贾臻一退一进间,剑法如电,宛若天成,不仅破除了靖老同归于尽的打法,还让对方受伤,正欲乘机一剑绝杀,突然天外飞来一道剑光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一柄长剑挡在贾臻面前,双剑刀相击。本以为必死的靖老,耳中突然传来陈铮惊喜的声音:“顾轻舟!”

    他身形一怔,盯着顾轻舟看了一眼,立即退到陈铮身边。

    贾臻一剑无功,心中气极,好像老天爷在故意跟他作对,今夜的行动特别不顺。扫荡金山宗遇到大火,令青云宗折损了十几名弟子。遇到陈铮,本以为随手可杀,对方接二连三的出现强援。

    随着顾轻舟现身,贾臻击杀陈铮的愿望落空。他一脸的阴沉之色,紧盯住顾轻舟,沉声问道:“你要护他?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

    顾轻舟很干脆的两个字,长剑横胸,挡在贾臻向身前。贾臻看了一眼正在运气调息的靖老,面色黑如锅底。

    “我若非要杀他呢?”

    顾轻舟一抖长剑,“嗡”的一声,剑尖颤动,化作点点寒星,罩向贾臻身前要害。

    “除非从我身上踏过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!”

    贾臻怒极而笑,连道三个“好”字,狞声喝道:“就让我领教一番你的天心剑,看看你是否有了长进!”

    神剑御雷真诀全力施展开来,剑光如电,透出一股浩瀚的灭绝之势,杀向顾轻舟。

    陈铮眼神猛的一缩,没想到贾臻实力强悍如斯,相隔数丈远,他都能感觉到对方剑势之中透出的绝灭之势,好似天罚降临,令人心神俱丧。刚才与靖老交手,恐怕只使出七八层实力。

    只凭七八成的实力,就能把半步先天境的靖老打的吞血而退,难怪这厮蔑视自己,都不拿正眼看自己一眼。在他眼里,自己就是一个动动手指就可以捏死的蝼蚁。

    陈铮紧握拳头,指甲都掐入肉里,眼中血光一闪而逝,暗暗发誓:“先笑不算笑,笑到最后才算赢。只要不死,总有一日,我会把你踩在脚底!”

    “滋!”

    面对贾臻刺来的如电一剑,顾轻舟的剑光化丝,灵活精巧的缠绕过去,剑丝锋利无匹,把贾臻的雷光切碎,然后余势不凝,缠向贾臻。

    “凝气成丝,你的剑术竟已达到这种境界,玄天剑派的剑法果然天下第一。不过我的神剑御雷真诀也不差!”

    贾臻似乎没有看到缠向自己的剑丝,神情从容不迫,犹有闲暇评论顾轻舟的剑术。

    滋滋……

    十几道电孤凝如实质,在贾臻身前形成一道电幕,电幕中透出一股强悍的灭绝气机,顾轻舟的剑丝刚一触碰到电幕,就冒起一道道轻烟,好似被电幕蒸发了一样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双方长剑相击,顾轻舟察觉到一股危险的气息涌来,连忙抽身后退,贾臻的长剑穿过时空,突兀的出现在顾轻舟身前,剑锋破碎了空间,划破了顾轻舟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好快的剑!”

    顾轻舟神色凝重的盯着贾臻,这一刀太快,太突然,令人防不甚防,谁也想不到贾臻防守之中暗藏杀机。

    措不及防之下,顾轻舟差点受伤。浑厚精纯的真气在体内运行,排除了侵入体内的雷霆之气。

    一招受措,顾轻舟丝毫没有气馁,运转玄心奥妙诀,眼中清光闪烁,好似太上忘情般,毫无一丝人性色彩,把贾臻映印入心神之中,对方一举一动都被他提前察觉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一道剑光飞起,化作两道游丝,盘旋飞舞,绞杀向贾臻。这次,任凭贾臻有何后手,都被他的剑丝绞杀,让他避无可避,剑丝凝炼如钢,无坚不催,便是上天雷罚都不能奈何他分毫。

    贾臻再无刚才的从容之态,脸上终于露出了惊骇之色,顾轻舟的剑术超出了他的预料,不光可以凝剑成丝,还可以剑光分化。尤其,对方的玄心奥妙诀高深莫测,好像能透过时空长河看到自己的下一步动作,让贾臻瞬间陷入被动之中。

    此刻,他的心神被顾轻舟的剑法吸引,神剑御雷真诀运到极限,在身前布下层层雷光,凝炼到极点的雷光化虚为实,如同水波荡漾。

    滋!

    剑丝切入雷光之中,瞬间撕开一道口子,向贾臻体内钻去。

    “可恶,给我灭!”

    贾臻脸色恼怒,大喝一声,雷光是蕴含的灭绝气机淹没了顾轻舟的剑丝。

    “好机会!”

    正观战的陈铮,看到贾臻的护体雷光被撕裂,身形猛的一动,化为一道阴影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锵!”

    血色升腾而起,从雷光裂开的一道口子中斩入,贾臻发出一声闷哼,感觉胸口一股阴冷的寒气吹入,不禁打了一个寒战,扬手左手,一掌拍向陈铮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陈铮身体倒飞,喷出一口鲜血,摔在地上。贾臻也适时发出一声闷哼,身体哴呛后退,脸上浮显出一团不正常的红润。

    吃人般的眼神看向陈铮,只见对方一双眼睛血光盈盈,正面带冷笑的回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陈铮乘其不备的偷袭,虽然只是划开他的衣襟,却给顾轻舟创造了一击的机会。同时,靖老调息完毕,也对贾臻露出虎视眈眈的眼神。

    面对两位半步先天高手,贾臻心生退意,随之目光看向陈铮,恨恨说道:“洞天之事完毕,我会亲自前往渔阳县,希望你还能向今日这样笑的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等着你!”

    看着贾臻窜身上房,瞬间消失无踪,陈铮心中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这次没能杀死他,下一次就更不可能了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陈铮相信,自己与对方的差距会越来越小,直到完全超越对方。

    对于贾臻说的去渔阳县,他更不在乎。等到他离开洞天后,渔阳候府的实力将得到成倍的提升,足以击杀任何敢闯入的半步先天高手。

    “这些青云宗弟子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靖老环顾四周的青云宗弟子,突然向陈铮询问。

    “让他离开吧!”

    顾轻舟抢先说道,靖老闻言不由看向陈铮。

    这些青云宗弟子个个强制镇定,眼里却露出一丝惊慌之色,全神戒备的看着三人。

    陈铮冷眼看着这些青云宗弟子,讥讽道:“你们奉贾臻为领袖,没想到生死关头,他会不顾你们的死活,逃之夭夭吧?”

    “青云宗弟子没有怕死之人,你今天杀了我们,自会有人为我们报仇!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,贾臻抛弃你们独自逃走,想必从来不曾看重你们,我也懒得杀你们,都滚吧!”

    听到陈铮的话,众人只觉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侮辱,恨恨的看了他一眼,转身从街道上消失。

    “你这挑拨离间的手段太拙劣了,就不怕适得其反?”看到青云宗弟子临走前愤恨的眼神,顾轻舟突然开口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