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妖女,我让你走了吗?”

    秦珂琴突然冷哼一声,下一刻,袖袍飞舞,刀光乍现,一记修罗斩劈向妖女笑笑。浓郁的阴煞之气由修罗刃溢出,凝成一片煞气寒海,整个聚义厅温度瞬间降低十几底,好像冬天提前来临般。

    修罗煞气最善攻击精神,乃是一切媚惑功法的克星。妖女笑笑感应到秦珂琴身上浓郁的煞气后,便心生退意。没想到秦珂琴根本不容她退走,不等妖女笑笑掠出聚义厅,就斩出一记修罗刃。

    凌厉锋锐的刀气中夹杂着一缕修罗煞气,直扑妖女笑笑。煞气扑身,妖女笑笑浑身一震,感觉到背后锐芒的气劲斩来。

    “当我怕你不成!”

    妖女笑笑突然尖声厉叫一声,轻轻一拍腰间,一束彩带就轰向身后的秦珂琴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两道强劲的气劲相撞,瞬间激起一股气流向四周倒卷,陈铮脸色微微一变,手中泣血刀迅速斩出。好似利刃割布,袭卷而来的气劲被他一劈两半,身形幻化间,向聚义厅外冲出去。

    妖女笑笑仓促一招,直接被反卷而来的气劲震出聚义厅,不等她站稳,秦珂琴就追了出来,手中修罗刃飞舞,身形妙曼,如似舞蹈般,也不知她修炼是什么轻功身法,身形所过之处,煞气凝聚不散,只是眨眼间,聚义厅前就天昏地暗,十丈之内尽被煞气笼罩。

    煞气凝结,与五彩之光相撞!

    “轰”然一声爆响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两方气劲爆炸,地面飞沙走石,劲风肆虐。

    陈铮刚冲到门口,就被一股强劲的余波震退,骇然看向聚义厅外激战的二女。这两人都已修练到后天十层,悟到天人合一之妙的半步先天高手。这一番交战,气劲四荡,连周围的气象都被影响。

    秦珂琴十丈之内,修罗煞气凝结不散,生机湮灭。聚在大厅前的山贼,瞬间被修罗煞气侵脑,精神崩溃,被煞气抽走了体内全部生机。

    妖女笑笑一身媚惑众生的真气,配合她妙如天女的身资,翩翩然如神女惊鸿,在身体周围布出一方粉红迷帐,只是苦了她周围的山贼们,被她迷惑的神魂颠倒,精关失守,脱阳而亡。

    这一层粉红迷帐,似乎能隔空采补生人阳气,随着山贼一个个脱阳而死,他们体内的阳气吞噬,粉红迷帐显化一层薄薄阳刚之气,不断抵消着侵袭而来的修罗煞气。

    就连一旁观战的陈铮,也被粉红迷帐的气息勾引的血气翻涌,险些泄露阳气。他连忙运起白骨真气,镇压全身。

    正所谓伤敌一千,自损八百。

    秦珂琴的修罗煞气确能克制粉红迷帐,但每消融对方一层气息,修罗煞气也被抵消七分。修罗刃与五彩带相互对轰,两人的招式如羚羊挂角,不着痕迹,每一击都能牵动周身气息,于无形之中布下杀局。

    陈铮看着二人,风轻云淡,如天女争锋,出招姿势妙曼迷人,却杀机潜伏。不由动容,心中惊起滔天骇浪。想到当初秦珂琴与他交手,就像是逗猴子玩耍,而他就是那只猴子,让他心中憋闷无比。

    两位半步先天的交手场景,把陈铮打击的体无完肤。

    两女都是半步先天之境,就算秦珂琴的修罗阴煞功可以克制天命教妖女,她想要获胜也非一时半刻。眼见两人僵持纠缠,不知何时才能分出胜负,陈铮心念一起,运起鬼影无踪身法,潜向天命教妖女。

    妖女的粉红迷帐终究受到修罗煞气克制,面对秦珂琴不断斩来的修罗刃,尽起全部修为,不敢分心,哪知陈铮脚踏虚空,运起鬼影无踪悄然无息的潜到她的背后。

    手中泣血刀上白骨真气凝聚,力量含而不发,收敛精气神,目光凝于泣血刀尖。白骨真气在经脉中汩汩流动,避免被二女的气息影响,不断靠近两人交战场所。

    双目光血光睥睨,杀意滋生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突然之间,泣血刀发生出一声铮鸣,一股淡淡血气由刀身弥漫而出,阴邪森寒的白骨真气外溢周身,隔绝了修罗煞气与粉红迷帐,血光中飘出一股浓烈的血腥味,刹那间,陈铮出奇不意,泣血刀带起一片血光罩向天命教妖女。

    面对一位半步先天的高手,陈铮催动全身气血,使出“血洗天下”。这一门刀法,经过他的不断改良,尤其在得到紫气东来心法,参悟其中的内劲运用玄妙,已然接近圆满。

    一刀斩出,血气弥漫,竟有几分半步先天的气象。

    仿佛心有灵犀般,陈铮出刀之际,秦珂琴手中修罗刃也不约而同斩出,夹击向天命教妖女。

    泣血刀挥斩,漫天刀影,卷起一浪浪血光,如同血海生波,不断挤入粉红迷账之中,阴怨绝厉的白骨真气开始消融粉红迷帐中的阳气。

    另一边,秦珂琴手中修罗刃寒光一闪,刁钻狠辣,仿若阴狠毒蛇,乘隙而入,直接斩向天命教妖女的气息薄弱之处。

    两人合击,配合默契,天命教妖女瞬间陷入危险之境。

    叮叮叮!

    修罗刃与五彩带相击,发出一连串金属碰撞之声!陈铮的泣血刀与天命教妖女的五彩带刚一接触,就被对方上面蕴含的绝强真气震脱。

    陈铮正要再次使出“血洗天下”,突然一道寒光激刺而来,只见妖女笑笑左手持一柄寒光四射的匕首,朝陈铮刺过来。

    这妖女竟敢心分两用,右手挥舞五彩带纠缠向秦珂琴,左手持匕首杀向陈铮。这一柄匕首来的太突然,等陈铮发觉时,已经距他不足三尺,一抹寒光骤然刺向陈铮胸口。

    半步先天的速度何等快速,就算先天化境的高手当面,也不敢说能毫发无伤的躲开。眼看寒光就要刺入胸口,仓促之间,陈铮只好将泣血刀当做盾牌挡在心口要害。

    “噗哧!”

    妖女的匕首绕过泣血刀,直接插入他的右胸口,刀尖入肉,发出一声击打皮革的闷响声。陈铮一声暴喝,抽身即退,天命教妖女兀不放过他,一击未能杀死他,手匕首如同毒蛇般在他眼前闪电般划动,一抹寒光向陈铮脖子滑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