各方群英荟萃,尤其是以青云宗为首的正道势力把佘家堡当成了临时客栈,让整个佘家堡诚慌诚恐,唯恐招待不周,为佘害堡引来灭门之祸。

    好在佘老太君活的够长,又交友广散,受了真武道宫的观云老道的辟护,安全无虑,但每天依旧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观云老道表面修为是先天巅峰之境,实则境界深远,已经破入宗师之境,只是受洞天所限,无法凝聚阴神,但先天高手已不被他放在眼里。宋城大战,观云老道一招击杀赵氏先天高手,又惊退天妖殿的拓跋野,风头之盛,就算青云宗也不愿意惹怒一位准宗师高手。

    这次崖之争,应青云宗与琉璃净土之邀,观云老道坐镇佘家堡,看在老道的面子上,众人也不会刻意为难佘家。

    陈铮来到佘家堡外时,夜幕降临,佘家堡城门已关,他只能凭借轻功翻墙入城。

    避开城墙上巡逻的武士,陈铮身影融入夜幕之中,脚下轻轻一点,以鬼影无踪身法掠向城墙,如同一只蝙蝠掠过城墙,不留一丝痕迹的落在堡内。

    不提陈铮做贼一般潜入佘家堡,就在同一时刻,高松正烦躁之极,他与顾轻舟交手竟然受伤了。

    这话还要从几天前说起,顾轻舟离开靖王镇,依照陈铮告知的方式联络到赵括苍后,得到了高松的行踪,便让与赵括苍一同追杀高松。

    经过数日追击,终于截住了此贼。

    “顾轻舟,你真的要赶尽杀绝,就不怕我高氏天人老祖的怒火吗?”

    前有顾轻舟杀气腾腾,后有赵括苍虎视眈眈,高松心知今晚自己凶多吉少,搬出了高氏的天人境老祖,想要吓退顾轻舟。

    “哼,逆宗贼子还敢提高祖师的名讳,高氏一门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。我若杀了你,高师祖欢喜还来不及呢。高松,今日就是你的死期。”

    高氏有位天人境的老祖坐镇不假,但他顾轻舟也不是没有根脚之辈。玄天剑派虽是正道十宗之一,但也不是开善堂的,光有资资潜力是坐不稳首席弟子之位的。

    杀了高松不仅能洗刷他的耻辱,还能得到宗派奖励,增加自己的声望,一举三得的好事,他怎么会放过高松。

    看到顾轻舟决意要杀自己,高松不再废话,转而看向赵括苍,若非此贼,自己也不会落的今天这么狼狈,恨恨说道:“赵括苍,我虽叛出玄天剑派,但还是高氏之人,你敢杀我,就等着高氏一门的追杀吧!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顾轻舟重重冷哼一声,不屑道:“恐怕高氏早就把你除名,并杀你而后快。不必多费唇舌,你的死期到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顾轻舟瞬间拨出长剑斩向高松,“天心剑”非浪得虚名,虽然他才只是半步先天,后天十一层修为,但丝毫不惧高松这位先天高手。

    生死相争,有时候修为的高低并非决定性因素,天时地利人和,都是影响输赢的重要依据。

    顾轻舟杀机沸腾,斗士高昂,高松一心逃跑,毫无斗志,已经决定了双方的主动性。

    看到顾轻舟一剑刺来,剑光如游丝,透出浓郁的杀机,高松骇然变色,连忙后退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刚退一步,背后一道轰鸣声传来,赵括苍隔空一掌拍出,把高松逼停,只得面对顾轻舟绝杀一剑。

    相对赵括苍,顾轻舟实力最弱,最容易突破。可惜,顾轻舟会不让他如愿,他现在杀机盈沸,心神牢牢锁定高松,激发出十二万份实力,猛的一剑击退高松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赵括苍的动作也不慢,乘机一掌击出,直中高松后背,把他打的步伐踉呛,差一点向前扑倒。

    高松后背生生承受赵括苍一掌,打他的眼冒金星,一口鲜血喷出,身前向前一倾,猛的看到顾轻舟刺来的剑光,脸色骇然大变,双眼透出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长剑透胸而入,瞬间绞碎了高松了心脏,顾轻舟猛的后退,抽出长剑,一股血泉喷射而出。

    看到高松死死盯着自己,嘴里“嗬嗬……”出声,似乎想说话,却被一口鲜血呛住,没听清楚他在说什么,就见高松一双死鱼般的眼睛,渐渐失去神采,终于气绝身亡。

    “赵先生援手之恩,顾轻舟铭记在心,他日若有难处,可来玄天剑派,顾轻舟必扫榻以待。”

    先天高手不是大白菜,顾轻舟怀抱长剑,冲着对方拱了拱手,竟然挖起了墙角。

    “我与陈候有约,顾少有命,赵某当尽全力。”

    斩杀了高松,顾轻舟胸中杀机平息,直接把高松抛尸荒野,与赵括苍瞬间消失在夜幕之中。

    佘家堡今夜也不平静,不知是不是被陈铮带来的霉运,他刚翻墙潜入佘家堡,还没站稳脚根,忽然一声爆喝:“佘家堡宵禁,你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猛的一惊,随之一声厉喝传遍整个佘家堡:“有奸细,魔道贼子潜入堡内,随我杀贼!”

    这一声厉喝瞬间惊动了堡内所有人,看到冲向自己的护卫,陈铮眸中血光乍现,身形倏忽而逝,冲到对方跟前。

    嘭!一掌拍中带头之人,真气轰入对方体内,直接把他震死。

    “唰……”

    泣血刀已然出鞘,刀光划过夜空,手头刀落,三五个呼吸间就把这一队巡逻护卫斩杀怠尽。

    都是些后天二三层的喽罗,杀之不用第二刀。

    陈铮看到堡内喧闹沸腾,连忙闪身,化作一道阴影从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“魔道贼子闯进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是哪个混账东西大喊起来,惊的所有人都跟着大声嚷嚷起来。片刻时间,就把事实完全歪曲,越传来离谱。

    “魔道贼子攻进来了!”

    “魔道贼子大举攻堡,快请各派高手支援……”

    暗中潜伏的众人听到堡内大喊声,气急败坏道:“哪个王八蛋暴露了,连累咱们兄弟,老子活剐了他!”

    “老大,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说怎么办,杀吧!”

    “听老大的,杀!”

    噗,噗,噗……

    一道道弩箭怒射而出,瞬间把冲出街道的众人射的人仰马翻,惨叫声响起一片。

    “龟儿子,啷个在暗中偷袭!”

    “贼子暗射偷袭,弟兄们小心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数道淬毒的利箭射入他的胸膛,见血封喉,瞬间令他毙命。

    “魔头,敢暗箭伤人,给我去死!”

    突然,一道璀璨的剑光腾空而起,直接斩向街边一处民居。轰!一声剧响,房梁被斩断,伏身在房顶的众人惊呼一声,连忙窜身飞起。

    “在那儿呢,跟我一起杀了这些魔头!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