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从哪得到的消息?”

    吸收祖脉之气竟然需要玉玺,顾轻舟侧目看向班濯,他身为玄天剑派的外门首席弟子,竟然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其实不怪顾轻舟不知道,谁让玄天剑派进入洞天的先天高手被赵氏给早早的灭了呢。

    “这事还是从与陈兄在靖王镇相遇说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简短说!”

    顾轻舟猛的瞪了他一眼,语带不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把阴阳造化功给了贾臻,从他那里得到的消息。而且,明天五更之后,青云宗就会突袭宋城,抢先夺取玉玺。咱们也要提前做好准备,千万不能让贾臻得了先机,不然祖脉之气可没咱们的份了。”

    胡一飞很不屑的讥讽他道:“是没你的份吧,咱们十大宗派早有约定,顶多让青云宗多占一份名额罢了。只要胡爷能活蹦乱跳的到了崖山,祖脉之气必有小爷一份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正道十宗都已商量妥了如何瓜分祖脉之气,难怪要蛊惑各方攻打宋城,原来是想要坐收渔翁之利呢。我不管什么玉玺不玉玺,这次合作,我只要求救出赵文奇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意见,阴阳造化功我要抄录一份,前往崖山争夺祖脉之气,你也要助我一臂之力。”顾轻舟出言说道。

    “本想来宋城争夺阴阳造化功的,既然陈铮已经得到,我会尽全力助你救出赵文奇,阴阳造化功我也要抄录一份。”胡一飞也把阴阳造化功做为救出赵文奇的报酬。

    对于众人的要求,陈铮满口答应,阴阳造化功他已经熟记于心,对他只起到一个开阔眼界,增加武学修养的辅助作用,远没有别人那么看重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等到救到赵文奇,你们每人都可以抄录一份。顾兄欲上崖山争夺祖脉之气的份额,我甚至可以派出手下的兄弟们为你助涨声威。”

    说这到这里,随之手一指沈玉,道:“这是我最得力的助力,顾兄已经见过了,就由他带领我的所有手下归于顾兄麾下,任由顾兄指挥,哪怕让他们去送死。”

    陈铮并不重视手下的血衣人,这些人除了有限的几个可堪造就的人才,余者皆是他的实验品,用来检测《血神经》的缺陷,等他离开太祖洞天时,这些人就再无利用价值,做个送水人情全都送给顾轻舟,惠而不废。

    陈铮拥有白玉门,不需要玉玺也能吸收祖脉之气。正道十宗已经计划好如何瓜分祖脉之气,肯定不允许有漏网之鱼进入崖山地界。

    陈铮打算别辟新径,独自前往崖山,偷偷的吸收祖脉之气后,马上离开太祖洞天。

    众人各取所需,约定好明日于金山宗所在的怀仁峰汇合,助陈铮救出赵文奇后结伴同往崖山,然后各自离开山神庙,蕴养精神,等待明晚的大战。

    夜色如墨,天地一片沉寂。

    正值隆冬,晚上生出了白雾,把金山数百里方圆全都笼罩起来,连星星都隐藏起来,似乎预见了今晚要进行一场惨烈的大战,不忍心看见。

    阴寒潮湿气息侵袭而来,让人感觉浑身阵阵冰寒。冬天的金山,生机全无,被寒气冻结的土地里,哪怕连一只虫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到了深夜,只有无尽的寒风带着阴潮的空气充塞于天地之间,叫人冷到骨子里,就连运使真气都无法抵挡住阴寒气息侵入体内。

    这里的阴寒与外界不同,潮湿的气息粘在皮肤上,直往人的体内渗进去去,若无真气抵抗,只怕一夜之间,所有人就要大病一场。

    “这鬼地方,咋就这么冷呢,哈欠!”

    “嘘!小声点,我好像听到有声音在响,你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怀仁峰下,各方势力汇聚,互不统率,各自占了一块地盘,等待着五更降临。林内,石后,甚至沟壑里,到处都是人,已然超过一千之数。

    这还不是进入金山地界的所有人,为了抢占先机,许多准一流之下的势力都没有得到消息,或是得到消息的时间太晚,现在还没有到来。

    一处沟壑内,四五个人围在一堆火堆旁,其中一人忽然打了个“哈欠!”不由咒骂起来。

    另一名同伴则开始疑神疑鬼起来,总觉得有声音在响,便小心翼翼的向身边的同伴问道。

    马上就要进行一场大战,难免有人会紧张。同伴见他一惊一乍,不由嗤声嘲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个屁的声音,这点胆子还敢嚷嚷着除魔卫道,刮阵风的声音都能就把你吓的魂不守舍!”

    “最近金山死不不少人,你说会不会闹鬼?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同伴他唠叨的烦不胜烦,沉声喝斥起来:“活着都被宰了,还怕他死后变鬼。”

    三更已过,气温越发低了,森森寒气侵袭而来,有些睡着的人竟被冻醒了,围在还有一点火星的火烬旁,驱赶身上的寒气。

    怀仁峰下,一道悬崖之下,陈铮手按在刀柄,身后并排站着三人,分别是沈玉,卓未央,靖氏家老。三人身后数十名血衣人齐整而立,好似雕像般,立于寒风之中,稳丝不动,个个眼眸赤红,身体被一层阴冷邪异的气息环绕。

    夜深寒重,一缕缕阴气夹杂着寒风汇聚于身体周围,陈铮感觉着今夜,他的白骨真气极为活跃,好像蕴含了一股灵性。静静的站着不动,感受着体内真气如水般流动,丝丝缕缕渗入体内,被融炼入骨髓之中,以微不可察的速度增强着骨骼。

    这种增强的速度很慢,甚至让陈铮以为是自己的心理作用,但确实存在。

    “候爷,快五更了!”沈玉低声提醒道。

    陈铮点头“恩”了一声,道:“再等一会儿,若还没有传来诸派动手的消息,就不用等了,咱们抢先出手。”

    早在天黑时,陈铮就已派人传出暗号,暗探得到他的指令,定时会把各方势力两道的相关情报送出来。

    想要救出赵文奇,必须乘各派攻打宋城造成大混乱后才有机会。但各派迟迟不肯行动,陈铮也只能冒险抢先攻击。

    “想要攻打宋城,必先拨掉怀仁山的金光宗。赵氏也知金光宗的重要性,肯定会坚决抵抗。不过宋城的防备只会更强,咱们选的这条捷径,不会出现意外吧?”

    沈玉有些担心的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