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原来是大禅寺的玄真大师,虚相有礼了!”

    天下佛门是一家,大禅寺的创派祖师亦是出自琉璃净土,同属九天之外,无上苍穹的琉璃寿王佛一脉。因此,玄真称虚相一声师兄,也是应有之理。

    正道三位先天高手齐聚,拓跋野丝毫不觉紧张,反而气定神闲,一副颇有依仗的样子。实际上也是如此,面对三大先天高手,若没有点依仗,除非脑子坏了,不然有多远就躲多远。

    随着玄真出现,好像产生了联锁反应,夜空中四五道啸声响起,气冲天河,堂皇浩荡之势扑天盖地而来。

    场中正道一方三位先天高手的脸色齐齐一变,只有拓跋野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如此堂皇之势,来者是赵氏先天高手。”

    似乎想到什么可怕的事情,玄真与虚相的脸上猛的露出震惊之色。

    “不好,赵宋可能投靠了天妖殿!”

    事情越不想往坏的方向发展,就越往坏的方向发展。一连五道身影停在拓跋野身边,向他微一拱手,恭声说道:“赵旭奉宗长之命前来支援拓跋兄,我们没有来晚吧?”

    拓跋野哈哈大笑道:“不由不晚,来的刚刚好!”

    赵旭指着玄真、虚相等三人,微微皱起了眉头,有些失望道:“就引来这三个人吗?”

    “不急!”

    拓跋野胸有成竹,一副尽在掌握之中的样子,摆手道:“他们只是诱饵,等咱们收网时,自然会有大鱼出现。”

    此话刚落,拓跋野目放奇光,看着高松大喝道:“还不动手!”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顾轻舟脸色突然大变,心灵被一层阴云笼罩,心神警兆,不等他有所戒备,背后一股凶猛的掌势传来,嘭!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玄真猛的大喝一声,右掌化为金色,一掌拍出。

    “贼子尔敢!”

    一派慈眉善目的虚相也被对方的行为激怒了,陡然化为怒目金刚,与玄真一左一右夹击向对方。

    “动手!”

    拓跋野见状,得意的大笑一声,化为一道妖风袭卷向虚相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赵旭等五名先天高手相互对视一眼,齐齐围攻向玄真。

    顾轻舟被一掌击飞,仰天喷出一口鲜血,面如金纸,眼神悲愤的盯着高松,声音嘶哑的叫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!”

    看着气弱游丝的顾轻舟,高松对这一结果满意无比,得意的笑了起来:“你若不死,高诚就永无出头之日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简直无法相信,只是要为高诚争夺首席弟子之位,高诚就背叛了玄天剑派。此刻,他终于恍然大悟,指着高松厉声置问道:“我玄天剑派被赵氏追杀,数十名弟子伤亡怠尽,也是你一手造成的?”

    “没错,是我故意把他们带着绝死之境的。谁让他们是你的心腹,这些人不死,高诚如何坐稳首席弟子之位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今夜必死无疑,高松不介意让他临死前做个明白鬼。

    “你与六欲宗勾结,也是事实吗?”

    想起刚才拓跋野说的高松与六欲宗勾结,顾轻舟强撑重伤欲死的身体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早在十多年前就与六欲宗有联系,不然你以为凭我的资质,如何能晋升先天化境。”

    “高氏也随你一起背叛了宗门吗?”

    顾轻舟问出这句话后,心中猛的升起一股寒意,他简直不敢相信,若是高氏也背叛了玄天剑派,会是何等的后果。

    高氏一门在玄天剑派的影响力非凡,出了一位天人境高手,如今就坐镇于玄天洞天之中,若是此人背叛了宗门,绝对会让玄天剑派元气大伤,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“高氏若是叛宗,高诚怎么能坐上首席弟子之位。你死之后,高氏会有人清理门户,以证清白。”

    果然早有预谋,顾轻舟冷笑一声,讥讽道:“清理门户的人就是高诚吧,真是用心良苦。”

    高松杀了顾轻舟后,再由高诚清理门户,大义灭亲,从而坐上首席弟子之位,这一连串的谋划可谓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顾轻舟不会做高诚上位的垫脚石,更不会引颈就戳。一边以言语托延时机,一边运转真气缓减内伤,急思自救之策。

    旁边几位先天高手的大战,丝毫不能影响到他。

    话说,玄真与虚相受到拓跋野为首的六名先天高手围攻,已陷入岌岌可危之境,两人紧守门户,不敢有丝毫大意。只可惜,久守必失,面对数名同级高手围攻,玄真一招失措被赵旭掌击中肩膀,哴呛后退数步,令围攻他的众人士气大增,攻势猛的加剧,顿时陷入险象环生之境。

    “玄真大师莫急,我也助你!”

    一声娇喝,碧月道姑从街边房顶上急掠而下,手中拂尘猛的挥向赵旭,精纯凝炼的真气化作道道细丝把他包围起来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拂尘扫过,在赵旭身上留下密密麻麻的血痕,顿时变成一个血人。赵旭闷哼一声,脱离了围攻玄真的行列,专心应付起碧月的攻势。

    “赵世兄小心,我来助你一臂之力!”

    同时围攻玄真的赵氏先天,见赵旭陷入危境,连忙放弃玄真,冲向碧月。碧月娇颜冷若冰霜,不屑的冷哼一声,道:“就凭你们俩个不成器的东西,也敢阻我?”

    “今日是我魔道八派与玄天剑宗的恩怨,素心观想要与我魔道八派开战吗?”

    不愧洞天七大派之一,碧月刚一入场,就把赵旭重伤,一人牵制两大先天高手,犹自游刃有余。

    正遭受围攻的虚相压力陡然一轻,两只金灿灿的手掌好似金刚铸造一般,猛的往前一推,汹涌的掌劲压向拓跋野。

    必胜之局,被碧月破坏,拓跋野恨不得把她碎尸万段,对着碧月狞声厉喝道。

    “哼,正魔不两立,魔道贼子人人得而诛之。“

    碧月脸若寒霜,面对拓跋野的威胁不由冷哼一声,魔道突然出来搅局,让她大为光火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!”

    虚相一方正渐渐扳回劣势,碧月更是独自面对两位先天高手,丝毫不落下风,只等这里的动静传出来,后续援兵赶来,把这群人斩尽杀绝,没想到一道银铃般的笑声由夜空中响起。

    笑声如同一道春风,吹走了遍地寒冷,令人的精神不由振奋,一道香风飘然而来,一位俏生生的宫装少妇站立在众人眼前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