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天轮到以天妖殿、尸嚣窟以及六欲宗为首的魔道各派做为主力,围困正道各派,令他们不能迈出佘家堡半步。

    想到今天大战的惨烈,任是魔道心性绝决,冷酷暴烈,也都心有余悸,惴惴不安,各个士气低落。

    崖山之上,重伤而归的人惨嚎不绝,所有人像是被抽走了筋骨,有气无力的缩在一起。就连巡逻的弟子们都无精打采,没有了战前的精气神。

    巡逻人员的不作为,为陈铮潜入崖山提供了绝佳的机会,他带着常晓静一路避过十几处暗桩,有惊无险的进入了崖山之中。

    好像一座大山被劈成两半,其中一半不见了,剩下一半就变成了崖山。崖山是座不足千米的小山,一面陡峭壁立,猿猴难攀,一边较为平缓,是上山的唯一通道。

    魔道一方的据点就在半山腰,以天妖殿为首,把守要道,广布人手,保证使的崖山方圆二三里内连只苍蝇都飞不上来。

    陈铮到达崖山之下时,脑海中忽然涌出一股清凉,让他精神为之一震。自入太祖洞天后,白玉门一直沉寂,毫无动静。

    “终于有反应了,若不然,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。”

    陈铮能清晰的感觉到冥冥之中有一道门户,与他的精神遥相呼应,进行着某种他无法理解的交流。这道门户散发着如玉般的光芒,神秘浩瀚,玉光中有玄妙奇奥的符文飞舞,不断分解组合着一个个意义难明的篆箓。

    随着白玉门显化,一股难言的指引力,为他指向崖山某一个地方。有过一次经验的陈铮明白,那个地方就是太祖洞天的祖脉之源头。

    看到陈铮凝立不动,好似失了魂一般,常晓静轻轻推了他一把,紧张的问道:“陈师兄,怎么不走了?”

    “噢!”

    陈铮突然被惊醒,回过神来后,看到常晓静一脸的紧张害怕之色,才醒悟过自己刚才的反应把她吓倒了。

    连忙轻声解释道:“没什么,咱们从这边走!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恢复正常,常晓静拍了下鼓囊囊的胸脯,紧紧跟在陈铮后面,都快跟他贴到一起了。

    潜入崖山后,陈铮明显感觉到常晓静的紧张与害怕,他走在前面没有回头,偶尔轻声安抚她几句话。

    前面是一声巨大的石头,高宽各有十几丈,镶嵌在山体之中,远远看着,就像一头庞大的巨兽,奇形怪状,着实让人害怕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不知是否产生了幻听,一道声音突然传入陈铮耳中,白玉门传来剧烈的反应,一股极度强烈的渴望涌入他的脑海之中,好似在催促着他赶紧靠近巨石。

    “难道祖脉之气与巨石有关?”

    上下左右,认真的打量一番巨石,没有任何发现。

    “很普通的的巨石,山里这种石头多的是,没看出它与祖脉有什么联系!”

    陈铮看不出巨石有什么异常,但白玉门不会无缘无故产生反应,祖脉之气真与巨石有关。

    鬼使神差般,陈铮伸手抓住常晓静的皓腕,一股滑腻柔润的手感传来,常晓静大吃一惊,浑身一震,差点惊叫出声。

    “嘘!”

    措不及防之下,常晓静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道把她拉入陈铮怀中,陈铮的食指竖在她的嘴唇上,示意她不要出声。

    嘴唇传来一股冰凉触感,粗糙的手指不断的娇嫩的唇前摩挲,好像一股股电流在击打着她,常晓静顿时面红耳赤,极度紧张感让她的身体不禁微微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常晓静发出一声羞赧的轻哼声,微微点着头。陈铮在她肩膀上轻轻一拍,瞬间在她眼前消失。

    两个人已经配合默契,看到陈铮消失,常晓静凝神迸气,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响动,安静的等待着陈铮再次返回。

    巨石上面有个坳槽,可容身四五人,此刻正有两人缩在里面躲藏着。

    忽然,一道身影闪过,巨石后面发出一声闷哼,陈铮手中半截刀身由对方后心直通前胸。

    “嗬……”

    此人扭头看到一张冷若冰霜的面孔,双眼被一层血光笼罩,冷笑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陈铮乘其不备,一刀刺穿他的心脏,不理会对方惊骇的眼神。

    眼角余光看到另一人依旧处于震惊之中,似乎被吓傻,没有丝毫反应。泣血刀猛的拨出,刀身环绕半周,一道淡淡血光划过,瞬间割破他的喉咙。

    他在泣血刀斩来时,就已经惊觉,只是陈铮动作太快,超出他的反应之外,心里才产生要躲避的念头,身体还没有接受到这个信号,就觉一道邪森寒气渗入喉咙。

    捂着喉咙,瞪着一双眼睛,死死盯着陈铮,嘴里含糊不清的道:“好快的刀!”

    “是你太慢了!”

    此人闻言露出恍然之色,深深的看了一眼陈铮,似乎要把他刻在心里,然后头一歪,彻底断气了。

    悄声招呼一声,常晓静来到他跟前,看到巨石上竟然有个石坳,不由惊讶道:“咦,这里还有个坳洞耶!”

    常晓静声音刚落,突然一道黑影从巨石上掠下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陈铮迅速把常晓静推入石坳之中,泣血刀化为一道血光,直接刺上落下的身影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对方手指在刀身上轻轻一碰,刀身传出一声脆音,陈铮如遭雷击,身体暴退,握刀的右手虎口发麻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几日不见,修为见涨。”

    竟是当初传他紫气东来心法的观云老道,陈铮眸中血光瞬间收敛,连忙向黑影躬身作揖道:“原来是观云前辈,您怎么也来崖山了?”

    观云道长故作不满的“哼”声说道:“许你来,就不许老道也来转转吗?我可比你早来,你小子是不是在跟踪老道?”

    陈铮连忙摆手道:“前辈说笑了,以您的修为,我怎么可能跟踪的上。”

    这位可是准宗师高手,先天化境的高手都是随手即灭,陈铮可不敢在他面前耍小动作。

    “洞里的女娃子是你带来的?”不等陈铮解释,观云老道惊叹一声,道:“现在的年轻人果然大胆,带着一个女娃深入魔巢看风景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!”

    常晓静忽然从石坳里冲出来,连连摆手叫道。

    “素心观的小娃子,看来你们是别有目的啊!”

    观云老道的话,让陈铮不知如何应对,做出一副低眉顺眼的乖巧样子,看的观云没趣之极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别整出一副受气媳妇的样子。老道还不至于与你们小年轻抢夺机缘。能寻到这里,也是你们的机缘。”

    观云老道“呵呵”一笑,一步迈入石坳之中。这是一个半球型的坳洞,观云老道四处打量一番后,“啧啧”出声,赞道:“赵太祖果然心思灵巧,他若不说,谁能知道这里就是祖脉的源窍。”

    听到老道的话,陈铮双目精光一闪而逝,想到了当初金山候洞天时,他也是在大雪的一处洞穴中吸收祖脉之气。

    “难道每个洞天的祖脉都有一处洞穴做为的祖脉之源窍?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铮向观云老道躬身作揖,神态恭敬的询问道:“敢问前辈,什么是祖脉源窍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