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队士兵个个身着布甲,头戴宽檐圆毡帽。前一队为刀兵,背有箭囊,看来还兼职弓箭兵。后一队为枪兵,左手持半人高的木盾,右手握丈二长枪。精气神十足,不过在陈铮眼里,却是一群花架子,连他在太祖洞天的血衣弟子都不如。

    想到太祖洞天中沈玉调教出的血衣弟子,陈铮手托下巴,沉思道:“若把血神经传给这些士兵,或许可以最短时间打造出一批悍不畏死的精兵。”

    在主世界铸造一座血池,凭借血神经的速成之法,陈铮就可以得到一批修炼过武学的精兵。

    “这次攻打山贼就是个机会,有这么多人提供精血,可以一试!”

    陈铮这个念头一生,就决定了在主世界打造血池,再次培养一批血衣弟子。白世镜已经看到站在山林前的陈铮,加快脚步来到他跟前。

    此时,所有士兵也都停了下来,默不作声,静静等候着命令。

    白世镜指着这些士兵,向陈铮说道:“都是良家子出身,打完这一仗,就都彻底蜕变成真正的士兵。”

    陈铮摇摇头,道:“个人实力还是太低了,若每个都有后天二层的修为,才算真正的精兵。”

    白世镜闻言,突然无言以对。把军中士兵培养成后天二层的修为,亏陈铮能想的出来,这要耗费多大的物力。

    “陈兄太异想天开了,武学修行不同其他,耗费的资源太多了。若是培养一批嫡系亲兵,倒也没什么。但若扩展到全军,就算十大宗门都没有这个颇力。坐镇神都的神策军,每位士兵都是后天三层的修为,但这是集大离数百年底蕴才攒出来的,也不过只有三千人而已。”

    若以主世界的功法培养,陈铮肯定承受不起,但他的血神经并非一般意义上的功法。这门功法修炼时并不需要打通窍穴,只需有充足的血气支持,就可以快速提升实力。

    白世镜不明所以,只以为陈铮异想天开。陈铮对白世镜也不是完全信认,也没有向他解释的念头。等到天色渐亮,不影响视线时,陈铮伸手一挥,所有人士兵陆续钻入山林之中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正准备跟随队伍入林的白世镜惊咦一声,看向渔阳城方向。陈铮见状正要询问,突然闭口不言。他已经看到一道身影正向这里急弛而来,速度之快,眨眼间由二三里外来到近前。

    “是秦小姐!”

    白世镜目光怪异的瞥了陈铮一下,掉头进入山林。

    陈铮露出一副“我就猜到会是这样”的表情,等到秦珂琴来到跟前,脸色不愉的看着她。这个小娘皮性情狡诈的很,一会装怨女,一会又变为刁蛮女,下一刻就会变成冷艳女,很不好应付。

    “嗯哼!让你通知我,你为什么偷偷跑了?想甩掉我,可能吗?”

    秦珂琴目光轻视的扫了一下陈铮,娇哼一声,转身进入山林,都不屑再跟他多说一话句。一副傲骄的样子,像个斗战天鹅。

    秦珂琴高仰着脖子,傲娇的样子跟一只斗战天鹅一般,目光瞥向陈铮,冷哼一声,直接钻入山林之中,陈铮的脸色顿时阴郁无比。

    翻过这座山林,再西北方向三百里,就是青阳岗。青阳岗说是一座山岗,却南北横跨千里,东西宽阔三百里。这里属幽酀二州的交界地,三不管地带,故尔藏污纳垢,许多山贼盗匪把老窝设在这里。

    屠灭了渔阳候府下属农庄的一伙山匪叫做黑风盗,据说是从青阳府流窜而来,实际上却是化德府田家派出的私兵,化装成山贼潜入青阳岗,一为收服这里的山贼盗贼充实武力,二为打压渔阳候府的崛起。

    三百里,陈铮以鬼影无踪身法全力赶路,只需多半天就能到达。但他带着一百多士兵,还都是训练不足三个月的新兵,速度根本快不起来。一路上翻山越岭,穿林涉水,足足用了三天,才到达黑风盗山寨的二十里外。

    黑风寨,青阳岗新来的一只过江龙,短短一个月就做了好几桩大买卖,最轰动青阳岗的主是屠灭了渔阳候府的一座农庄,三百庄口无一人生还。

    黑风寨二十里外,一百士兵安营扎寨,布置好警戒后,陈铮提议前往黑风寨察看一番地形,便与白世镜一同前往离开营地。二十里的距离,凭二人的轻功修为,小半个时辰就到了黑风寨的外围。

    黑风寨就建在两山环绕之间,山内是盆地,盆地的入口处以木石垒建着高达一丈高的寨墙。居高临下,易守难攻。这个山寨的防御力极强,最引人注目的是建在两座山腰的箭塔。

    陈铮凝神看去,不由皱起了眉头,低声对白世镜说道:“黑风寨中有能人啊?”

    白世镜不断观察着眼前的山寨,也觉的有些棘手。黑风寨前三十丈的树木被砍伐一空,山寨就建在两山之间的唯一入口处,不提仰攻的难度,就凭寨墙两侧建造的箭塔,就对会进攻一方造成严重的杀伤。

    “田家四百年底蕴不可小视,这次把触手伸入青阳岗,是要在这里埋下一只伏兵呢!”

    这是很明显的事情,不用白世镜说,陈铮也想到了。青阳岗却是一处埋设伏兵的极佳场所,他也想过在这里设置一处藏兵寨,秘密扩充军备。

    “寨中有高手吗?”

    白世镜嗤笑一声,不屑的说道:“田家背后只有一家二流宗门支持,即使有高手,也不会派到这里来。”

    没有高手坐镇,想要攻破黑风寨并不难。至于两座箭塔,以陈铮与白世镜的实力也有解决之法。

    二人把整个黑风寨的布防熟记于心后,悄无声息的回到营地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带着一百士兵来到黑风寨前。

    寨墙上一位小头目看到一队军兵从山林里冒出来,他提声叫道:“这里的黑风寨,寨下的朋友们从哪里来?我黑风寨在青阳岗严守规矩,从没有冒犯过同道朋友,不知下面的兄弟所为何来?”

    听着黑风寨的头目喋喋不休,陈铮嘴角噙出一丝冷笑:“哪来这么多废话,射杀了此贼,先给这群贼寇一个下马威!”

    陈铮话音刚落,耳边“嗖”的一声,一只箭矢飞出,化作一道黑影直接射向寨墙。黑风寨的头目眼框猛的一突,直接被射中喉咙,从寨墙上一头栽下来。

    “敌袭,敌袭……”

    头目被射杀,寨墙上的众贼猛烈惊醒,连声大呼起起来。片刻后,寨门打开,百十号人从中涌出,队列齐整,一股彪悍之气扑面而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