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只是种下一颗种子,至于能否开化结果全凭天意。(书屋 shu05.com)”

    陈铮满不在乎的说道,贾臻已经被他的运种入舍,他只要耐心等待最后收割果实就可以了。至于今日所受辱,将来定会入数奉还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好了在怀仁峰下汇合吗,你怎么没跟他们在一起?”陈铮很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闻言翻起了白眼,轻哼一声道:“你还有脸说,我到了怀仁峰,连个鬼影都没见着,不得已只好独自行动。赵氏放火烧山,也不知他俩是否逃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用不着担心他俩,全世界的人死光了,他俩也会活蹦乱跳。”

    好人不长命,祸害遗千年。胡一飞与班濯,一个是二货神经病,一个是搅屎棍,区区大火还奈何不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还请靖老指路,咱们前往祠堂,先把赵文奇这厮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靖老闻言点头,身形飞起,直接翻过街边一座屋顶,朝祖祠方向急掠而去。

    “你从哪找来的高手?”

    顾轻舟望着靖老消失的方向,好奇的问道,不是随便一个半步先天就能在贾臻手里讨得了好的。

    “先另管他从哪来的,赶紧跟上!”

    陈铮摆摆手,鬼影无踪发动,整个人化作一道阴影融入夜幕之,随风而逝,追向靖老。

    虽然见识过陈铮的轻功,但依然让他两眼发亮,在他的影响里,论轻功之高深,身法之莫测,陈铮可以入前五之列。

    “黄泉魔宗三百年未现世,等离开洞天后,我也去渔阳县瞧瞧!”

    想到贾臻临别之言,顾轻舟眼神闪烁,心中念头一动。

    虽然正魔分属两方阵营,却没有生死大仇,一切都只是立场不同,利益之争罢了。大离将乱,为了宗派利益,未尝不能与魔道合作。

    “太祖洞天事毕,需的向宗门提醒一句,魔道八派已经进入中域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嘴角悬起一丝莫名之意,运使轻功向二人追上去。

    随着贾臻离去,陈铮只觉体内的白骨真气微微一震,一股绝纯阴气汇聚而来,悄无声息的融入体内。冥冥之中,陈铮的精神感应到一缕浩瀚不可测的气机,于他脑海中显化出一个画面:一具白骨魔神正在挣脱枷锁,想要从莫许有的地方中冲出来。

    “截运密术竟然惊动了冥冥之中的白骨魔神吗?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念头一闪而过,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,乘着大乱混乱之机,赶紧把赵文奇救出来。这小子资质一般,但对自己忠心耿耿,如今正是用人之际,不可不救,以免寒了手下之心。而且救出赵文奇,才能令卓未央彻底归心。

    身边没几个高手相护,如何应对贾臻与费无忌带来的危险。

    赵氏祠堂位于宋城东南角,祠堂坐北朝南,主体建筑分五重,严格排列在从南到北的一条中轴线上,其中以太祖殿最高,最为庄严肃穆。太祖殿旁边还有靖帝祠、康帝祠以及赵祖祠。

    整座祠堂逞园林式,建有浮雕式石牌大门,碑亭。碑亭之后是浓荫草树,其中建有碑廊,每一座石碑都刻录着赵氏历代皇帝的生平。

    穿过碑廊,即可见到一座气势恢宏的大殿,正是赵祖祠,供奉着赵氏主脉的历代家主。

    进入祠堂园林,靖老一指最大的太祖殿,说道:“最高的殿宇是太祖殿,右侧的殿宇是康帝祠,赵文奇毕竟是康帝后裔,若不在太祖殿,最大可能就是被关在了康帝祠中。咱们三人分开寻找,尽快救出赵世子,免的夜长梦多。”

    “靖老提议正合我意,太祖殿就交给我了,康帝祠交由靖老负责。”

    听到陈铮如此分配,靖老心中不由一惊,正要开口分辩,却被陈铮打断道:“我觉得赵文奇最有可被关在康帝祠,赵氏总要对康帝顾念几份。事关阴阳造化功,康帝祠肯定是龙潭龙穴,不如由顾兄助靖老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不容靖老拒绝,陈铮猛的一挥手,同时对顾轻舟使了一个眼神,道:“就这么定了,咱们马上行动!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眼神,顾轻舟心中一凌,对靖老不由产生几分戒备,更对陈铮的心性有了几分了解。

    “此人心性多疑,又狠辣绝决,不可小觑!”

