嘭!

    双方爆发出的强绝的气劲,瞬间把两人震开,赵括苍脸色苍白一片,骇然惊叫:“你使的什么妖法,竟然不惧我的括苍剑?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!”

    赵氏宗老露出夜袅般的笑声,似哭非哭道:“你不说我修炼了魔道功法吗,难道看不出来这是什么功法?”

    赵括苍闻言心神一震,对方面显紫气,与真武道宫的紫气东来心法发功时,状态极其相似,若非早知他修炼是魔道功法,赵括苍都要被他误导了。

    “管你什么功法!”

    赵括苍心中一狠,擎起长剑再次斩向对方。

    二人都为先天化境,实力相差不多。赵括苍被激起了心中戾气,招招不离对方要害,一副拼命三朗的架式,竟把赵氏宗老给唬住了。

    “好胆!”

    本来实力略高于赵括苍,没想到却被对方杀的步步后退,赵氏宗老也被激起了戾性。

    “你敢拼命,我就不敢吗?”

    说实话,他还真的不敢。

    赵氏正遭逢强敌,他还有更重要的使命,可不敢因小失大,为了一个叛徒而坏了赵氏的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俗话说,横的怕愣的,愣的怕不要命的。

    赵氏宗老越是犹豫,赵括苍的气焰就越嚣张。久守必失,临战心怯,本来七分胜算也变成了七分败势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赵括苍一剑飞出,以伤换伤,拼着被对方刺一剑,一掌在中赵氏宗老的胸口。雄浑的先天真气透体而入,就要震碎对方的心脉。

    “休想!”

    长剑刺入赵括苍心肺之间,被对方以真气吸附,眼看对方一掌拍来,赵氏宗老眼色骇然变色,连忙改变体内真气的运行路径,一道幽暗深邃真气,带着赤热气息护住心脉。

    哇!

    赵括苍好不容易以伤换来的机会,哪里会浪费,尽起一身真气,化为一记凶猛的掌劲,直接印在赵氏宗老身上,把他直接拍飞,凌空吐出一口鲜血,他自己也软软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就在赵括苍与赵氏宗老激斗之时,陈铮消然潜入太祖殿之中。

    这座殿宇在赵氏祠堂中最高大,最威严,从外面观看,整座大殿气势恢宏,勾檐斗角,殿内设有照壁,栅栏,神道等陈设。正中塑有赵氏太祖匡胤的金像,高约丈二,仪容庄肃威严,双手捧着玉圭,身着帝皇冠冕。

    陈铮隐身殿内照壁之后,一动不动,这里正好被照壁挡住了蜡烛的光线,陈铮整个人与黑色融为一体,双目中血光闪烁,暗自窥视着神像前的激战。

    与赵括苍激战之人,实力明显高出他半分。不过,赵括苍杀伐凌厉,以伤换伤,以命搏命,一时不落下风。

    陈铮开始在心里暗自计较起来,若是能再吞噬一次先天高手的精血,或许在离开洞天之前,自己就能突破到后天六层。

    只要殿中激战两人,实力高深,警觉性极高,陈铮必须等待机会,心中默默想着:“若是二人两败俱伤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心有所念,如有天助。

    陈铮还在念叨着赵括苍与对方两败俱伤时,没想到二人真的暴走了。两人激战劲气外泄,把殿宇四周的蜡烛吹灭大半,借助一道阴影,陈铮悄无声息向神像后面移动,准备突施暗袭。

    赵括苍即使背叛了赵宋,对太祖神像也不敢有丝毫亵渎,更不要说因为激斗余波对神像造成损伤了。因此,两人交手时,不约而同远避开了大殿正中的神像,给了陈铮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沿着照壁缓缓移到神像之后,陈铮迸气凝神,就像正在狩猎的猎人,极有耐心的等待着赵氏二人两改俱伤结果。

    功夫不负有心人,陈铮的耐心快要耗完时,赵括苍突雄起,拼着身受重伤,换来一击之机,一掌重创赵氏宗老,凶猛的掌力把他震的不断后断,竟然朝着神像这边而来。

    陈铮见状,心中一喜,暗道:“好机会!”

    早已提聚而起的真气,猛的涌入双脚,全力使出鬼影无踪身法,整个人化作一道阴子从神像后面窜出来,扑向赵氏宗老。

    这一扑间,无声无息,如同风中飘浮的枯叶,幻出十几道黑影,直接冲着赵氏宗老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两人本来相距不远,陈铮的鬼影无踪本就快速无比,此刻使出全力,速度更加快了三分,赵氏宗老只觉前后一道恶风袭来,顿觉不妙,一声厉喝响起:“贼子,找死!”

    击退赵氏宗老,赵括苍一手捂着伤口,忽然瞥见神像之前数道黑影纵横幻化,杀向赵氏宗老,心中猛的一突,正要大声提醒对方“小心”,话未出口,猛的想起赵氏宗老已经自己是敌人,连忙把话咽下去,双只眼睛骇然望着突然冲出的黑影。

    “后天境?”

    清楚的感应到来者的实力,赵括苍更是惊骇异常,这得吃多少熊心豹子胆,才敢偷袭一位先天高手。

    此念一生,赵括苍忽然心神一怔,想到自己曾经的经历,双目猛的爆出一团神光。

    陈铮左手凝聚鬼爪手,运起全身真气一掌拍中赵氏宗老后背,轰然爆发的白骨真气瞬间透体而入,由后背直击前心。

    “贼子去死!”

    先天高手即使重伤,也是先天高手,无论反应力还是身体的承受力都远远超过后天境。

    面对突袭而来的一掌,避无可避,赵氏宗老迅速凝聚残余真气护住心脉,后背猛的一震,一股巨力迎向袭者手掌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赤烈的真气,好似烧红的钢铁,一股刚硬的巨力由掌心反震而来,陈铮脸色瞬间一白,即而变的通红一片,整个人就被震飞,撞向太祖神像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赵括苍看到他撞向神像,心中一惊,大声叫了起来。他对陈铮是否受伤毫无不关心,反而担心对方把神像给撞坏了。

    陈铮身体被震飞,只觉一股赤烈精纯的真气轰入自己体内,白骨真气好似受到挑衅一般,急速冲到这股真气。

    赵氏宗老的先天真气故然精纯无比,可对方毕竟只是苍促反击,而且经过一场大战消耗,又生受赵括苍凶猛一掌,体内真气已被震,还能够聚起一丝反击陈铮,已是强橹之末。震飞了陈铮后,他也到了穷途末路之境。

    真气被击散,无法抵挡陈铮的白骨真气,赵氏宗老只觉一股阴邪森寒的真气冲入他的体内,透后后背直冲心脉。

    眼看赵氏宗老被杀,赵括苍脸上露出兔死狐悲之色。堂堂一位先天高手,竟然被一位后天五层的蝼蚁偷袭至死,太可悲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