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主卧的暗室之中,一团玉光显化,好似一个小太阳般,散发着温润却不刺眼的光芒,光团扭曲变形,渐渐变幻为一道白玉门户,玉光流转,门户上镶嵌着无数复杂深奥的花纹,似乎与冥冥之中的一股神秘力量相勾通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

    白玉门显化,陈铮如时空挪移般出现在暗室之中。此时,他依然保持着盘膝而坐的姿势,双目紧闭,只有胸膛的微微起伏显示着他的生命迹象。时空转换,陈铮精神陷入冥冥不可测之境,他的真身才回归主世界,便与天地中游离的阴气形成共鸣,丝丝缕缕的阴气透过暗室,汇聚在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阴气越聚越多,逐渐由虚化实,凝聚为灰白色的气流,环绕在陈铮周围,并且渗入他的皮肤。阴郁的死怨气息经过他体内的生生之气过滤后,侵入骨骼之中,不断的锤炼着他的骨质。

    原本银玉色的骨骼上面,玉色光华一点点浓郁,不断覆盖向全身骨骼。陈铮体内的气血猛的一震,一股股精纯的白骨精气进入经脉中与真气相融,然后开始冲击向壁障。

    足三阴与足三阳经脉相联的节点,一道无形无质的神秘之质好似一堵百炼精钢打造的墙壁,死死挡住白骨真气,令它不能前进半步。

    这层壁障后面,有一处窍穴,真气通过这个窍穴后,才能进入足三阳经脉之中。十二正经每一条经脉尽头都有着一个窍穴,都被一层无形的神秘之质阻挡着,而且越往后,这些窍穴就越难打通。

    陈铮的精神沉侵于冥冥不可测之境,全力推动着白骨真气不断冲击壁障。得到白骨精气的相助,真气无有乏力,后劲十足的一次次向壁障发生冲锋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好似万吨巨轮撞在大坝上,一阵天摇地动,真气冲着壁障的产生的余波,令陈铮全身气血为之震动,气血被引爆,好似激怒了环绕在他身周的阴气。这些阴气粗暴的冲进他的体内,与血气产生争斗。

    阴气中蕴含着的阴怨死亡气息开始消融他的气血,一道生生之气由体内产生,抵抗着阴气对身体的创伤,双方形成拉锯战。终究还是阴气占了上风,消磨着陈铮的气血时还缓缓不断的渗入他的骨骼之中。这些阴气在破坏陈铮血肉精气的同时,也在锤炼着他的骨骼,使的陈铮的骨质不断兑变。

    骨质兑变,筋骨越发强壮,骨髓也开始发生质变,洁如白雪的骨髓,开始呈现出一丝丝玉色光泽,由此蕴生的白骨精气更加精纯,炼化成为白骨真气后,也更加凝炼精纯,远超过之前。

    当陈铮一身白骨真气完全转化为更为精凝的新真气后,挡在窍穴前的壁障被他冲击着开始龟裂,一条裂缝产生后,就像发生了连锁反应,第二条,第三条,越来越多的裂缝出现,直到白骨真气最后一击。

    轰……

    环绕周身的阴气彻底爆动,陈铮的身体变成了黑洞一般,来者无拒,瞬间把这些阴气吞于体内。

    阴怨死亡的气息与生生之气的争斗越发激烈,白骨真气乘机开始熔炼这些阴气,顺带着一丝丝的生生之也被白骨真气炼化。

    以死亡阴怨之气激发体内的生生之气,最终生死相济,阴阳合和,白骨真气的性质也随之变化,隐隐产生一丝灵性活力,使的白骨真气越发的阴损狠毒。

    灰白色的白骨真气归入丹田,在丹田中温养片刻后,再次流入经脉之中。

    障壁被冲破,神秘之质被窍穴吞噬,白骨真气顺利进入窍穴之中,开始不断吸收炼化窍穴中的神秘之质,当真气产生一丝阳和之气,就从窍穴中流出,进入足三阳第一条经脉。

    白骨真气在足三阳经脉中运行一周,重新回归丹田气海,无论是体内爆动的气血还是外面环绕周身的阴气,渐渐平复,陈铮在回归主世界后,终于突破到后天第六层。

    修为达到后天第六层,陈铮将面临后天境第一个关卡,想要冲破这道关卡,只凭真气的积累是不够的,还需内外皆修,提升骨骼强度,以力破关。

    想通接下的修行方向,陈铮心中念头一转:“我在太祖洞天待了将近一年多的时间,也不知候府有没有发生变故。”

    想到在洞天中彻底激怒了贾臻,陈铮顿时产生一股时不我待的急迫感。

    陈铮在主世界毫无根基,想要收集资源甚至功法,只能依靠渔阳候府的势力。幸好他在太祖洞天收获极大,还收服了一批可用之人,免去了他无人可用的窘境。

    渔阳候府经过一次劫难,人丁稀少,陈铮便独自占据了整个花园。

    经过白世镜已经一年的经营,府内侍女、仆役已经配置齐全,作为陈铮的起居之所,日夜都有六位侍女随时待命。

    从暗室中出来,正好过了晚饭时间,厅堂内两位侍女正靠坐在椅子上,磕着瓜子,就着茶水点心,聊天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突然,一个青年男子从主卧出来,两位侍女猛的一惊,连忙站起来,福身行礼:“见过候爷,候爷出关了?”