    不提陈铮与靖老的勾心斗角,此刻太祖祠中,正在经历着一场龙争虎斗。

    “逆贼,你背叛赵氏,今日我就当着太祖之面,清理门户!”

    赵氏宗老一剑指着赵括苍,眼中露出愤恨之色。赵括苍不光背叛了赵宋,甚至敢觊觎太祖的阴阳造化功,实乃十恶不赦。

    “哼,赵氏覆灭在际,大难临头稳各自飞。你也不比我好到哪里,堂堂赵氏宗老,竟然修炼魔道功法,当我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逆贼,任你口灿莲花,今日我都要把你碎尸万段,以祭太祖之灵!”赵氏宗老脸上紫气横生,眼中怒火雄雄,突然身形一幻,手中长剑刺向赵括苍。

    双方都是先天化境的修为,而且相熟悉数十年,知根知底。看到赵氏宗老一剑刺来,剑法中正,剑势堂皇,赵括苍也以同样的剑法应对。
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两道剑光穿破空气,发出刺耳的破空声,刺向对方胸膛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双剑相击,劲气轰然炸响,赵氏宗气血上涌,脸色一片通红。赵括苍也不好受,胸堂起伏,握剑的手腕颤抖不已,竟然一时无法提聚真气。

    赵氏宗老见状,乘机冲过来,剑法大开大合,把他卷入剑光中。

    “逆贼,你敢背叛祖宗,我今日必杀你!”

    赵氏宗老脸上紫气上涌,猛的爆发出一股绝强气劲,先天化境的修为瞬间爆发,剑光如瀑般赵括苍淹没。

    生死危机之际,赵括苍身形幻化,连忙抽身后退。他的反应不慢,可赵氏宗老更快,眨眼间就冲到跟前,手中长剑刺向他的喉咙。

    “斩!”

    就在剑尖刺破赵括苍喉咙之际,赵括苍不息爆燃精血,一式杀招突施,剑光凌霄,劈向赵氏宗老。

    此刻,两人相距不足三尺,赵氏宗老的眼中猛的爆出一团幽光,伸手抓向赵括苍的长剑。

    “逆贼休想!”

    长剑被赵氏宗老死死抓住,赵括苍脸色随之一变,厉喝一声,手掌猛的向前一推,剑尖推向赵氏宗老的胸膛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种下一颗种子,至于能否开化结果全凭天意。”

    陈铮满不在乎的说道,贾臻已经被他的运种入舍,他只要耐心等待最后收割果实就可以了。至于今日所受辱,将来定会入数奉还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好了在怀仁峰下汇合吗,你怎么没跟他们在一起?”陈铮很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顾轻舟闻言翻起了白眼,轻哼一声道:“你还有脸说,我到了怀仁峰,连个鬼影都没见着,不得已只好独自行动。赵氏放火烧山,也不知他俩是否逃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用不着担心他俩,全世界的人死光了,他俩也会活蹦乱跳。”

    好人不长命,祸害遗千年。胡一飞与班濯,一个是二货神经病,一个是搅屎棍,区区大火还奈何不了他们。

    “还请靖老指路,咱们前往祠堂,先把赵文奇这厮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靖老闻言点头,身形飞起,直接翻过街边一座屋顶,朝祖祠方向急掠而去。

    “你从哪找来的高手?”

    顾轻舟望着靖老消失的方向,好奇的问道,不是随便一个半步先天就能在贾臻手里讨得了好的。

    “先另管他从哪来的,赶紧跟上!”

    陈铮摆摆手,鬼影无踪发动,整个人化作一道阴影融入夜幕之,随风而逝,追向靖老。

    虽然见识过陈铮的轻功,但依然让他两眼发亮,在他的影响里,论轻功之高深,身法之莫测,陈铮可以入前五之列。

    “黄泉魔宗三百年未现世,等离开洞天后,我也去渔阳县瞧瞧!”

