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穿过怀仁山,攀过眼前的悬崖潜入宋城,是靖氏家老提出的见意。

    通向这片崖底的秘道也是靖氏家老提供的,这位靖氏家老也知道赵氏覆灭不可逆转,良禽择木而栖,对陈铮渐渐归心。这次突袭宋城,为陈铮出谋划策极多,甚至提供了宋城的布局图。

    “绝对不会出现问题,悬顶地形狭窄,大批人马根本施展不开,宋城最多只安排数人做为警戒。这里地形隐秘复杂,老夫也是无意之中才发展的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一道黑影从悬崖顶飞速滑下。

    来人轻功极其高明,借助悬绳,几十丈高的悬崖须臾之间就落在地面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靖氏家老突然一声惊呼,伸手指向来人,满脸露出不可置信之色。

    “嘿嘿,怎么就不能是我!”

    来人一身黑衣劲装,身材魁武,面膛带紫,双目精光闪烁,一声冷哼后盯着靖氏家老。

    “赵括苍见过公子!”

    此人赫然就是被陈铮吞噬了三分之一精血的那位先天高手,没想到今晚也被陈铮召唤而来。

    “此人是殿前武士大统领,赵宋真正的核心高层,候爷小心有诈。”

    靖氏家老盯着赵括苍,小心提心陈铮。

    赵氏覆灭在即,相信赵括苍心里一清二楚,加上有心魔大誓约束,陈铮不担心他会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此方世界的誓言,上应天机,又有冥冥之中不可见的神魔见证,一旦返反,立马就会报应上身。

    陈铮不准备向靖氏家老解释太多,保留一份神秘感,可以让他心存敬畏,有助于自己真正收服此人。

    “上面的守卫已被我解决,赵文奇被关在祖祠之中,日夜都有先天境高手坐镇,就算宋城被攻破,此人也不会离开半步。想要救出赵世子,必须解决此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凭赵先生的实力,此行一定能救出赵文奇。赵氏覆灭在际,赵先生与文奇都是赵氏一族的血脉,想必不会令我失望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放心,我一定托住对方,相助公子把赵世子救出宋城。”

    赵括苍表完决心,向陈铮提拱了一个消息:“今夜各方势力袭击宋城,金光宗明为关卡,决死坚守,实则后天六层以上高手已被抽离,进入宋城。怀仁峰上被埋设了十万斤火油,一旦各派攻入金光宗,就会被点爆。

    宋城的各处城墙也不会安排高手守护,公子进入城内后,不要从祖祠、武库、太玄殿正门进入,这里都有至少两位先天高手带队把守。南城门左侧一百零八块城砖是地道机关,可以由地道进入武库。武库分为三层二十七个房间,丙字三号才是真库。

    进了武库后千万注意外面动静,一旦有人攻破武库,一刻钟后,就会有人放下断龙石,引燃武库的火油。

    如今宋城处处机关,就算先天高手也有殒命之险。言尽于此,我要马上回去。诸位谨记,怀仁山大火燃起时,才是进入宋城的最佳时机。”

    赵括苍把赵氏卖的一干二净,听到他的情报,所有人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不愧曾为一世皇朝,决断力非凡,这是要与所有人同归于尽啊!”陈铮叹了一口气,对赵氏的气骨称赞不已。

    其他人可没有闲心欣赏赵氏的气骨,全都一副后怕的样子,若没有赵括苍的情报,一旦误入机关陷井之中,想想被火油活活烧死的样子,浑身直冒冷汗。

    看到赵括苍飞身攀向崖顶,靖氏族老张口欲言:“候爷!”

    话刚出口,被陈铮挥手打断,陈铮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,道:“不必多言,你有疑心很正常,但咱们今夜首要目地救出赵文奇,此人不可全信,也不能不信!”

    陈铮听取了赵括苍的意见,带领众人潜伏于悬崖之下,默默等待怀仁山的大火。

    阴冷潮湿的空气被寒风吹动,刮在脸上好像是无数的针头扎入皮肤中,向着骨髓中渗入,要把人冻结了。皮肤下面冷热交替,又是麻痒又是疼痛,叫人难受之极,忍不住伸手去抓挠,随之留下一道道赤红的血痕,被潮湿的寒风吹进衣服中,血痕处传来火辣辣剧痛,依然不能解轻丝毫麻痒。

    怀仁峰,距离金光宗只有三四里外,大禅寺的诸位高手像是一尊尊佛像,整齐的盘坐在地上。所有人都在运功抵抗着寒风的侵袭,甚至截断了五感,进入深层次入定。

    只有玄真一人负责守夜,耳中传来众弟子似有若无的呼吸声,他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。此次攻打宋城,大禅寺精英尽出。其中半数以上都大禅寺新生代精英,只要熬过今夜而未殒灭,这批新生代弟子就能撑起大禅寺的未来。玄真这些弟子很有信心,愿意付出任何代价,守护他们不断的成长。

    即使将来,太祖洞天被正道十宗瓜分,只要有这批出色的弟子在,他对大禅寺的将来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自小在大禅寺出家,大禅寺已经成了他的寄托,是他存在于世的证明,也是他的道之所在。

    玄真盘坐在一块巨石下,运功抵抗着阴冷寒气的侵袭,手捏念珠,心中默诵着经文。

    五更时分,青云宗将会发起突袭,其他各派不约而同也把突袭的时间定在五更。此时,他借寒风磨炼自己的杀机,胸中积蕴一口戾气,抛弃了往日的慈悲,准备大开杀戒。

    一遍金刚经念诵完毕,玄真大约估计差不多要到五更了,耳中听着众弟子的呼吸吐纳时的动静,抬头看着三四里外的金光宗。

    今夜雾气浓郁,遮蔽了天空,伸手不见五指。远处的金光宗彻底融入黑幕之中,只能看见一方轮廓,影影绰绰,好似伏在地上的巨兽。

    玄真的心中突然生出一丝警兆,连忙回头看了一眼依旧打坐入定的弟子们,没有任何异状,承之叹了一口气:“也不知今晚要死多少人!”

    心中产生一丝不忍,竟然念起了超度经文。才念到一半,耳中听到衣袂破空声。他的脸色微微一变,忽然站起身看去,只见数十几道黑影急速掠向金光宗。

    玄真猛的低喝一声:“时辰到!”声音沉如闷雷,瞬间把所有的弟子从入定中惊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