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好!”

    陈铮发现妖女的意图却为时已晚,生死之间,来不及细想,猛的发出一声暴喝:“撒手!”

    暴喝声间,就见陈铮左手成爪,手背上筋肉鼓胀而起,爆起的血管好似一条条黑色长虫爬满全身!鬼爪手直接抓向划来的匕首,寒光袭来,猝然之间,陈铮左手已然抓住匕首,将其抵住,不使匕首再前进一分。(书屋 shu05.com)

    呼!

    死里逃生,陈铮背后冒出一层冷汗,左手如铁掌般紧紧将匕首攥住,右手泣血刀擎起,直接刺向妖女小腹。

    “妖女受死!”

    陈铮抓住天命妖女匕首时,秦珂琴突然传来一声娇叱,修罗刃瞬间斩向妖女。妖女果断弃了匕首,飘身向后退去,右手一抖五色彩带,在身后形成一层厚厚的五彩之幕!

    轰!!

    修罗刃斩在五彩带上,天命妖女一阵踉跄摇摆,嘴角噙出一丝血迹,眼神恨恨的看向秦珂琴:“这次算你赢了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身形飞速掠起,刹那间冲出黑风寨。

    陈铮见妖女败逃,泣血刀归鞘,看着左手中的匕首,寒光四溢,锋芒毕露,竟然一柄绝世利器。再看掌心,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,正在往外渗血,连忙运起观神普照经,令生生之气汇聚于伤口之处。

    看到天命教妖女受伤逃遁,陈铮精神猛一松滞,身体猛的一晃,脚步踉跄,差点摔倒在地上。嘴里发出一声闷哼,顾不得身在黑风寨中,他赶紧盘膝坐在地上,运起观神普照经开始疗治内伤。

    精神晋入“观神普照,无思无念”之境,心神遍察周身,才发现全身骨骼多处受创,尤其胸骨裂开一道道细微的裂缝,再无法承受重击,只需轻轻一击,这些开裂的胸骨就会粉碎性重创。

    “这次亏大了!”

    陈铮脸上露出一丝苦笑,这就是半步先天之威,一招就把他打成重伤。一番探察后,发现不止骨骼受创,血气也消耗大半,已然让他的根基动摇。刚才全力使出“血洗天下”这招,他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斩杀天命教的妖女,所以鼓荡起全身气血,没想到一击之后,就耗损了六七层气血。陈铮心中产生一丝庆幸之念,幸好第二招“血洗天下”被妖女打断。不然,不用别人杀他,陈铮就会因气血枯竭而亡。

    天命教妖女逃走时,秦珂琴没有再追,平复着沸腾的真气,目透不屑的瞥了一眼坐在地上疗伤的陈铮,发出一声轻微的冷哼。

    “不自量力,区区后天六层的修为,竟敢和半步先天交手,没死算你命大。”

    心里这般想着,秦珂琴妙目闪过一道异色,陈铮刚才施展的刀法,妖异狠绝,竟有几分半步先天的气象,不得不令秦珂琴为之侧目。

    “后天六层就触摸到一丝半步先天之秘,或许将来真有可能成为圣宗的天骄呢!”

    想到陈铮有成为天骄的潜力,秦珂琴心里产生一丝异样之念,“此人还是外门下院弟子,乘他未成势之前拉络到修罗殿,将来就是一个强大的帮手。”

    如此想着,秦珂琴看向陈铮的目光变的柔和起来。

    正运功疗伤的陈铮,自然不知道秦珂琴的心理变化,功行九转,伤势稳定后,他便停止行功。睁开双眼时,忽然发现跟前站着一人,不是秦珂琴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你?”

    白世镜手里握着一把纸扇,就站在他跟前,对着黑风寨里的一干士兵指手划脚,正在清理战场残迹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会是谁?”

    白世镜突然露出一丝猥琐的笑容,“嘿嘿”笑着,低声说道:“秦小姐临走前,让我转告你,郝剑去神都了。不过有一个消息你绝对感兴趣,王润元来酀州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郝剑前往神都,陈铮暗暗松了一口气。郝剑虽不是半步先天高手,但也是后天九层,打通了任督二脉的一流高手,他不会向以前那么无知,觉得可以凭借一些小手段在郝剑面前蒙混过关。

    不过王润元来到酀州,的确是一个好消息。看到陈铮先是松了一口气,继而露出惨残之色,白世镜心中一动,问道:“这个王润元和你有仇?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!”

    陈铮冷笑起来,只要为费无忌办事的人,都是他的仇人。当初阴山脚下,王润元带头围攻他,陈铮一直记着呢!

    “派人暗探此人行踪,一有消息马上报告!”

    看着陈铮眼中血色闪烁,白世镜点点头:“你放心,只要他敢进入渔阳郡内,绝对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周围清理战场的士兵,陈铮忽然问道:“这一战,咱们折损了多少士兵?”

    陈铮一脸的苍白,白世镜招来两个士兵把他扶进聚义厅,向他汇报这次攻击黑风寨的战报。

    黑风寨除了黄天豹这位后天六层高手,的确没有其他高手,妖女笑笑的出现只是一个意外。这一战单氏兄弟大出风头,尤其在单信指挥下,一举攻破黑风寨,战果辉煌。黑风寨有两百名山贼,经过这一战,死伤一百五十多人,余者全都投降。不过些人都是化德府田家的私兵,白世镜对他们不放心,全都关押在山寨的大牢里。

    “彻底歼灭了黑风寨有生力,咱们收获了粮食八千石,战马三十匹,皮甲五百副,百练钢刀两百口,枪头五百个,一万支箭矢,一百副强弓。”说到收获,就连白世镜也兴奋起来,这些剿获,加上从山贼手中收集的武器皮甲,足以武装一千名精锐士兵。

    陈铮也对黑风寨的底蕴惊讶不已,田家这次可谓血本大亏,彻底为他做了嫁衣。不提八千石粮食,只是足以武装一千士兵的装备,就为他节省一年的积累期。

    “田家这是真要在青阳岗立足,把黑风寨打造成一个藏兵据点了。可惜,全为咱们做了嫁衣。黑风寨地势极佳,咱们干脆就把这里建成一处军营,让单氏兄弟招兵买马,严加训练,同时扫荡青阳岗各个山寨,扩充军力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样打算的,渔阳县太扎眼,只要保留一旗兵力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开始商讨起如何经营黑风寨,一直到深夜,才定出个大概方略。等到白世镜告辞离开,陈铮终于想起俘虏的几十名黑风寨山贼,便招来士兵带着他前往大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