果然不愧是大禅寺的精英,所有人从地面上弹起,双眼精光四溢,向着金光宗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“青云宗已经行动,咱们迅速跟上。”

    不等大禅寺的到达金光宗,前面便已经传来厮杀声。

    青云宗的先天高手直接穿过金光宗,向怀仁峰后急掠而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突然一声宏响的大吼声传遍夜空,“噗哧!”一道血光冲天而起,这名金光宗弟子被飞掠而过的青云宗高手随手而斩。

    这一声大吼在静寂的夜空中好似一道雷霆,熟睡的群雄被瞬间惊醒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从金光宗传来的声音!”

    “不好,青云宗已经杀入金光宗了……”

    随即,怀仁峰周围瞬间吵杂成一片,各方势力几百上千号人,齐齐冲向山顶,同时大喊道:“先灭金光宗,后破宋城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听到外面的喊杀声,把守金光宗的赵氏人马猛的一声厉喝,一道身影冲天而起,拦向掠往后山的青云宗高手。

    “金光宗重地,贼子止步!”

    “后天境六层的蝼蚁也敢阻我,去死吧!”

    这位青云宗先天高手,猛的一掌拍出,拦在他身边的金光宗弟子一招都没有挡住,就被击杀。斩杀一人,青云宗高手身形猛的加速,化作一道黑影窜向后山,直奔宋城。

    青云宗所有人先天高手冲向宋城,其余弟子被贾臻率领着开始扫荡金光宗。

    胡一飞刚从一堵院墙翻过,看到墙下站着一人,也不管是谁,猛的一刀劈出。

    “靠,是我!”

    呼啸刀风随着这道声道,瞬间停止,显露出胡一飞惊人的刀法修为。

    “玛的,你什么睛神,班爷差点被你活劈了。”班濯一脸晦气的看着胡一飞,骂口大骂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里,青云宗已经杀穿了金山宗的拦截,冲向宋城了。我刚才见到贾臻,靠他太祖姥姥,若不是胡爷跑的快,差点成了他的剑下亡魂。竟然还有不知死活的追上来,全被胡爷砍瓜切菜般宰了,你不会介意吧?”

    杀了青云宗弟子,胡一飞显的很得意,朝着班濯挑衅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班濯冷哼一声,没有理会他。

    “你表哥呢,不是说好了要在怀仁峰下汇合吗?现在金光宗都快被灭了,怎么一个人影都没见到?”

    “你眼瞎呀?”

    听到胡一飞的话,班濯跳着脚大骂起来,回手指着自己叫道:“老子不是人吗?”

    不顾旁边血战厮杀,两个二货竟然又闹腾起来了。

    此是正是五更时分,天地被浓雾笼罩,伸手不见五指,冲入金光宗的众人,只要看到是不认识的人,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劈他娘的一刀再说。

    场面混乱之极,根本分不清敌我。尤其金光宗的弟子,见人就杀,根本不拿自己的命当命。

    玄真带领大禅寺的弟子们冲入金光宗,一时不察,竟被袭击,瞬间就有两名弟子被斩杀。

    气的玄真不断跳脚,赤红着眼冲上去把偷袭之人全数拍死,而气极败坏的厉声大喝:“摆降龙伏虎阵,凡靠近大阵十步以内者,杀无赦!”

    “弟子尊命!”

    “摆降龙伏虎阵,靠近十步以内者杀无赦!”

    唰唰唰!

    几十道黑影掠空而过,冲入人群之中,也不管是不是金光宗弟子,挥起手中刀剑就杀,血光与惨叫声连成一片,声音震天。

    突然,一团火光冲天而起,带着雷鸣般的爆炸声,一股强烈的气浪排山倒海般向四周扩散,带着焚烧一切的气息把整个怀仁峰点燃。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埋在地下的火油遇火则爆,爆乍的火星四溅,又点燃了流出地面的火油,瞬间雄雄大火,把几百号人包围起来。

    “地震了!”

    一声震天响,震的怀仁峰晃了三晃。两个正在斗嘴的二货,措不及防被震晃的跌倒。

    “放屁,明明是爆炸声,地震有这么大的动静吗?”听到班濯说是地震,胡一飞反驳道。

    班濯不甘示弱,指着猛扑过来的雄雄烈火焰,大声叫道:“你才放屁,没看见大火扑过来了,这是有人在放火!”

    “我靠,地上有火油!”

    胡一飞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,低头一头,火光倒映下,一团团浓稠的黑色液色流动过来。

    “王八蛋,这是要同归于尽啊!”

    “你个二逼,还愣着干什么,赶快跑啊!”

    二人顾不得再斗嘴,飞身而过躲来溅射来的火星,朝着宋城方向逃窜而去。

    刚冲出火焰的大禅寺一众人,惊魂未定,就见两道身影飞掠而来,玄真一边扑灭身上的火焰,一边大吼道:“来人止步!”

    “是琉璃净土的高僧吗?”

    班濯看到一群光头和尚挡在前面,急忙开口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等乃是大禅寺弟子!”玄真口诵一句佛号后,高声回道。

    感受到身后一股炽浪扑来,胡一飞的速度陡然加快三分,大叫道:“天下和尚是一家,火势漫延过来了,赶紧往山下跑。”

    “快下山!”

    玄真已经看到胡一飞身后紧追过来的烈火,脸色猛的一变,连忙催促众弟子向山下逃命。

    大火把整座怀仁峰点燃了,辟哩啪啦的燃烧声,夹杂着不断的爆炸声,火焰中不断传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一身狼狈的贾臻率先从火势中冲出来,迅速拍灭身上火星,陆陆续续有青云宗弟子从大火逃出来,一个个火烧眉毛,有的连头发都烧光了,脸上青一块紫一块,都是被大火烧出的伤痕。

    “师兄,还有人困在火里出不来,咱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一位弟子冲到贾臻身边,双只眼睛被烟熏的赤红,身上衣服破破还在冒着青烟,露出大片烧焦的皮肤,顾不得疼痛,指着身后雄雄烈火叫道。

    大火一起,贾臻就往外逃,等到火势漫延,点燃了整个怀仁峰后,他已经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听到这名弟子提醒后,眼中怒光暴射,扭头看着大火,脸色阴晴不定。这么凶猛的烈火,就算先天高手困在里面,倾刻间也要被烧成灰烬,让他冒险进去救人,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他也不能明着拒绝,“君子剑”的名声闯出来不容易,不能一朝尽丧,背着一个不顾同门死活的坏名声。

    贾臻脸色瞬间一变,露出悲伤愤恨之色,双目赤红一片,恨声说道:“赵氏好狠毒的心思,竟然想一把火烧死我们。可怜十几名师弟受困火中,被活活烧死,此仇不共戴天,若不叫他赵氏覆灭,一命低十命,我就永远不入先天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