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下掉馅饼的好事,张二狗哪里会拒绝,连忙跪在地上,“咣咣咣”朝着陈铮磕了三个响头,欢喜的说道:“多谢候爷抬举,小的日后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!”

    “你以后就唤张士忠,如何?”

    张士忠“咣咣咣”又磕了三个响头,高声大呼:“张士忠叩见候爷!”

    白世镜见状,脸上露出一丝意外深长的笑意。“士忠”这个名字可不是随便起的,豪门世族有养士之风,此“士”乃死士之意,士后面加个“忠”字,意味分明。

    其他人看着张二狗,现在叫张士忠,眼中露出羡慕之色。

    陈铮挥挥手,张士忠乖巧的站在他身后,默不出声。这是个心思机灵的人,并没有显出得意之色,好似一条忠狗般,静静的缩在陈铮的影子里。

    白世镜暗赞一声:“聪明!”

    一群人这才进入柳树庄,虽然经过一次清理,隐隐还能闻到一股血腥气。陈铮修炼白骨阴风诀,对血腥气尤其敏感,刚踏入庄门,就感觉到一股若有若无的阴怨之气,眼中血光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一道三丈宽的三合土路,平坦顺直的由庄门通向庄内。行走在直道上,两边以灰砖建造的屋子,门窗四开,路边杂草丛生,毫无一丝人气,这就是个死庄。

    刚走了几十步,白世镜脸色微微一变,低呼道:“庄内有人!”

    声音刚落,身后十来名士兵潮水般冲向一间屋子,瞬间传来阵阵打闹厉喝之声。片刻后,喝骂声消逝,一队士兵架着个少年出来。这少年满脸灰尘泥垢,身上穿着一件破烂的衣服,眼中难掩恐惧之色,尤其看到陈铮时,更加害怕的浑身发抖,无声挣扎着,却又不敢太剧烈。

    “你是这个庄子的人?”

    听到陈铮的问话,少年缩了缩脖子,一声不吭,恐惧的眼中露出一丝仇恨之色。

    “哑巴了,候爷问你话呢?”

    一位士兵见状,抬脚在少年屁股上踹了一下,凶狠的吼道。

    陈铮瞪了他一眼,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,轻声说道:“我是渔阳候,黑风盗已经被我们剿灭了,今日特意提着黄天豹的首级来庄子里祭拜一下村民。”

    少年睁大了眼睛看着陈铮,怯怯问道:“黄天豹真的死了?”

    “那还有假,候爷亲自带兵进了青阳岗,黑风寨上上下下一个不剩,全都剿灭了。这就是黄天豹的首级!”

    一位士兵把个麻布包裹扔出来,少年打开包裹,看到一颗人头,双眼怒瞪,脸上依旧残留着临死前的怨毒之色。

    “这黄天豹可是被候爷亲手所杀,也算为你们庄子三百口的人报仇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士兵的话,少年“哇”的一声爬在地上嚎哭起来,“爹娘,候爷给咱们庄子报仇了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哭嚎一会儿,突然爬起来,提着黄天豹的人头转身就跑。

    “唉,唉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陈铮见状,低声喝道:“跟上去!”

    一众人快速跟在少年身后,由庄子北面越过土围子,来到一片坟地前。见到少年把黄天豹放在坟前,一边嚎哭一边“咣咣咣”的磕着头,沙哑着嗓子嘶吼道:“三太公,黄天豹死了,候爷给咱们庄子报仇了……”

    陈铮看了着几十座土坟,皱了下眉头,对身边的张士忠说道;“恐怕庄子里就他一个活着了,走时把他带上,交给你照顾。”

    “小的一定把他照顾的白白胖胖!”张士忠狗腿似的猛的点头应道。

    张士忠这人个常年混迹于市井底层,接触都是三教九流之辈,有眼见,却无大见识,有脑子,却无大智慧,心性油滑,惯会见风使舵。陈铮虽收他做为近侍,却不会马上就信任他。想要成为陈铮的心腹,张士忠还要经历很多考验才能如愿以偿。

    把这个少年交给张士忠照顾,陈铮祭拜了柳树庄的一干死难者,就打道回府。等到第二天早上,进出城内的人才发现,城门上挂着一个茏子,里面放着一颗人头。城门口贴了告示,渔阳候候爷亲自前往青阳岗,一举把屠村灭庄的黑风盗剿灭,城门挂的就是黑风寨首领黄天豹的人头。

    “果然虎父无犬子,候爷有老候爷的风范!”

    “哼,是谁在前几天说虎父犬子,老候爷一世英名付水东流的?”

    “是老子的说的,咋了?”

    “说坏话的是你,说好话的还是你,老子看不惯你这副嘴脸,你说咋办?”

    围在城门口的一群闲汉本来看着热闹,没想到才过一会儿就吵吵起来,引的周围看热闹的哈哈大笑,有不怕事大的,还出言挑拨几句,生怕他们不会打起来。

    渔阳候候爷一举剿灭黑风寨,为柳树庄三百人口报了血仇,听说还把庄内唯一的活口收留进候府,不到半日间,全城已经传遍渔阳候候爷的仁义之名。要知道前几天,他们还对渔阳候府一脸的鄙视,风言风语,就差对渔阳候府口诛笔伐了。人心变幻之快,叫人一时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候府内自有人向陈铮汇报城里的一举一动,听到外面对候府的传言逆转,陈铮一笑而过。

    他自回到渔阳县后,又开始深居浅出。跟天命妖女一战所受的内伤,也开始恢复。见识了半步先天的威势,陈铮对修为的提升越发迫切起来。

    随着天命教出世,正道十宗,魔道八派开始燥动起来,各派弟子进入大离神朝。推波助澜,暗寻潜龙,大乱之兆越发明显,凡有野心的豪门世族都开始积累实力,行事越来越毫无顾忌。

    就如秦珂琴所言,后天境在真正的高手眼里,连炮灰都算不上。以他后天六层的修为,乱世来临后,小小一道波浪就能让他陷入万劫不复之地。因此,陈铮加快收集各种资源的速度,以其能在乱世来临时,把修为提升至足以自保之境。

    暗室中,陈铮盘膝而坐,掏出一粒白骨断续膏,扔进嘴里,然后运功融化药力,很快一股阴郁清冷的气流化入身体各处,往骨骼中渗入。天地间一缕缕阴气被他吸纳,混合着白骨断续膏的药力,不断锤炼着他的骨骼。

    白骨断续膏是黄泉魔宗外门中最好的强筋壮骨的灵药,不止可以接续断骨,还可以辅助增强筋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