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知是谁吼了一句,瞬间十几人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快回来,小心另有埋伏!”

    听到外面混乱的喊杀声,班濯提着一把刀就冲向街道,刚好看到一群人冲向倒塌的民居,连忙大叫喝止。

    可惜,这些人被一顿暗箭乱射,死伤无数,这会儿怒极心头,哪里肯听他的话。

    班濯恨恨的跺了一下脚,怒声骂道:““玛德,一群乌合之众,急慌慌的冲过去送死吗?”

    这边喊杀声响起一片,早已惊动了潜伏在堡中各处的魔道贼人。

    “不是三更时才动手吗,是谁自作主张提前行动的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可能是暴露了吧!”

    “靠!咱们也杀出去!”

    一声厉喝,城墙上顿时杀声四起,几十个黑衣人翻过城墙杀入堡内。

    “城墙有人,随我杀贼!”

    看到有人从城墙冲下来,班濯一声厉喝,朝城墙上掠去。“嗤!”他刚跃起来,一道剑光凌空而降向他斩来。

    身至半空,没有丝毫借力之处,班濯心中一凛,惊呼道:“好快的剑!”

    “滚开!”

    看到班濯飞身半空,被一剑斩来,胡一飞一声大吼,挥刀劈了过去。刀劲斩破了空气,瞬间劈飞斩向班濯的剑光。

    “好刀法!”

    一位剑手看到胡一飞迅猛凌厉的一刀,高声叫好。

    “区区刀法,不值一提!”胡一飞面露得意之色,嘴上却谦虚的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除魔卫道,就在今日,在下真武道宫陆志毅,不知兄台是哪一派高徒?”陆志毅高声打着招呼,丝毫不影响自己的速度,“咻”的一声,飞身掠上城墙,双掌猛的向前一推,带着排山倒海般的气势涌向魔道贼子。

    “师兄小心!”

    看到陆志毅孤身一人杀上城墙,忽然地面响起一声娇呼声,一位高挑女子提剑大喊起来。此女剑法纯熟,使的一门至柔之剑,一团团剑光如水般护在身前,奋力抵当着杀过来的魔道贼子。

    城墙上面积不大,根本容不下太多人,魔道贼子居高临下,占据地利,结阵而守,冲上城墙的正道弟子,多数被他们杀退。

    “兄弟小心!”

    陆志毅刚冲到城墙上,还没站稳呢,就见一道刀光向他劈来,凌厉的刀风扑面而至。这厮脑子瞬间懵逼,眼看刀锋劈来,没有丝毫反应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突然一道黑影冲来,手中长刀一扫之下,魔道贼子被杀打的倒退数步。

    陆志毅终于从懵懵中惊醒,冒出一身冷汗,心有余悸大喊道:“何方朋友,在下真武道宫陆志毅多谢救命之恩!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班濯,冲他抱拳应道:“青云宗班濯,陆兄不必言谢,斩妖除魔乃是我辈本色!”

    “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班濯正要在陆志毅打招呼,突然一抹刀光袭来,陆志毅脸色大变,连忙大叫一声提醒。

    班濯就被一刀劈中,侧头栽下城墙。

    “班兄弟!”

    陆志毅看着救命恩人突然被击落城墙,怒吼一声冲向魔道贼子,就要跟他拼命。

    “陆兄弟小心!”

    陆志毅才冲到魔道贼子身边,班濯竟又从城墙上翻上来。他轻功卓著,在青云宗外门被誉为“万里无踪”,脚未落地,他便借力再次翻上城墙。

    “魔头休要猖狂,青云宗班濯在此!”口中大声呼叫着,提刀冲向魔道贼子,与陆志毅汇合一起,并肩而战。

    佘家堡中,不光后辈弟子们杀成一团,就连先天高手都惊动了,正魔两道,各分势力,互相捉对厮杀起来。

    陈铮没想到因为自己一时不察,竟成为了正魔激战的导火索。此刻他悄然无声的潜入城墙上,听到班濯的叫骂声,才发现这厮与陆志毅一起陷入了围攻之中。

    以他的眼力,一眼就看出这两个人出工不出力,借被围攻之机,拖延时间磨洋工呢。

    堡内杀成一团,十几名先天高手激斗在一起,堡外更是影影绰绰,不断有魔道一方人马翻上城墙,冲入堡内。

    陈铮悄悄的在城墙上潜行,不断寻找机会,准备离开佘家堡。正魔双方在这里厮杀,崖山防守必定虚弱。今夜正是潜入崖山,收取祖脉之气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佘家堡并不大,周长不过五里,陈铮绕城墙一周,依然没有找到离开的机会。魔道一方把佘家堡四面团团围住,连一只苍蝇都逃不出去。

    陈铮正为难之际,突然一道厉吼声冲霄,传遍整个佘家堡。

    “碧月妖婆,给我死来!”

    夜空中,一道饱含悲愤仇恨的吼声响起。一位身体魁梧的壮汉掠空而至,杀向素心观驻地。

    陈铮脑中猛的闪过一道灵光,心中惊讶道:“没想到碧月老道姑也来了,城外强敌环绕,说不定碧月道姑会有办法!”

    此念一生,他直接飞下城墙,循着声音来源处急掠而去。

    “雎康贼子,你若敢伤素心观一人,我就拿栖霞派十名俘虏偿命!”

    碧月突然冲出来,手中拂尘猛的一挥,拦住此人。

    “哼,杀我掌门师兄,占我栖霞派基业,今夜我与你不死不休!”雎康的长剑猛的刺向碧月,他这一剑来势汹汹,纵然是碧月修为高他一筹,也不由变色。

    陈铮潜在暗处,看到雎康如此凌厉绝决的一剑,心中倒吸一口凉气,开始担心起碧月无法接下这一剑。

    “我还要借碧月之力出城,万万不能让此人得逞。”

    钢牙紧错,忽然从暗中扑出,如同苍鹰搏兔一般,从天俯冲而下,人在半空中泣血刀已经出鞘。

    “锵……”

    刀鸣之音不绝于耳,一道血光从天而降,凶狠的劈向雎康。

    碧月见状,心有灵犀般,挥手佛尘,带起一道尖锐的破空声扫向雎康。

    身陷上下夹攻之中,雎康顾此失彼,连忙收回长剑,横身挪移,忽觉头皮一掠,竟被对方削下一截白发,若不是他见机地快,如此狠辣的一刀已经斩断他的头颅了。

    陈铮暗道一声可惜,雎康见到偷袭者竟是一位后天五层之人,不由大怒,手中长剑尽起全力击退碧月,朝着陈铮厉声喝道:“哪来的野小子?”

    “小子”还没说出口,碧月的拂尘再度向他扫了过来,饱含先天真气的拂尘好似一柄钢刷,真要被扫在身上绝对是一片血肉模糊,想想都觉的心寒不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