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着白骨真气从丹田中流出,陈铮感受到阴气侵入体内疯狂的运转起来,大量气血被消耗,精纯浑厚的白骨精气渗出骨骼,被真气炼化,一股强劲的气流瞬间冲向足三阳第二条经脉,狠狠的撞在壁障之上。

    尤如铜墙铁壁的壁障,在白骨真气的冲击下,渐渐变的松动。

    白骨断续膏有接骨续筋之效,就算全身骨骼毁灭性粉碎,以白骨断续膏的神效也可以治愈。这味灵药成型时,以丹丸保存,若治疗筋骨之伤时,用水化成药膏敷在骨伤处就可,这是外敷之法。若内服白骨断续膏,以真气融化药效,就能达到强侵筋骨之效。

    一颗白骨断续膏的药力消化后,陈铮又吞下第二颗,连续吞下八颗后,银白色的骨骼上面,现出一缕缕玉泽光华,这些光华如缕如丝,好似一条条脉络般遍布骨骼。

    陈铮全力调动精神晋入“观神普照”之境,感知到骨骼上一缕缕奇异气息,乘机调动体内白骨真气,向足三阳第二条经脉前的壁障冲击着。

    阴气渗入骨骼中,锤炼着他的骨骼,一点点变强;骨骼变强,蕴养的白骨精气也越加精纯浑厚,白骨真气水涨船高,不断轰击在壁障上。

    壁障动摇,震动全身气血,阴气开始爆动,好似一柄柄小刀子,在他身体在刮割着他的血肉,然后一点点消融。陈铮脸上露出一种痛苦之色,感觉到身体的血肉被撕裂一般,全身骨骼发出一阵阵清微的噼啪声,好似炒豆子声一般。

    陈铮脸上露出一种痛苦之色,感觉到身体的血肉被撕裂一般,全身骨骼发出一阵阵清微的噼啪声,好似炒豆子声般。这就是借用外力,强行突破的副作用。

    丝毫不理会身体的痛苦,陈铮极力收束心神,感受着真气冲击壁障的过程。

    “轰!”的一下,也不知经过多少次冲击,挡在足三阳第二条经脉前的壁障突然被冲破,形成壁障的神秘之质瞬间被窍穴吞噬,白骨真气随后涌入窍穴中,不断吸收这些神秘之质,然后由窍穴中流出,进入足三阳第二经脉之中。

    真气吸纳了窍穴中的神秘之质,发生了莫名的变化,更加精纯,更加阴厉。陈铮借助丹药之力强行把修为提升到五层中期,这还不算完。后天六层中期的修为,吞纳阴气的速度更上一层楼,无数阴气渗入骨骼中,炼化气血为精,补充着骨骼缺失的营养,令骨骼表面的玉泽光华越来越浓郁,向着玉质化转变。

    陈铮心中生出一丝明悟,一旦自己全身骨骼全部玉质化,就是他突破后天第七层的时候。

    后天境分三个阶段,前六层修炼十二正经,第七层到第九层修炼奇经八脉,第十层到第十二层,感悟天人合一,筑就道基,融炼天脉之气,为半步先天之境。

    修炼白骨阴风诀就一个捷径,先提升骨骼强度,然后以为力破境,强行冲击屏颈,提升修为。这个方法要消耗极大的资源,光是不断吞服强筋健骨的灵药,一般人就承受不了。

    陈铮做任务得到十颗白骨断续膏,也只是让他的银骨境往圆满之境前进了一步,就消耗了十分之八。若想提升到银骨境圆满,令玉色光华覆盖全身,至少还需要几十颗白骨继续膏,至于由银骨境提升到金骨境,就更是海量般的消耗。

    光凭丹药强行提升,并非最佳办法,人都是有抗药性的。丹药吃多了,药效就会越来越弱;而且是药三分毒,所以陈铮必须寻找一门可以易筋锻骨的功法,借助功法修行,才是王道。

    可惜,白骨阴风诀本身就是天下一等一的锻骨功法,普通功法根本不能达到辅助功效。此时,陈铮有些后悔,当初在太祖洞天时,就应该想方设法谋取一门能够炼体的功法。

    黄泉魔宗内的藏经殿中肯定有易筋锻骨的功法,陈铮现在回不去,也只能望洋兴叹。

    不提这些糟心事,话说陈铮闭关一个月,修为提升到后天六层中期,伤势尽愈,终于走出暗室。

    没想到,他从暗室中出来不到半个时辰,秦珂琴又出现了。这厮见到陈铮的第一眼,妙目露出惊讶之色,随之脸色微微一沉,教训起陈铮来:“武道修行最重根基,根基不纯,等于自断前途。以丹药提升实力,只有那些外道九流,旁门散修才会做。白骨阴风诀乃是圣宗嫡传,神魔一流的绝顶功法,据说是开派祖师观摩黄泉大帝外道法相而创,修练到至高境界,拥有不可思议的神通,你可不要自误。”

    陈铮头一次听说白骨阴风诀的来历,心中好奇的很,本想从她口中多探听一点隐秘,没想到秦珂琴直接闭口不言。

    “如今乱世将临,正道十宗,魔道八派中的高手开始入世,以我后天六层的实力,分分钟被灭。生死存亡之际,哪里顾得上什么前途,先提升实力保命要紧。”

    难得的秦珂琴对他有些好脸色,可以正常交流,陈铮露出一丝苦笑。不过秦珂琴时间掐的太准了,自己才出关,她就来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候府里有她的暗探?”

    不怪陈铮有此怀疑,这娘儿们绝逼在候府里安插了眼线,不然无法解释自己两次出关,刚好被她撞见了。一次是巧合,两次就不是巧合了。

    陈铮穿越太祖洞天前,刚入主渔阳候府,那时百废待兴,白世镜又不明白秦珂琴与他的关系,自然不会对她产生防备,秦珂琴乘机在候府安插眼线,最容易不过。

    索性秦珂琴与他还没有冲突,他又随时准备丢弃渔阳候府,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当做没看见。

    “秦师姐这段时间去哪了?”

    陈铮早就怀疑她在外面另有据点,说不定与黄泉魔宗的布局有关,此时借机试探,没想到迎来秦珂琴一阵白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