滋!

    一道剑光夹带着雷光斩向陈铮,前后左右被封死,陈铮除了引颈就戳,唯一殊死一拼。

    “可恶,就算是死,也要咬下你一块肉来!”陈铮双目圆睁,眸中血光乍现,瞬间使出了血洗天下这一绝招,一道血光由刀身之上升腾而起,血色漫延,向贾臻淹没而去。

    “雕虫小技,不过垂死挣扎而已!”

    贾臻面露不屑,催动神剑御雷心法,一道如雷如电的真气顺着手中长剑斩向面前的血浪。

    雷霆本是至刚至阳之气,先天带有一股破邪之力,正是血洗天下的克星。雷电剑光斩入血浪之中,阴邪妖异的气机被雷霆至阳之力猛然一冲,血浪瞬间崩溃,就连陈铮的白骨真气都被雷霆净化,好似春阳之下的冰雪消融,刹那间被净化。

    一道雷霆之力顺势钻入他的体内,陈铮闷哼一声,体内气血爆发,一口鲜血喷出。

    “候爷莫急,我来对付此人!”靖老正在追杀青云宗弟子,看到陈铮三招两式间被贾臻打的吐血,大喝一声,飞身扑向贾臻。

    贾臻正准备一剑击杀陈铮,突然半路跑出个程咬金,被对方一记重拳轰的后退半步,让陈铮乘机逃脱。

    “阁下好身手!”

    贾臻抖了一下手腕,缓解略显发麻的手腕,神色凝重的看向靖老。这老头拳法厚重,带着一股山岳之势,竟然能把他震退半步,贾臻不由高看了靖老一眼。

    青云宗之内,贾臻被称为同极无敌,不是别人的奉称之语,而是他本就具备惊人之业。他所修炼的神剑御雷真诀,乃是青云宗三功五诀之一,被誉为正道第一至阳至刚之功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正道十宗弟子的风采吗,果然名不虚传。老夫的太岳拳法凝炼山岳之势,无坚不催,竟然只能让你后退半步。”

    能把贾臻震退半步,并不值的高兴。靖老心中明白,自己全力一拳,只把仓促间的应对的贾臻震退半步,表面上略占上风,实则已输一筹。

    “如此高手,却于当世默默无闻,你是太祖洞天哪一派宿老?”

    大离皇朝中凡达到半步先天者,除非是一心潜修,没有在江湖中露过面的,青云宗都有记录,但贾臻对靖老却没有丝毫印象,故尔出言试探他的来历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!”

    靖老活了一甲子,早已炼就了一颗狡如智狐之心,脸上干笑数声,嘶哑着嗓音道:“老夫冡中枯骨一具,不敢入青云宗高徒之眼。”

    试探无果,贾臻的目光移向陈铮。他刚才虽被震退半步,但依然没有把眼前的老头放在眼里,正如老家伙所言,不过一具冡中枯骨罢了。

    反倒是陈铮,区区后天五层的修为竟然能在他剑下逃生,引起他的注意。待看清陈铮的相貌,贾臻脸色猛的一变,很意外的哼了一声,道:“原来是你,没想到竟也混入了洞天之中。胆子够大,就不怕我杀了你吗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陈铮苍白的脸色稍微恢复了一丝红润,同样冷哼一声,语气淡淡的说道:“刚才已经动过手了,陈某依然站在这里,可见君子剑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!”

    贾臻双眼暴出一团冷光,皮笑肉不笑道:“当初一念慈悲留你至今,你不赶紧打个地洞钻进去当老鼠,还敢抛头露面。一个蝼蚁般的臭虫,还跑到我跟前晃荡起来,以为我杀不了你吗?”

    贾臻以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陈铮,眼神淡漠,嘲弄之色悬于嘴角,如同看一只蝼蚁般看着他,充满了蔑视与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陈铮的反讥对他而言,就像是一只苍蝇在耳边嗡嗡乱响,谁会因为一苍蝇乱叫而发怒,他把惹烦了,随手一掌拍即可。蝼蚁一般的东西,若非是那个来历不明的老家伙护着,早就成了自己的剑下亡魂了。

    “图争口舌之徒罢了,渔阳候世子,在我眼里狗屁都不是。”贾臻蔑视的眼光从陈铮身上掠过,看向靖老,沉声道:“你要护着他?”

    靖老“嘿嘿”一笑道:“职责所在,不得不为!”

    “那你去死好了,到了阴曹地府,看你还怎么敬责!”

    嗤!

    靖老话刚出口,贾臻近乎偷袭般,一道剑光划破夜幕,身如电光,化作一道闪电般穿越了空间,刺向靖老。

    老家伙实力不弱,只论修为与他伯仲之间,但拳法刚强,势如山岳,想要斩杀他要花费不少手脚。贾臻是个利己主义,怎么有利就怎么作,故尔用言语分散靖老的注意力,然后突袭一剑刺出。

    只要斩杀了这个老货,陈铮便可手到擒来,逼其交出截运异术。

    也不知为何,自从见到陈铮后,他的心中就有一股杀机,按捺不住,腾腾而起,这种莫名其妙的杀意,令他心中产生一丝戒备,决定乘其羽翼未丰之前,铲除了这个后患。

    剑光急速而来,陈铮脸色猛的一变,急忙提醒道:“靖老小心!”

    没想到贾臻这么不要面皮,堂堂青云宗外门领袖,面对无数同门,竟然施展偷袭手段,君子剑的名声都被他丢光了。

    靖老身经百战,眼见一道剑光袭来,双目透出暴怒之色,二话不说,一拳挥出,拳势凝炼如山,带着无坚不催之势捣向对方。

    叮!

    剑光如电,点中靖老的拳头,如遭雷击般,靖老眼中露出骇然之然,一股精纯浑厚真气化作雷电瞬间由手臂窜向全身,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。被把贾臻击的连退数步,不等他反应过来,数道电光就把他包围起来。

    眼看靖老落于下风,陈铮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,只恨自己修为太低,想要救人却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    生死关头,靖老直接使出了同归于尽的打法,双拳蕴含着凌厉的气劲砸向贾臻。

    “想要同归于尽,哼!”

    贾臻身法极快,如电光般,瞬间退出一丈之外,手中长剑上电光缭绕,身形刚一站立,众人眼前一花,又失去了贾臻的身影。

    滋滋……

    修炼了神剑御雷真诀,论反应与速度,贾臻远超靖老数筹。一退一进之间,令靖老同归于尽的打法彻底落空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再一次被对方凝如雷霆之力般的真气轰入体内,陈铮就看到靖老脸色一白,身体不由倒退出去,嘴角溢出了一缕鲜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