    其中一位侍女好像被狗碾着,飞一般冲出大厅,转瞬间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片刻,一位摇着羽扇青年士子跨入大厅,目光惊咦的打量着陈铮,好似看外星人一般,啧啧惊讶道:“陈兄果然不凡,不过一年时间就晋入后天六层。如此修炼速度,真是羞煞了白某!”

    陈铮刚刚突破后天六层,还不能收敛外溢的气息。一缕缕微弱的白骨真气外泄,使的他周身环绕着一层薄薄的阴气,阴寒森冷的气息叫人极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主世界已经过去一年了吗?我闭关的这段时间,外界有什么动静吗?”陈铮不动神色的坐在椅子上,向白世镜询问道。

    有仆役奉上茶水点心,白世镜端起一杯茶,捻起一块点心就水送入腹中,哼声说道:“动静确实不小,有人不太想让你这位渔阳候崛起,小动作不少,城外的一处庄子遭了山贼,整个庄子的佃户被灭绝,鸡犬不留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陈铮双眼暴射血光,脸色变的阴沉无比,冷声道:“查到是什么人干的没有?”

    白世镜一副尽在掌握的表情,缓缓说道:“酀州有野心的人不少,小小的渔阳郡虎踞龙蟠,其中就有三家暗蓄私兵,图谋不轨。

    渔阳候府民望名义俱有,成了这三家的眼中钉肉中刺,恨不得除之而后快。这次动手的是化德府田家,四百年传承的世家豪门,底蕴深厚,身后又有正道宗派支持,可不好对付。”

    主世界最让人讨厌就是这点,正道十宗把持天地气运更替,每一个世家能够得以传承,背后都有宗门势力的支持。拨出罗卜带出泥,或许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门派,祖上可能就出自十大宗门,千丝万缕,牵一发而动全身。

    不过陈铮背后乃是黄泉魔宗,正魔不两立,哪管他田家背后是何方神圣,敢动他的奶酪,就要做好被他报复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是十大宗门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只是一家二流宗派,只是其创派祖师出自禝下学宫。”

    禝下学宫位列正道十大宗门之一,乃是显学大派,许多弟子出仕于大离神朝,势力网广布,是个很难对付的门派。好在这些出仕朝庭的弟子,大多都是外门弟子。

    “只要不是禝下学宫赤膊上阵,不必顾忌他。咱们实力还在积累期,动不了田家,先把他伸出的枝枝蔓蔓砍掉,一旦时机成熟,再找田家跟他背后的宗门算总账!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没有冲动的去找田家麻烦,白世镜终于放心了。只是对付田家伸出的暗手,凭渔阳候府的实力,并不算难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做好准备,就等你出关,然后带兵剿灭这伙山贼。一为震慑郡内不轨之辈,二可张显你的名望。在你闭关潜修的一年多时间里,我已经招募了一百府兵,全都出身良家子,如今也该让他们见见阵仗了。”

    陈铮很赞称他的提议,点头道:“精兵不是训练出来的,是打出来的。让他们见见血也好,谁是人才谁是庸才,一场大战就能分辩出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暗自沉吟片刻,陈铮忽然又问:“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兵?”

    白世镜想了想,道:“随时可以出兵,不过你刚刚突破后天六层,恐怕还要巩固一段时间,就定在五天后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陈铮摇摇头,他刚突破后天六层不假,却不需要专门花时间巩固修为。再者,他出关的消息恐怕瞒不了多久,为免对方提前防备,应该马上出击,攻其不备,才能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胜利。

    “兵贵神速,乘对对方不知道我已出关,咱们直接杀往对方老巢,毕全功于一役。”

    陈铮否决了白世镜的提议,立即做出决定:“既然可以随时出兵,你马上招集府兵,咱们今夜拂晓出城。”

    白世镜意外的看了他一眼,没想到陈铮还懂兵事,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之外。不过,陈铮的提议很有可行性,便点头应道:“好的,我马上去招集府兵,然后通知县尉在拂晓时打开城门。”

    “这伙山贼的老巢你探清楚没有?”

    看到白世镜起身欲要离去,陈铮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早就打探清楚了,渔阳县除了摆在明面上的县尊宋栋,全县武力都在候府的掌控之中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