赵文奇已非吴下阿蒙,以葵阳心法推动阴月剑法,整个人幻做一道影子,身影踪飘,形如鬼魅。手中长剑也随着瘟道人的变化而变,依旧不离的他心口。

    眼看长剑要刺穿对方的心脏的刹那,瘟道人一声惊叫,身子突然倒纵而退,离开赵文奇三丈之外,眼神闪烁着异光瞪着赵文奇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阴阳造化功吗,果然是绝世神功,才半年多,就让你这个废物脱胎换骨。”

    瘟道人修为跌落,眼界还在,曲蛇剑法不敌对方妖异的剑法,马上抽身后退,让自己转危为安,这一连窜的动作反应看的赵文奇佩服之极,不由出声大喝:“好!”

    好字落地,他手中长剑猛的挥出,再一次刺向瘟道人,这一次速度刚才更加的快,剑光如电,好似一道流星划过长空。

    赵文奇修习的葵阳心经乃是由阴阳造化功中推导而出,后又修炼了阴月剑法,初触阴阳平衡之理,体内真气阴阳相融,精纯之极,他这一剑使出来,奇幻诡测,迅捷无伦。

    瘟道人只看着头皮发麻,心中骇然而道:“好快的剑!这一剑若不能抵挡,非给他刺死不可,这就是阴阳造化功的威力吗?”

    眼中露出贪婪之光,恨不得立刻擒下赵文奇,拷问出阴阳造化功。

    他自忖剑术高绝,赵文奇与他相差极远,对方能手到擒来,没想到此人已经脱胎换骨,一时大意,差点着了让他的道。

    阴月剑法确实诡异约伦,赵文奇一剑刺出,手腕回转,也不与瘟道人的长剑相碰,手肘向前一推,再一翻转,划出朵朵剑花,只听的“噗哧”一声,已然刺向瘟道人胸口。

    瘟道人突然发出一声惨叫,他本以为这一剑是刺向胸口,没想到阴月剑法实在诡异,竟然中途变招,插入了他的小腹。

    一剑得手,赵文奇的左手闪电般探出,抓住瘟道人的手腕,猛的一百八十度折返,折断了瘟道人的手腕,让他的长剑反向刺入自己的胸膛,瞬间毙命。

    这一番交手,说来话长,过程却极短。从瘟道人出剑,到赵文奇反击,十招之内生死立分。

    一脚踢飞瘟道人的尸体,赵文奇声音低沉的吼叫起来:“康祖在上,灭我满门之凶,已被文奇亲手斩杀。”

    赵文奇斩杀吕岳后,没有在原地久留,迅速消失在小巷之中。

    再说顾轻舟与陈铮二人于太祖殿分别,各选一个方向急掠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,宋城火光四起,各方势力尽数杀入城内,一些人贪念做崇,闯入沿街大院抢劫。可惜,赵氏已就防备,值钱的财物早就被转移,这些人空手而出,恼羞成怒,一把火点燃了整个院座。

    今夜本就风大,火借风势,越烧越旺,片刻间就已无法控制。

    顾轻舟看着在城中四处杀人放火之徒,面色冷峻,丝毫没有动容。赵氏覆灭已成定局,便是有通天之力,也无法挽救。今夜冲进城内的各方势力,鱼龙混杂,何止上千。

    亲眼看着一栋房屋被大火烧的倒塌,顾轻舟正欲转身离去,突然街头传来一声长啸,啸音如金石裂空,高吭尖刺,隐隐一缕魔音缭绕,顾轻舟目放冷电,看着对方的身影向自己急弛而来。

    对方的姿态张狂霸道,相隔十丈,他都能感觉到来者透出的一股目空一切的嚣张之势。

    顾轻舟心中暗骇,他精修玄心奥妙诀,心神如一,稳如泰山,自诩不受外物所动,没想到竟被来人的啸声憾动了。

    这缕啸音刚起,他就感觉一股浓浓的妖气,好似无间地狱中的一切的残暴,酷虐都聚于此人身上,毫无一丝人性,一道浓郁的妖怨之气冲霄而起,凝为实质,在他头顶浮显。

    酷厉、暴虐的妖气扑面而至,如同从蛮荒之中走出,带着一丝亘古不朽的气息,让正在四处杀人放火之人突然浑身发冷,极度恐惧的望着飞掠而来的身影。

    此人如妖似鬼,啸音正达巅峰,突然一道蕴含精纯真气的佛门禅唱响起,覆盖于整条街道的酷厉妖气瞬间被清扫一空。

    “不知是天妖殿哪位驾到,老纳虚相有礼!”

    虚相大师禅唱声未落,一缕如虚如幻的身影掠空而至,来者披头散发,披着一件兽皮制作的大氅,腰间一口半月弯刀,形如野兽,透出一股蛮荒气息。

    “天妖殿拓跋野,见过虚相大师!”

    顾轻舟神色猛的一震,竟然魔道八派之一的天妖殿。

    拓跋野朝着虚相拱了拱手,一指顾轻舟,声如闷雷的喝道:“玄天剑派的小子,高松这厮躲到哪里去了,竟敢与六欲合欢宗合谋暗算某家。此刻藏头露尾,不敢见人吗?”

    “一派胡言,高松师叔怎么可能与六欲宗的妖魔同流合污?”

    顾轻舟丝毫不顾拓跋野先天境的实力,怒声喝斥,此人这般污蔑玄天剑派,实在让他大怒。六欲合欢宗就是一坨臭狗屎,沾上一点就能顺风臭千里,即使在魔道八派中也是声名狼藉之流,一旦坐实了高松与六欲宗勾结,玄天剑派的千年声誉将一朝丧尽。

    “嘿嘿!”拓跋野没有因顾轻舟的放肆而发怒,冷笑道:“是否与六欲宗勾结,不是你我说了算的。”

    “邪魔妖道,心思狡诈,顾师侄万不可轻信。高松堂堂先天化境,怎么可能与六欲宗勾结。”

    虚相大师唱了一声佛号,身形一动,如缩地成寸,挪移到顾轻舟身前,和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还是虚相名见万里,区区妖魔之语,就想离间我等正道十宗,简直是痴心妄想。”

    虚相话音刚落,一道衣袂破空声传来,随之从街头传来一阵大笑声。

    “是高师叔!”

    顾轻舟看来到人,脸色露出惊喜之色,连忙飞身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高师叔,顾轻舟在此!”

    区区一条无名街道,此刻因缘际会,各方势力汇聚而来。

    “礼赞无量琉璃寿王佛,大禅师玄真见过虚相师兄!”

    紧随高松之后,一道身形似慢实快,一步数丈,片刻间来到虚相面前,双手合什,喝了一声佛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