    想到贾臻临别之言,顾轻舟眼神闪烁,心中念头一动。

    虽然正魔分属两方阵营,却没有生死大仇,一切都只是立场不同,利益之争罢了。大离将乱,为了宗派利益,未尝不能与魔道合作。

    “太祖洞天事毕,需的向宗门提醒一句,魔道八派已经进入中域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嘴角悬起一丝莫名之意,运使轻功向二人追上去。

    随着贾臻离去,陈铮只觉体内的白骨真气微微一震,一股绝纯阴气汇聚而来,悄无声息的融入体内。冥冥之中,陈铮的精神感应到一缕浩瀚不可测的气机,于他脑海中显化出一个画面:一具白骨魔神正在挣脱枷锁,想要从莫许有的地方中冲出来。

    “截运密术竟然惊动了冥冥之中的白骨魔神吗?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念头一闪而过,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,乘着大乱混乱之机,赶紧把赵文奇救出来。这小子资质一般,但对自己忠心耿耿,如今正是用人之际,不可不救,以免寒了手下之心。而且救出赵文奇,才能令卓未央彻底归心。

    身边没几个高手相护,如何应对贾臻与费无忌带来的危险。

    赵氏祠堂位于宋城东南角,祠堂坐北朝南,主体建筑分五重,严格排列在从南到北的一条中轴线上,其中以太祖殿最高,最为庄严肃穆。太祖殿旁边还有靖帝祠、康帝祠以及赵祖祠。

    整座祠堂逞园林式,建有浮雕式石牌大门,碑亭。碑亭之后是浓荫草树,其中建有碑廊,每一座石碑都刻录着赵氏历代皇帝的生平。

    穿过碑廊,即可见到一座气势恢宏的大殿,正是赵祖祠,供奉着赵氏主脉的历代家主。

    进入祠堂园林,靖老一指最大的太祖殿,说道:“最高的殿宇是太祖殿,右侧的殿宇是康帝祠,赵文奇毕竟是康帝后裔,若不在太祖殿,最大可能就是被关在了康帝祠中。咱们三人分开寻找,尽快救出赵世子,免的夜长梦多。”

    “靖老提议正合我意,太祖殿就交给我了,康帝祠交由靖老负责。”

    听到陈铮如此分配,靖老心中不由一惊,正要开口分辩,却被陈铮打断道:“我觉得赵文奇最有可被关在康帝祠,赵氏总要对康帝顾念几份。事关阴阳造化功,康帝祠肯定是龙潭龙穴,不如由顾兄助靖老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不容靖老拒绝,陈铮猛的一挥手,同时对顾轻舟使了一个眼神,道:“就这么定了,咱们马上行动!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眼神,顾轻舟心中一凌,对靖老不由产生几分戒备,更对陈铮的心性有了几分了解。

    “此人心性多疑,又狠辣绝决,不可小觑!”

    不提陈铮与靖老的勾心斗角,此刻太祖祠中,正在经历着一场龙争虎斗。

    “逆贼,你背叛赵氏,今日我就当着太祖之面,清理门户!”

    赵氏宗老一剑指着赵括苍,眼中露出愤恨之色。赵括苍不光背叛了赵宋,甚至敢觊觎太祖的阴阳造化功,实乃十恶不赦。

    “哼,赵氏覆灭在际,大难临头稳各自飞。你也不比我好到哪里,堂堂赵氏宗老,竟然修炼魔道功法,当我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逆贼,任你口灿莲花,今日我都要把你碎尸万段,以祭太祖之灵!”赵氏宗老脸上紫气横生,眼中怒火雄雄,突然身形一幻,手中长剑刺向赵括苍。

    双方都是先天化境的修为,而且相熟悉数十年,知根知底。看到赵氏宗老一剑刺来,剑法中正,剑势堂皇,赵括苍也以同样的剑法应对。
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两道剑光穿破空气,发出刺耳的破空声,刺向对方胸膛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双剑相击,劲气轰然炸响,赵氏宗气血上涌,脸色一片通红。赵括苍也不好受,胸堂起伏,握剑的手腕颤抖不已,竟然一时无法提聚真气。

    赵氏宗老见状,乘机冲过来,剑法大开大合,把他卷入剑光中。

    “逆贼,你敢背叛祖宗,我今日必杀你!”

    赵氏宗老脸上紫气上涌,猛的爆发出一股绝强气劲,先天化境的修为瞬间爆发,剑光如瀑般赵括苍淹没。

    生死危机之际,赵括苍身形幻化,连忙抽身后退。他的反应不慢,可赵氏宗老更快,眨眼间就冲到跟前,手中长剑刺向他的喉咙。

    “斩!”

    就在剑尖刺破赵括苍喉咙之际,赵括苍不息爆燃精血,一式杀招突施,剑光凌霄,劈向赵氏宗老。

    此刻,两人相距不足三尺,赵氏宗老的眼中猛的爆出一团幽光,伸手抓向赵括苍的长剑。

    “逆贼休想!”

    长剑被赵氏宗老死死抓住,赵括苍脸色随之一变,厉喝一声,手掌猛的向前一推,剑尖推向赵氏宗老的胸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