贾仲英的千叶掌法变幻莫测,穿透陈铮的刀法,一掌印在他的胸口。(书=-屋*0小-}说-+网)后天十层的磅礴真气直接轰入对方的体内,把陈铮一掌击的吐血受伤。

    没想到贾臻口中难缠的小子,被自己轻而易举重伤,贾仲英心中得意非凡,双掌翻转,瞬间冲到陈铮向有身前,乘其立足未稳就要一举把他格杀。

    逼人的掌劲排山倒海一般涌来,令人窒息般,压的陈铮呼吸困难,两眼翻白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此人如此难缠,难道今日就要殒命于此了吗?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莫名生出一股悲伤之情:“我还没攀登上武道极峰,没有斩杀了贾臻与费无忌,还有个可恶该死的王润元还活在世上,我怎么能死!”

    “贼子休伤我家候爷!”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卓未央的声音传入耳中,看到陈铮身陷险境,卓未央一声大喝,猛的一记排空掌击向贾仲英。

    这一掌刚猛无滔,空气受到掌劲挤压,形万一道无成气墙,被卓未央推向贾仲英。

    “可恶,这人是哪里冒出来的?”

    这人的掌劲刚猛之极,简直达到催石裂金的地步,贾仲英可不敢以血肉之躺试验对方的掌力,连忙横移数尺,避开背后袭来的掌力。

    “候爷怎么样,伤的严重吗?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嘴角溢血,卓未央冲到他跟前,关心的问候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,敢与我贾氏与青云宗为敌?”

    贾仲英见来人修为不下于自己,掌法更是刚硬凶猛,犹胜自己的千叶掌数筹,直接身后势力搬出来,期望对方有所顾忌,能自行退走。

    “贾氏是什么玩意,从没听说过!”

    卓未央是太祖洞天的纯土著,真没有听说过什么贾氏。可在贾仲英听的刺耳之极,觉得对方故意羞辱自己,不由大怒,猛的秘出长剑向他急刺而来。

    刚刚感受了对方的掌法,贾仲英舍掌用剑。他的剑法可不比掌弱,在贾氏之中更有掌剑双绝之名。

    卓未央表面上是后天十层的修为,可无论眼界或是底蕴,在先天化境中也属顶尖之流。面对贾仲英的剑法,他直接以血神经心法推动掌法迎向贾仲英的剑法。

    自被陈铮收服,他一心苦修,参悟武学,推演出了《血神经》这门魔道功法后,这门功法无有缺陷,最适合他重筑先天之基。只是,血神经才推演到后天九层,他不得不辅修《葵阳心经》。

    自从陈铮处得到化血功与二十七图谱之后,他就以这两门功法为根基,吸收阴阳造化功与葵阳心经的玄奥,推演出《血神经》这门无缺功法,这还是每一次使用对敌。

    卓未央催动血神经,手掌如精钢铸就,每一次与贾仲英长剑相触,就会产生一股浑雄的吸力,引动贾仲英的气血,令他血气浮动。

    “好诡异阴毒的功法,你与魔教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感受到自己的气血被一股强大的吸力引动,似要脱体而出,贾仲英大吃一惊,连忙运起家传功法抵抗。

    可惜,他的反应太慢了。卓未央曾为先天高手,反应与眼力何等高超,乘他运功抵抗血神经牵引气血之机,一式掌法拍出,扑向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右手化掌为爪,抓向贾仲英的左肩,血神真气瞬间腐蚀了贾仲英的护体真气,侵入他的经脉之中。

    血神真气中蕴含剧烈的血毒,贾仲英就觉浑身赤热,全身的血液好似被煮的沸腾起来。赤热妖异的真气好似浓酸腐蚀着他的身体,随着一丝丝的血气吞噬,赤热的异种真气竟然开始增强。

    贾仲英脸上露出惊骇之色,眼珠暴突,只见卓未央一双血红的眼睛,里面好似燃起一朵火焰,从中透出残暴噬血的疯狂念,不断冲击着他的心神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卓未央一掌震断了他的经脉,把贾仲英的尸体丢弃在街道上。杀了贾仲英之后,他的目光瞥了身后众多贾氏武士,身形猛的一晃,如似虎入羊群,被他砍瓜切菜般杀的四散而逃。

    “卓先生暂且留手,咱们赶紧离开宋城!”

    见到众人逃散,卓未央悻悻的转身走到陈铮跟前,指着躺在地上挺尸的顾轻舟问道:“此人是谁,我看他受伤颇重,体内有异种真气在不断冲击,再不赶紧疗伤,恐怕凶多吉少。”

    “先不说这些,咱们赶紧进地道,然后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让卓未央背起顾轻舟,他跟在后面,三个匆匆进入密道,从宋城逃了出去。顺利出宋城,陈铮找一个隐蔽的地方,开始闭关疗伤。

    他的伤势并不严重,只是受了贾仲一掌震动,内腑出血而已,三五日后即已痊愈。

    反而是顾轻舟的伤势很不妙,他被高松偷袭,每日饱受对方先天真气的折磨。以卓未央的武道见识,都找不到如何清除他体内的异种真气。

    一座山洞里,顾轻舟满头大汗,脸色苍白无血,整个人形销血枯,哪里有往日半点风采。刚刚镇压了爆动的异种真气,一副气血大亏的样子,全身像是刚从水里掏出来一样,无力的瘫在地上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陈铮抱着一堆干柴走进山洞,看到顾轻舟四肢大张的躺在地上,走到他跟前问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长吐一口气,摇摇头道:“只是暂时震压,几个时辰后还会爆动起来。高松逆贼施展的是六欲宗的魔功,真气极有灵性,而且会随着我的情绪波动不断增长,若是一个月内不能把它清除体内,我的经脉恐怕要承受不住它的爆动了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后果如此严重,陈铮眉头紧皱起来,心中暗惊:“不愧是魔道八派之一,一道无根之源的真气就让顾轻舟这位半步先天几乎变成了废人。”

    盘坐在洞口的卓未央,忽然开口说道:“血神经具有极强的吸噬能力,清除一道无主真气并不难。只是这门功法才推演到后天九层,也不知对先天真气是否管用。”

    “血神经是什么功法,我怎么没听说过?”

    顾轻舟随之眼睛发亮,惊奇的问道。听名字就知道是魔道功法,魔道八派的功法他略知一二,可从没听过血神经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