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血神经同化力极强,修炼后会造成根基污染的后果,除非你肯废功转修这门功法。”

    看到顾轻舟意动,陈铮连忙把修炼血神经的后果告诉他。谁知道,顾轻舟丝毫不在意,颇为自傲的说道:“我筑就一口法剑,能破万邪,万法不侵,所以能镇压了体内作崇的异种真气。只是高贼的先天真气超过了法剑的品质,让我无可奈何。若是血神经真能炼化异种真气,配合我的法剑或许能斩除这道真气。”

    区区血神经,陈铮并没有放在心上,即使转修血神经的卓未央也一样。这门功法止步于半步先天境之前,只是个半成品,无论陈铮还是卓未央都不怕它泄露,反而期盼修炼的人越来越多,从而得到大量的实验。

    顾轻舟有办法解决血神经的污染,陈铮二话不说的把这门功法传授给他。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“好歹毒的功法,吞噬活人的精血修炼,你们怎会推演出这种歹毒之极的功法,简直是毫无人性。”

    血神经继承了化血功的噬血特性,甚至比化血功还要邪恶,修炼此功需以血为引,一旦吞噬异种血液就会产生剧烈的血毒,就必须每日以异种血液化解体内血毒,如此形成一个恶性循环,好像瘾君子一般,逐渐沉沦,直至万劫不复之劫。

    宋城刚经历一番大战,各派势力的人手还没有全部撤离,抓个活人供给顾轻舟修炼血神经很轻松。

    修炼血神经地过程毒歹阴狠,但为了尽快疗治内伤,不错过崖山争夺祖脉之气的机会,顾轻舟好收起无谓的圣母之心,强忍着恶心,接连吞下数人的精血,终于凝炼出一股血神真气。

    这股真气阴险歹毒,一旦凝炼而成,竟然开始自主吞噬自己的气血,不断腐蚀他的玄心真气,好在他筑就的一口法剑,万邪不侵,保住了自己的武道根基,更一举震压了体内异种真气,不使不再发生爆动,只需一段水磨工夫就能彻底清除干净。

    伤势稳定,三人心如离箭,毫不犹豫的离开了怀仁峰。先去山神庙城汇合了班濯与胡一飞,一行人离开金山直奔靖王镇而去。

    宋城一战,上千人殒落,尤其赵宋余孽,除了寥寥几个受到天妖殿辟护,其余全部被杀,赵匡胤一代天骄,恐怕不会想到在他殒落三百多年后,自己的后裔也会落的如此凄惨的下场。

    正值隆冬,依旧被茏罩在一层薄薄的白雾之中,飞鸟绝迹,生机全无。沟壑纵横间,寒风怒嚎,滴水成冰。

    靖王镇依然平静如波,好像宋城的大战根本没有影响到里。若说真没有影响也不对,在陈铮回到靖王镇后,靖氏一门就失去了踪迹。

    莫名湖畔的石塔上,陈铮立身于最高层,瞭望天际,看着茫茫毫无人气的野外,突然开口说道:“崖山祖气争夺一战后,太祖洞天肯定会发生大变,要做好撤离的准备。从宋城收刮的物资全部转移到石塔,等我离开石塔后,你亲自坐镇,把这些物资运送到洞天之外,然后想办法前往酀州渔阳县与我汇合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!”

    赵文奇修炼了葵阳心经与阴月剑法,整个人变的阴阳怪气,气质日渐阴柔,此刻站在陈铮身边,就像一条毒蛇潜伏在阴影之中,令人心悸,不敢靠近一步。

    “天寒地冻,没什么好看的,下去吧!”

    回到石塔地下室,陈铮又开始闭关潜修,揣摩武学。

    他在宋城如昙花一现,对宋城的战局没有产生任何影响。却是除正道各派之外,最大的获益者。光是收刮的各种金银物资就足以支持他称霸渔阳县,成为一方小诸候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的太祖洞天跌宕起伏,争斗不断。先有洞天七大派内斗,素心观、真武道宫以及大禅寺三家门派对另外四派突然袭击,使的四派伤亡惨重,把宗门的基业都丢弃了。

    其后有魔道八派时隔三百年出世,到处煽风点火,哪里有冲突,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,尤其是天妖殿与六欲宗最为活跃,在太祖洞天收纳了不少受七派打压的门派势力。

    宋城一战,魔道八派救出部份赵氏余孽,又隐藏了踪迹。把高松推出前台做为代理人,拉扰被几乎灭门的另外四派,准备强攻崖山,大战一触即发。宋城刚刚落幕,又要经历一次大劫,洞天各派一片压抑。

    陈铮对外界的气氛丝毫不作理会,每日里刻苦修炼刀法。

    血池旁边,陈铮一身麻布灰衣,手中泣血刀翻舞,一缕缕血光闪烁着,化血刀法时而疾如闪电,时而缓如龟爬,一招一式之间,刚柔并济,快慢由心。刀法招式诡异,狠厉毒辣间,又暗含一种残烈酷厉激荡之势。

    长刀忽然划破空气,发出“嗤”的一声尖啸,陈铮身形挪移,形如鬼魅,一道血气升腾,化作血色匹练直接斩入虚空。

    他眼眸中血光盛起,透出一丝丝冷漠之意,绝性绝情,整个人散发出一股锋芒毕露的气势,周身阴气环绕,隐隐听闻到鬼哭魂嚎之音,这是阴气逆行与空气摩擦发生的异象。

    浓郁的阴气中,蕴含着破灭一切生机的死亡之意,阴邪森寒。

    从头至尾把化血刀法演练一遍,陈铮收刀而立,眼中爆射出一缕血芒,随之一闪即逝。闭目调匀了呼吸,再次睁开眼时,眸中血光完全收敛,眼光幽深,好似一汪冰冷的寒潭,没有一丝生机。

    自从他的精神境界提升后,刀势不断凝聚,又经过连番大战和一段时间的积累,终于凝为雏形,借助这一缕刀势把魔性彻底镇压。

    大概是暴风雨来临前的最后一段宁静,整个太祖洞天表面上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陈铮每日隐居于石塔的地下室,借助血池刻苦磨炼刀法,积淀修为,准备一举突破后天第六层。

    顾轻舟清除了体内的异种先天真气,就彻底搬离了血池,居住在石塔二层,借助法剑斩除血神真气,纯洁自身。

    至于班濯,等到顾轻舟内伤痊愈,便去与贾臻汇合,做为卧底察探青云宗等正道各派的动向。

    胡一飞是个二货,满脑子的打打杀杀,嫌弃石塔待着太无聊,不等顾轻舟伤好就失去了踪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