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女一身宫装,俏面桃红,春色荡漾,秋波流转间,勾魂夺魄。高贵的气质中掩盖不住放荡之意,扭腰摆臂,风情四射,暴露于宫装之外的肌肤,雪白冰洁,一笑一颦间,姿态婉灼,又像是俏皮的少女。

    声音中透着无尽的媚惑,叫人心神荡漾,脑海浮显出不堪入目的幻境,其中男欢女爱,红粉诱惑,粉臂半现,衣服半露,能把八十岁的老汉诱惑的雄风再展。

    “六欲宫的妖女休的放肆!”

    妖女正在施展着无上媚功,施缓赵旭,突然一声爆喝震的地动山摇,一位身着儒服的中年男子,双脚踏空而来。

    “浮空虚渡,你是青云宗的范进?”

    拓跋野明显下过一番苦功,对正道十宗的各位高手知之甚详。看到来者行走虚空,如脚下踩着一片浮云,瞬间确定了他的来历。

    “妖女坏我师侄修行,今日定不饶你!”

    范进一脸的寒霜,手中提着一口长剑,怒视着六欲宫的妖女。

    “哦,来的人可不少呢!”

    这妖女对范进的怒目视而不见,伸出纤纤素手捂住檀口,娇声笑道。不等她笑声落下,又有十几道破空声传来。

    随着十几道身影落地,分列两方,正魔各道的先天高手齐齐汇聚于这条街道。

    “嘎嘎嘎……”

    一阵夜袅般的笑声响起,一位面黑如炭的枯瘦男子指着六欲宫的妖女骂道:“老远就闻到一股腥骚味,竟是你这个狐媚子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六欲宫的妖女顿时脸色难看之极,眼神怨毒的盯着黑炭头,尖声叫道:“枯面鬼,你敢对老娘出言不逊?”

    黑面鬼“嘿嘿”冷笑数声,目光放肆的在对方身上扫视着,露出一丝贪欲之色,随之又扭头看向拓跋野,极为不屑的教训他道:“天妖殿三百年未曾现世,已经堕落到与六欲宗同流合污的地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拓跋野鼻孔发出一声冷哼,面不改色道:“只要有好处,别说六欲宗,正道十宗也未尝不能合作。”

    随之脸上皮笑肉不笑的伸一指高松:“这位玄天剑派的高手就是个活例子,十多年前就投到六欲宗门下,如今更是做了甄欢欢的裙下之臣,不知道有多么享受呢!”

    “赵氏一脉已经投入天妖殿,各位进入太祖洞天不会是来截胡的吧?”

    拓跋野一脸的戒备之色,目光环视众多魔道高手,突然沉声置问道。他张开罗网,本想等待赵氏高手齐集后,干掉一波正道高手。如今没等到赵氏高手,却等来了六欲宗与尸嚣窟的人。

    魔道一方心思各异,以天妖殿与赵氏一派实力最为强大,正道只来了青云宗与琉璃净土两派高手,再加了素心观的碧月与大禅寺的玄真二人,实力较之魔道弱了不止一筹,但是齐心协力,倒也令魔道一方不敢小覤。

    “逆贼,他日我必杀你!”

    此刻,场中的主角是汇聚于此的各派行天高手,顾轻舟早就被遗忘了。听到拓跋野的话,顾轻舟羞愤之余,对着高松恨声叫骂起来。

    “嘘!”

    话刚出口,突然被一只手捂住嘴巴,顾轻舟心中大惊,挣扎起来,待听到对方说话声,这才停止掐挣扎,耳中传来陈铮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小声点,你不要命了吗?”

    “都剩下半条命了,还不消停,真以为自己长命百岁吗!”

    乘众人注意力集中在正魔双方对峙之中,陈铮小心揪住顾轻舟,把他拖到街角阴暗之处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顾轻舟惊异的看着陈铮,两个自太祖殿分开,一南一北,背道而离,没想到还能遇到一起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动静这么大,整个宋城都被惊动了。”陈铮看着正魔双方箭拨弩张,稍微一点火星就会引起双方一声大战。

    小声说道:“这里不是说话之地,我先带你离开。宋城的水太深了,一不小心就能把咱们碾成齑粉。”

    陈铮说这句话时,整个人露出惊魂未定之色,能把他吓成这样,顾轻舟极为好奇的问道:“你遇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说只用一招就把一位先天高手打死,实力有多强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先天九层一步一台阶,虽然彼此实力相差极大,即使先天九层出手,也不可能一招斩杀一位先天一层的高手。每一个晋升先天化境的武者,都有自己的保命之术,想到轻而易举杀死对方是不可能的,除非是宗师级高手出手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顾轻舟眼珠子都要暴出来了,失声惊叫道:“你同到宗师级的高手了?”

    好似世界末日一般,顾轻舟挣扎着站起身,激烈催促着陈铮:“这里不能待了,赶快离开宋城!”

    二十多位先天高手大战,太危险了,陈铮也不想在这里多待,听到顾轻舟催促后,连忙扶着他悄然无声的钻入一条小巷中,快速朝着城南而去。

    “赵氏与天妖殿勾结在一起,只凭卓未央一个人不知能不能守住南城门口的暗道。”

    陈铮一手扶着顾轻舟,走街窜巷,向着南城门急弛而去。从一条小巷中钻出来,一条笔直的街道直通宋城南门,街宽足可并行三辆马车,整条街道由南门直通北门,路面以青石板铺就,每条青石板宽三尺,长一丈,石板面打磨的光滑如镜,上面雕刻着防滑云纹。

    耳边听到阵阵粗重的喘息声,感觉着顾轻舟的身体越来越重,整个人都压在他的手臂上,陈铮有些担心的问道:“你还行不行,马上就到南门了,别没出宋城你就一命唔呼了!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,你死了我都不会死!有点压制不住高松这个逆贼的真气了,赶紧出城找个隐蔽的地方,我要疗伤。你再啰嗦下去,我就真的要死了!”

    顾轻舟说话都显的艰难起来,话音刚落,一道兴灾乐祸的声音传入陈铮耳中:“那你就赶紧去死吧!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陈铮脸色以突然大变,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沉声喝道,十几道黑影挡在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一阵冷笑,前方十几道人影鱼贯而出,把他与顾轻舟拦住。

    “名震十宗的天心剑,落到如此地步,我是该笑呢,还是该笑呢?”

    顾轻舟借助城内的火光,看清来人面貌,脸色随之一沉,道:“贾氏之驹贾仲英,没想到贾臻把你们也带进洞天之中了。你怎么知道我会经过这里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