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轻舟扭头看向陈铮,前往南门出城是陈铮决定的。此刻被贾仲英堵南门前,让他生出一股异样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你怀疑我?”

    陈铮差点把顾轻舟扔在地上,没好气的吼叫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猜了,宋城所有人城门都有我们的人把守。”

    “贾臻呢,不会是在别的城门口堵我吧?”

    “聪明!”

    贾仲英打了一个响指,目光转到陈铮身上,见他一身锦衣劲装,腰上却缠着一根灰麻绳,挎着一口长刀,浑身阴郁之气缭绕,散发出森森恶意,好似无数厉鬼怨魂缠身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贾仲英是见过陈铮的,时隔几个月再次见到陈铮,对方身上透出的气质让他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才几个月不见,此子修为越发精深,竟然达到了后天五层。”

    贾仲英目中冷光闪烁,透出一缕杀机。当初渔阳县城时,陈铮的功夫比之陈同亮还要弱了两三筹,但却能凭借刀法之绝决,斩杀了陈同亮,那时候此人的修为是后天几层?

    这才过了多长时间,火箭升空都没他快!

    以陈铮的修修练速度,若是再给他两年时间,贾仲英自己都没有十足把握是否还是此人的对手。

    更让他顾虑的是,陈铮的轻功诡异难测,他若一心逃走,贾仲英都追不上。此刻,他竟然从陈铮身上感觉到了一丝威胁性。

    “幸亏老天有眼,竟让我在此阻住此子。如今他受天心剑拖累,必须乘机斩杀此子,以绝后患。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一身的阴邪之气,明显不是好路数,贾仲英身后一位中年道人突然厉喝大吼道:“还磨叽什么,此人一身阴邪之气,非妖即魔,一并斩杀了事。”

    说罢,擎起长剑向陈铮斩杀过来。

    陈铮双眸血光爆发,冷眼看向中年道人,此道一身道袍,身配青云宗标志,让他想到今夜贾臻对自己的污辱,杀机陡生。

    “顾兄照顾好自己!”

    陈铮轻轻放开顾轻舟,突然拨出泣血刀,一道血光乍现,清音缭绕,直接斩向这位道人。

    看到陈铮双眼赤红如血,好似一汪幽深的血潭,妖邪如魔,贾仲英心中猛的一惊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灵机道长小心!”

    灵机道长只觉眼前一花,眼前的陈铮便化作一道阴影消失。突然听到贾仲英的提醒,不等他有所反应,一道血光便劈了过来。

    眼见的陈铮顾盼之间,魔威赫赫,吓的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石塔之中闭关潜修数月,陈铮的化血刀法终于圆满,这一刀斩出,刀势凛然,刚柔并济,一刀临身,阴邪森寒的血光对灵机道人袭卷而去。

    面对陈铮如妖如魔的刀法,灵机道人浑身发冷,感觉自己血液都要被一股阴森的气息冻僵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刀法?”

    灵机道人心中寒意凌然,急忙收敛疏神,鼓动一身雄浑的真气,使出了青云剑法迎向陈铮。

    此人的青云剑法的颇得剑法三昧,剑如云霞,虚实不定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一声脆响,血红的刀光与长剑冲撞在一起,一股刚强凶猛的巨力传来,震的灵机道人手臂发麻,手中长剑被磞飞。

    灵机道人骇然变色,竟然连对方一刀都挡不住,甚至手中的长剑都被磞飞了,这一结果几乎让他心神崩溃。

    刀已出鞘,若不沾点血,陈铮万万不会收刀的。

    一刀崩飞对方长剑,陈铮猛的发出一声长啸,刺耳的啸声中夹带着一缕魔音,让灵机道人浑身寒毛竖立。

    泣血刀“嗡”的发生一声颤鸣,一缕血光乍现,身如鬼影,整个人幻化出数道阴影,伴随着凌厉的刀光,直接划过灵机道人的喉咙。

    贾仲英身后众人目光猛的呆滞下来,所有人都震惊的软倒在地的灵机道人,这可是青云宗的高徒,竟然被对方一刀杀了。

    “贼子,你敢杀青云宗之人,我跟你拼了!”

    灵境道长“呛啷”一声拨出长剑,一剑如电,猛的刺向陈铮,要为同门报仇。

    陈铮一刀斩杀灵机道人,面对灵境道长突如其来的一剑,身如轻风,形如鬼魅,身形微微一晃,从原地消逝。

    只见泣血刀擎空,挥出一道血光,殷红的血光,好似少女轻舞的红稠带,柔美艳丽。刀迹诡异,划出一道弧钱,轻描淡写间迎向灵境道长。

    “灵境道长小心!”

    贾仲英眼光超卓,感觉到陈铮刀上蕴含的凝而不露的魔气,连忙大喝一声。灵镜的反应太过敏了,他都没有拦的住,对方就冲入陈铮的刀法笼罩之中。

    已经死一个灵机,再不能让灵境也死了,不然他不好向贾臻交待。就在陈铮将要一刀斩中灵境的刹那间,贾仲英猛的一掌拍出,直击陈铮面门。

    陈铮身形好似鬼影般,瞬移三尺之外,舍灵镜而避开贾仲英的掌力。

    “好个贾仲英,吃陈某一刀!”

    陈铮声如九幽寒气,透出一股漠然无情,运起鬼影无踪的身法,手腕微微一抖,一刀尽出,血光升腾,斩向贾仲英。

    贾仲英眼前血芒一闪,就见一缕血光消然无息的刺来。这一刀森然冷酷,绝阴狠绝厉,凭他的修为都为之一惊。

    “不好,此子已经悟出刀势,这是魔道绝情之刀,好可怕的刀法!”

    贾仲英已然突然后天十层,达到天人合一之境,心灵敏感,瞬间感应到陈铮的刀势凌厉不可侵犯,对方刀身蕴含的真气,纯正幽深,这是正宗的魔道传承。

    没想到顾轻舟身为玄天剑派的首席弟子,竟与魔道弟子勾结,让他差点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初次面对魔道功法,贾仲英心神凝重无比。“呼”的一掌拍出,重重叠叠的掌影弥慢开来,使出一门千变万幻的掌法。

    面对陈铮如妖似魔的刀法,贾仲英丝毫不敢大意,把他当做了同一级别的高手对待,掌势绵绵不绝,刚柔并济,掌影幻化,如同千手观音,玄妙精微。

    这一门掌法脱胎于琉璃净土的千手如来掌,经过演变后,到了他手中形成一门新的掌法,名为千叶掌。

    见到这般精妙奇幻的掌法,所有人眼前一亮,就连顾轻舟都大吃一惊:“果然不愧是贾氏之驹,竟然把千手如来掌演化到这般境界,只凭这门掌法,此人已先天有望。”

    面对贾仲英精微玄奥千叶掌,陈铮奋起全力,白骨真气在经脉中极速运转,于泣血刀上升起一道淡淡血光,血光越聚越多,近而形成血色刀华,化作猩红匹练向贾仲英汹涌而去。

    嗤嗤的刀光破空声与隆隆掌劲相互冲击,陈铮身体如遭雷击,被一掌穿透刀光拍在胸前,整个人化作一道影子倒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陈铮被一掌震的身体倒飞,连忙使个千斤坠,落在地上。脸色瞬间由青转白。张嘴吐出一口鲜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