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,陈铮脸色微微一变,惊呼道:“郝剑,你不是去神都了吗?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外门十大弟子之一的郝剑,当初凭着一门观神普照经功法,陈铮才从此人剑下逃生。没想到时隔半年,又在化德府遇到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我若不做出一副前往神都的假象,恐怕早就遭了秦珂琴的毒手。”郝剑语气中透出一股浓浓的恨意,想必是在秦珂琴手中吃了大亏。

    陈铮心中微微一震,他刚到化德府,就暴露了行踪,这些十大弟子果然都是底蕴深厚,也不知在大离神都安插了多少眼线。

    “不如跟我合作,我为你提供王润元的情报,助你斩杀王润元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,郝剑身为费无忌的人,竟然向陈铮提出合作,他心中一动,沉声问道:“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秦珂琴要什么,我就要什么。不许你做什么,只要把秦珂琴的行踪告诉我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看来这两人的目的都一样,只不过陈铮根本不知道秦珂琴在图谋什么。秦珂琴行踪诡秘,对陈铮的防备甚深,他想借用一下秦珂琴的情报网络都被拒绝。

    “秦师姐修为精深,我哪里能知道她的行踪。”

    “等到她行动时,会找你寻求合作。到时候,告诉我你们的行踪就可以。我知道你与田家是竞争对手,我可以在暗中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陈铮很自觉的没有询问郝剑与秦珂琴在图谋什么,点头同意与他合作。郝剑轻轻一拍手掌,称赞道:“好,我就喜欢与聪明人合作。王润元就在西大街一家民居里隐藏着,我倒觉得易早不易迟,不如今夜就把他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郝师兄言之有理,为免节外生枝,这人还是早点死的好。”

    陈铮收刀归鞘,跟着郝剑一同出了客栈,直奔王润元藏身之处。陈铮居住的客栈距离西大街隔着半个城区,两个都是轻功卓越之辈,借助各种建筑掩护身形,飞掠之际,以真气抚平飘起的衣袂,暗无声息的穿过半个城区,到达西大街。

    郝剑停在一个墙角下,顺着眼前的大街指向其中一间农院,对陈铮说道:“看到树边的院子没有,王润元住在那里。做为合作者,我要提醒你一句,院子里可不止王润元一个人,你好自为之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郝剑的身形忽然窜起,迅速消失的夜幕中。

    看着郝剑消失的身影,陈铮眼里闪过一道血色,此人忽而现身,又忽而消失,行踪比秦珂琴更可疑。焉知他不会给自己设下一个圈套,虽然凭郝剑后天九层的修为,对会他不需要阴谋诡计,但陈铮身后还有一个秦珂琴呢,通过陈铮引诱秦珂琴进入陷井,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性。

    陈铮把身体藏的墙角的阴影下,一动不动,足足一个时辰后,陈铮的身形忽然化为一道幻影,飘落在院墙边的大树上。

    收敛目光,开始观察着院中情形。很普通的农家小院,三面围墙,一面建屋,并非四间泥砖屋子,没有亮灯,可能屋里的人已经睡着了。陈铮轻轻折断一支树枝,暗运真气直接射向院中的石磨。

    啪!树枝撞在石磨上发出清脆的断裂声,屋子里突然冲出一道身影,正是王润元。

    陈铮双眼骤然爆出两道血光,鬼影无踪身法发动,仿佛一道闪电般划过夜空,形如鬼魅般冲向王润元。

    “呛!”

    泣血刀出鞘,一道红色血光斩向王润元。就在陈铮从树上冲出时,王润元已经发现了他瞬间拨出长剑,一道寒芒迎来血光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刀剑相击,陈铮身体借势飞起,王润元却后退数步,差点撞到门上。

    血色刀光,非常明显的标志,王润元失声叫道:“陈铮!”

    随之露出一丝狞笑:“是你这个小畜生,没想到还敢打上门来。”王润元抖了下微微发麻的手腕,眉宇间微蹙,暗忖:“奇怪,这小畜生才几个月不见,竟是修为大进。”

    王润元正疑惑不解中,陈铮已不容他思考下去,一刀未果,身体借势而起,猛的又劈出一刀。

    这一刀,润物细无声,刀光乍起,风波不惊,好似流水般,似慢实快,刀身上散发出朦胧的光华,陈铮直接使出了风雷九击刀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