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凝神看去,竟然还有二十多个骑兵,骑兵中间有步贼百人,这些山贼清一色的灰色皮甲,头裹黑巾,刀盾枪弓,兵种齐全。

    最先两排,二十余位精锐弓箭兵,已经张开弓弦,手扣箭尾,对准陈铮一方。这群山贼个个都是精锐,许多小头目竟有着后天一二层的修为。这些山贼出了寨门,整队列阵,没有一个人说话或左右观望,神色冷然,如同百战精兵。

    突然,山贼一阵骚动,随后一一个头裹黑巾的中年人走到山贼前面。这人披着黑色斗篷,面容精犷,眼中透出嚣张与阴狠之色。

    “刚才射箭的是谁?”陈铮突然开口问道,能在百米之外一箭射中敌人,箭术惊人,堪比神射手,没想到自己麾下竟有这等人材。

    “属下单雄,见过世子!”

    一位二十来岁的小将出列,向陈铮行礼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单雄,一位什长,善箭术。他还有位兄弟名叫单信,也是位悍将。”白世镜突然为陈铮介绍道。

    领兵作战,不是陈铮的长处,他稍一沉吟,看着对面的马贼,猛然说道:“谁能为我破此贼寇?”

    两军作战,各有战术,自己不善长,就交给善长的人做指挥。两位队率及所有什长都看向陈铮,有人张了张嘴,却没人说什么。

    面前的山贼一看就不好惹,万一损兵折将,谁也担不起战败的责任。看到众人不说话,陈铮眼中闪过一道血光。

    突然,一位小将从队列中冲出来,向陈铮高声叫道:“属下单信愿为世子破此贼寇!”

    陈铮盯着这位小将,却是沉吟不语,就在单信失望之时,突然听到陈铮声音:“此战若胜,你就是旗总。”

    由什长一步登天,成为一旗总长官,单信激动的脸色通红,大声吼道:“世子栽培,属下敢不效死,看我一战破此贼寇!”

    指挥权交给单信,陈铮回身退入兵阵之后,就听到单信一手挥令旗,高呼道:“枪盾兵在前,刀弓兵在后,射箭!”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弓弦的紧绷,发出“吱呀”的声音,突然间“嘭嘭嘭……”弓弦震动,几十支利箭射向山贼。

    强弓硬矢撕裂空气发生刺耳的尖啸,重箭呼啸而出,二十丈外一个山贼骑兵首当其冲,惨叫着就从马上翻滚出去,捂着咽喉滚倒地上,不断的抽搐挣扎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陈铮拍手叫好,山贼最具威胁的就是骑兵,先以弓箭远距离狙杀,再与对方短兵相接,这单信倒是颇有头脑。

    一波箭矢射出,单信连忙挥舞令旗,高声吼道:“举盾,缓步向前!”

    单信指挥刀弓兵抢先射出一波箭矢,瞬间就迎来对方报复性的射击,只是山贼只有二十名弓箭手,杀伤力远不如陈铮这一方,一大半的弓箭被盾牌挡住,只有四五支箭射中,并没有伤到要害。

    “骑兵队给我杀!”

    看到敌人缓步接近,黑风寨的骑兵出动了,几十米距离足以让骑士积蓄一定的冲击力。别看骑士人数少,但冲刺起来,依然气势凶猛,让人胆颤心惊。

    一群没有见识过骑士冲锋的新兵,看到山贼骑士冲来,吓的脸色苍白,连队形都无法保持。

    “长枪兵结阵,挡住骑兵!刀弓兵分出一半射杀对方的弓箭手!”

    双方迎着箭雨一步步接近,看到敌方结出枪阵,山贼首领连忙叫退骑兵队。三波箭雨后,双方短兵交战,刀弓兵收起长弓,拨出腰刀齐齐斩向山贼。

    陈铮看到双方混战在一起,冲着白世镜使个眼色,身形突然幻化,掠向寨墙。他的速度极快,冲到寨墙下,脚尖在地面轻轻一点,身如飞龙腾向箭塔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一刀斩入箭塔,虎如羊群,箭塔只有十来个山贼,为首小头目只有后天一层修为,哪里是他对手。三下五除二,就把这些人斩杀后,陈铮由箭塔冲入山寨之中。

    黑风寨的聚义厅中,一位身材魁梧的大汉,手掌狠狠拍在卓子上,满脸横肉,双目凶光四射的吼叫着:“混账!哪个吃了雄心豹子胆,敢来我黑风寨撒野。真当我黄天豹吃素,抄家伙给我杀,我要血洗了他的老巢!”

    黄天豹一阵惊怒吼道,只听咻的一声,就抽出背后的弯刀,一脸阴怒之色就要冲出聚义厅,他身边几个山贼赶紧抽刀先一步冲了出去。黄天豹刚从虎皮大椅上起身,突然一股危机感将他笼罩,“噗”的一声,一个身影从房顶倒落而下,一把寒光闪闪的称其刀径直向他的脖子劈来。

    冰冷的刀刃上面,一道血色光华腾起,阴冷邪异的气息瞬间侵袭而至,让他浑身汗毛乍起,眼见就要一刀斩断脖子,黄天豹脸色苍白一片,眼中露出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黑风寨不说固若金汤,也非一般人能够潜进来。眼前此人,刀法凶厉,不知在聚义厅潜藏了多久,竟然没有一人发现。千钧一发之际,黄天豹猛的一低头,冰冷森寒的刀锋从他头皮掠过,斩下他一缕头发。

    黄天豹顾不得狼狈,躲过对方的必杀一击,瞬间从虎上椅上滚到地上,一个懒驴打滚,逃出了对方的攻击范围。

    “你是青阳岗哪个山寨的,为什么攻击我黑风寨?”直到现在,黄天豹还以为是青阳岗的山贼在攻打他。

    偷袭他的人正是陈铮,除了威胁力最大的箭塔,陈铮就潜入黑风寨内。黑风寨里确实没有高手,以他鬼影无踪的神妙,竟神不知鬼不觉潜进聚义厅。

    看到黄天豹时,陈铮才发现此人才是真正的山贼首领。这位黄天豹实力不俗,竟是一位后天六层修为的高手。

    听到黄天豹的吼叫,陈铮根本不理会,手中泣血刀一击无攻,身形幻化,紧追黄天豹不放,泣血刀划出一道血色弧光,再次斩向黄天豹。

    黄天豹刚站起身,对方的刀光就已斩过来。陈铮一句话都不说,刀刀杀向黄天豹要害,这是要置他于死地啊!黄天豹步步后退,气的“哇哇”大叫。

    “老子跟你拼了!”

    黄天豹那个气啊,索性不再躲避,拨出腰间弯刀迎向陈铮。

    “老虎不发威,真当老子是病猫!”黄天豹胸中的怒火都快爆炸了,手中弯刀奋力挥出,一道半月刀光旋转着套向斩来的红光。

    不将眼前这人杀了,难平他心头怒气。还有外面攻打山寨的敌人,黄天豹发誓,绝对会把这些的手脚一寸寸捏碎,扔在山寨在暴晒三天三夜,以消他心头之恨,让青阳岗其他山寨知道攻击黑风寨的下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