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点点头,目送白世镜离开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此人的确是个人才,短短一年,就让他在渔阳县经营出好大一片势力,甚至连县尉都拉拢过来。需知,县尉可是一县最高的武力长官,掌管着一个旗的县兵。

    等到白世镜离开,整个厅堂中只剩陈铮一人,他拿起卓上的点心就着茶水充饥。突破后天六层时,消耗了极大的气血,陈铮早就饥肠辘辘了,整整一盘点心进肚,终于感觉到饥饿感消失,只是身体依然有一股虚弱感,恐怕要好好调理一番才能彻底恢复。

    他刚放下茶杯,正思考着拂晓出兵剿贼一事,一道幻影由外面飘然而进。微弱的煞气扑至,陈铮脸色随之一变,目中血光一闪而逝,冷眼盯着来人,沉声说道:“你怎么还没走?”

    “唉哟,你堂堂的渔阳候世子,就这么不待见人家吗?”

    不是别人,正是当初不告而来的秦珂琴。本想着自己穿越到太祖洞天两年多,秦珂琴早就离开了,没想到她到时赖着不走了,一副我要长期住下去的样子,让陈铮的心情瞬间变的无比阴郁。

    秦珂琴根本不理会脸色难看阴郁的陈铮,大马金刀的坐在他旁边,捻起一块点心,左瞧瞧右瞅瞅,她也不吃,好像能看出一朵花儿般。

    看够了,又把点心放回盘子里,目中妙光流动,眼神怔怔的盯着陈铮,似乎把他当成点心了,看的陈铮心里发毛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出关的?”

    对于秦珂琴,陈铮充满戒备,此女从寒冰界一路追到大离神朝,其中必有图谋。奈何修为不如人,陈铮也只能在心里咒骂一句“喔了个草”。

    秦珂琴装出一副很伤心的样了,幽怨无比的双眸盯着陈铮,眼皮都不眨一下,报怨道:“才一年不见,陈师弟就与师姐这么见外了吗?亏我好心,在你闭关后,天天都在探望你。”

    秦珂琴不是一个善于伪装做戏的人,装了片刻后,再也装不下了,眼中幽怨猛的收敛,露出一丝探究之色,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陈师弟闭关一年时间,竟然一举突破到后天六层。恐怕不止是因为吸收了祖脉之气吧,你修为越高,费无忌对你的杀机就越强,就算只是为了你的秘密,他也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秦珂琴终于不在作做,陈铮暗自松了一口气。一个杀伐果断的女魔头,突然做作扭捏起来,真的很让人倒胃口。

    谁都不是傻子,秦珂琴把话挑明了,陈铮也不在装傻充愣,脸色猛的一沉,语气绝决的说道:“让秦师姐白跑一趟了,我身上没有任何隐秘。秦师姐就不要浪费时间了,早点回寒冰界去吧!”

    “哼,当我很稀罕么?你把秘密放到我眼前,我都不稀的看一眼。”秦珂琴冲着陈铮冷哼一声,脸上罩出一层寒霜。

    一缕缕浓郁的煞气从她身上溢出,令整个厅堂温度为之一降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待在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陈铮冷眼看着她,秦珂琴身上的煞气根本无法进入他身前一尺。

    “我乐意,我管得着吗?我爱待多久就待多久,这里又不是你的地盘。”秦珂琴突然露出一副刁蛮的样子,让陈铮彻底无语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管好自己吧,我可是得到消息,郝剑带着一批黑衣弟子已经离开寒冰界,说不定已经来到大离神朝。别以为自己突破后天六层就很了起,在真正的高手眼里,后天境连炮灰都算不上。”

    陈铮不愿意搭理她,瞥了她一眼,把秦珂琴当成了空气。若非修为不如人,他绝对要给秦珂琴一个好看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眼神?”秦珂琴回瞪了一眼,看到陈铮果真把自己当成了空气,忽然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:“咯咯咯……”

    欺负着实力不如自己的人,看着对方一副憋屈的样子,也挺爽的。秦珂琴笑过后,轻飘飘起身,丢下句话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们要攻打山贼,走的时候通知我一声。”

    直到秦珂琴离开厅堂,陈铮依然崩着脸皮,阴郁之色丝毫没有减弱。要说秦珂琴觊觎他身上隐秘,可除了第一次见面时,双方切磋性的交手几招,秦珂琴并没有表现出要强行夺取的意图。

    “或许是这个魔女藏的太深,我没有看出来?”

    陈铮摇摇头,秦珂琴后天十层的修为,同样的修为,白世镜都差她一筹。区区渔阳府更不会让她有所顾忌,所以陈铮想破头皮都想不出,秦珂琴心里打的是什么算盘。

    不管秦珂琴有什么企图,只要她不强行出手,陈铮就装成一只驼鸟,把她当做空气对待。

    “郝剑是冲着我来的吗?”

    想到秦可珂透露出信息,陈铮心里微微一怔:“或许是我想差了,难道秦珂琴找我的目的,就是告诉我郝剑离开寒冰界了?”

    秦珂琴时而冷若冰霜,时而又装出一副怨妇的样子,虽然她的伪装很肤浅,被人一眼就能看出来,但陈铮至今都没有看穿秦珂琴的真实心性。他对秦珂琴的了解只限于在黄泉魔宗时的各种传闻。

    身怀黄泉魔宗四大嫡传神功之一,修罗阴煞功,心狠手辣,死在她手里的外门弟子没有一百也有八十。

    “秦珂琴藏的太深了,我实力没有提升起来前,最好不要与她有太多接触!”

    陈铮心里做出了决定,同时也选择性了忘记了秦珂琴临走时的最后一句话,就让她在候府里一个人玩去吧!

    至于郝剑是不是冲着自己来的,陈铮现在还顾不了这么多,有白世镜这位后天十层在身边,郝剑想要轻易杀了他,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身边没几个放心的人,还真的诸事不便!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产生要培养一批心腹的念头,血神经这门功法终于又有个用武之地。凌晨就要前往攻打山贼,陈铮回到卧室,开始蓄养精神。

    拂晓时分,陈铮眼中暴出两道血光,悄地声息的掠出渔阳候府,先行一步到城外等待白世镜。

    天际出现一片鱼肚之白,金光的阳光由地下透射而出。渔阳城外十里,有一座小山林,山高不过百米,上面遍是树林。陈铮就站在山脚下,树林前,看到前方影影绰绰的一群黑影走来。

    来的近了,陈铮终于看的清楚,正是渔阳候府的私兵,合共一百多人,分成前后两队,每队五十人。打头的是各自的队率,队率身边各自跟着两位传令兵,每名传令兵身后背着一方令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