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一行人默默潜伏于悬崖下,等待着怀仁峰上的大火。

    突然,远方一片红光冲霄而起,随之,一声剧烈的爆炸声传来,刹时间地动山摇,悬崖上面传来轰隆隆的声响,许多石块被震裂,从崖壁脱落,坠向崖底。

    “起火了,起火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候爷快看,怀仁峰上起火了!”

    “快闪开,上面有石头坠落下来了!”

    众人正激动于怀仁峰上的大火,突然有人惊喊起来,指着从悬崖上滚落下的巨石,吓的脸色苍白,大声惊叫起来。

    几十号人听到头顶轰隆隆的声音,齐齐色变,不约而同运起轻功,迅速朝远处躲避。

    轰,轰,轰……

    好似殒石撞地球,巨石由高空坠落,砸在地面上,发出震耳欲耸的响声,尘土四起,让人感觉到整个地面都摇晃起来一般。

    “候爷小心!”

    一块碎石飞溅而来,带着呼啸之声向陈铮急射而来。沈玉脸色随之大变,一把推开陈铮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碎石从沈玉肩膀穿透而过,留下一个姆指粗的血洞。沈玉闷哼一声,伸手摸向肩膀,手掌传来一股温热,顿时间血流如注,把他的衣衫染红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伤势严重吗?”

    陈铮惊魂未完,看到沈玉代自己受此一击,连忙关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手臂能活动吗,赶快止血!”

    他身上没有止血药,还是一位血衣人掏出伤药,为沈玉包扎了伤口。

    大战未起,先伤一人,这可不是个好兆头。

    陈铮看着一手捂住伤口的沈玉,皱起了眉头。对仇飞说道:“带几个兄弟,护送沈玉离开此地,前往据点养伤。”

    此子是他很看好的苗子,正好借机把他调离此地,以名殒落于宋城。

    沈玉没有逞强,知道受伤后,已经成了众人的累赘,看到陈铮点名仇飞护送自己,心有灵犀般,随口叫出数人名字,一同离去。

    片刻后,悬崖不在掉落石块,陈铮大手一挥,带头攀向悬崖。

    攀向崖顶,寒风陡然凌厉七分,前方就是宋城所在。

    陈铮放眼望去,一片黑暗,只有零星火光点缀在无边黑暗之中。由宋城方向吹来的寒风,送来一丝若有若无的喊杀声。

    “已经有人攻入宋城了!”

    卓未央修为最高,耳朵最灵,宋城内的激斗声清楚的传入他的耳中,便对陈铮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直接杀进去吗?”

    陈铮沉思片刻,直接发号司令道:“赵氏既然建有暗道,等到发动机关时,肯定有部份人员从密道中逃走。卓先生带领一队兄弟去南城门寻找暗道入口,接应我们,同时防备赵氏损坏密道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要小心!”

    “靖老随我一同前往祠堂,剩下的兄弟们收刮赵氏财物,然后运到悬崖下面藏好,等将来想办法运出洞天。”

    虎死威尤在,破船也有三千钉。

    赵宋曾为一世皇朝,当年覆灭之时,不知收刮了多少财物藏入洞天之中。宋城身为赵宋之祖地,必然积藏了许多财宝。就算得到全部,只要收刮十之一二,运出洞天之外,足以让渔阳候府恢复元气,并且实力大增。

    分配了各自的任务后,众人向宋城飞掠而去,几十道黑影瞬间消失在夜幕之中。

    宋城严格意义上并不能称之为城,只是一个大型棱堡。依山傍水,拥有五面城墙,但只有西南北三座城门。城墙高约三丈,上面黑漆漆一片,隐隐听到只有不多的说话声。

    这里背后绝壁,故尔不设城门。

    群雄突破金山宗,由怀仁峰方向攻击而来,西门与北门才是各方势力的主攻方向。因此,陈铮所在的东面城墙只安排了少量的守卫,做为警戒之用。

    “上面只有十几人!”

    卓未央从城墙守卫的脚步声中推断出城墙上的大至人数,冲陈铮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上!”

    一众人运起轻功,直接攀墙掠上城墙。

    “谁!”

    突然看到城墙上跃出数团黑影,守卫不由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陈铮身如鬼魅,迅速使出一记鬼爪手,“咔嚓”一声,扭断了此人的脖子,顺势抛下一团绳索。只听得城墙下一连串的“嗦嗦”声传来,十几个呼吸间所有血衣人冲上城墙。

    此刻,卓未央与靖老已经合力斩杀了所有的守卫。看着城内火光四起,杀声震天,群雄已经攻入城内,正与赵氏一方激烈厮杀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各自行动!”

    陈铮沉喝一声,从城墙上掠下,带着靖老直奔赵氏祠堂。

    由东向西而行,所遇之人越来越多,全都厮杀成一团。偶尔有人窜入一座院内,冲入屋中开始翻箱倒柜,收刮起金银财物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陈铮刚从一间屋顶越过,一声厉喝传入耳中,就见一道剑光向他刺来。

    “锵!”

    他反应极快,泣血刀猛然出鞘,顺势力劈,斩碎刺来的剑光,刀锋随之一旋,划向对方胸前。

    “滋啦”一声衣襟破裂声传来,刀锋在对方胸前划出一道三寸的伤口。

    “可恶,敢伤我青云宗弟子!”

    对方一声厉喝过后,呼啦啦十几人冲过来把他包围起来。

    陈铮冷哼一声:“青云宗的弟子照杀不误!靖老速战速决!”

    说罢,提刀杀入青宗弟子之中,化血刀法猛一施展开来,化作道道修罗之光,天地阴气受到白骨真气的吸引,向陈铮汇聚过来,又以他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开。

    青云宗哪里见过这般阴邪狠毒场面,全部浑身一颤,被无孔不入的阴气侵入体内,动作变的僵硬起来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一道血色划过,便有一人被陈铮斩于刀下。

    正当他举刀劈向另一人时,突然一道剑光带着雷霆之势杀来,把他拦下。

    “好贼子,敢杀我青云弟子,给我死来!”

    一声怒吼,声如打雷音,震的青云宗弟子们耳朵“隆隆”直响,身体猛的一怔,就见一道熟悉的身影把敌人杀的步步后退。

    “是贾师兄来了!”

    “许良师兄被贼子杀了,贾师兄千万让他跑了,要为许兄报仇啊!”

    对方剑上带着一股雷电之力,每一击都让陈铮如遭雷击,半边身体发麻。听到青云宗弟子喊他“贾臻”,陈铮心神猛的一紧,没想到在这个时候遇到了此人。

    身为青云宗外门弟子的领袖,陈铮从班濯口中听到说此人的可怕。修炼青云宗三功四诀之一的神剑御雷真诀,一身真气带着雷电属性,无坚不催,难缠之极,同级之中堪称无敌,就连顾轻舟与其相比也稍逊一筹。

    “此人不可力敌!”

    陈铮还没有做好面对贾臻的准备,此刻突与此人遭逢,顿时心生退意。贾臻身为半步先天之境,根本不容他轻易脱身,一口宝剑化作团团雷光锁死了陈铮的所有退路,让他避无可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