顾轻舟收回长剑,对陈铮的轻功身法不吝称赞之语,却丝毫不提他的刀法,想必陈铮的刀法还入不了他的法眼。

    “顾兄的剑法也很好!”

    陈铮说话间,眼中血光闪烁,两道血芒由眼中暴射而出,让顾轻舟不由一惊。手中长剑猛的向前一刺,剑光如游丝,盘旋环绕,攻向陈铮。

    剑至半途,剑尖忽然发出颤动声,游丝织网,罩向陈铮。陈铮反应也不慢,再次施展鬼影无踪身法,脱出剑网,泣血刀一式“力劈华山”斩向剑网。

    顾轻舟的剑网随之而变,化作一抹剑光,点在陈铮的泣血刀上。这一番招式变化由心,剑法被他使的出神入化,炉火纯青,都能在铁木之上锈出一朵花来了。

    “果然好剑法!”

    陈铮眼睛一亮,大声称赞起来,手上反应却不慢。泣血刀凌空一折,避过顾轻舟,不与他的剑光相触。刀身在空中划出一道孤线,鬼影无踪使出,瞬间从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二人这一番相斗,花招凭出,赏人悦目,更让观战的众人看的眼花潦乱,心热不已。

    此时,陈铮与顾轻舟不拼修为,全凭对招式的变心临机应对,一招一式间,尽皆显露出各自对刀法与剑法的掌控。

    转瞬之间,十几招已过!

    铛!

    陈铮终究没有避过顾轻般的剑法,刀剑相击,一股反弹力由泣血刀传来,借势横移,陈铮以鬼影无踪幻出数道身影,眨眼间退出战圈。

    “顾兄剑法高绝,我不及十之一二,咱们不用再比了。”

    陈铮收刀归鞘,对着顾轻舟拱手作揖,这一战他输的心服口服。此人不论修为还是剑法,甚至于精神心灵的修行,都全面超过他数倍。

    “先天化境之下,不论修为,能在我剑下走过二十招者,不出十指之数。就算是青云宗贾臻,若非凭借神剑御雷真诀,在我剑下也走不出一百招。你能支持十几招,以你后天五层的修为,足以自傲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顾轻舟的话,陈铮苦笑不已,明知他是在称赞自己,可听在耳里,总有一股叫人不舒服的感觉。

    什么叫做能在他剑下支持十几招就足以自傲了,这是夸人呢,还是自夸呢!

    这个人太傲了,傲到骨子里了。

    陈铮甚至怀疑,自己若被他一剑击败,这次的合作还能不能继续,都是个未知之数。

    “好了,比武完毕,咱们该谈正事了!”

    深知顾轻舟心性的班濯,连忙现身打破既将走向尴尬的气氛。

    历经半年之久,四人终于汇聚在了一起,班濯揪住顾轻舟的衣袖把他拉入庙殿之内,同时对陈铮说道:“都进来,我出来的时间不能太久,以免引起贾臻的怀疑。咱们赶紧商量完正事,五更之前我必须赶回去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齐齐进入庙殿。此时,沈玉也在庙殿内现身,冲着陈铮躬身行礼道:“沈玉见过候爷!”

    “候爷?”

    另外三人闻言,齐齐看向陈铮。

    胡一飞惊讶的问道:“你不是魔道八派弟子吗,什么时候成了勋贵,做了贵族老爷了?”

    班濯很不屑的朝着陈铮撇了一眼,道:“狗屁候爷,就是个空架子。渔阳候府早被贾臻灭绝了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竟然露出一丝佩服的表情,带着恍然之色说道:“你竟是渔阳候世子,没想到拜入了魔道八派。酀州位于大离东北方向,向北五千里就是寒冰界,难道你是黄泉魔宗弟子?”

    “黄泉魔宗,你修炼功法莫不是白骨阴风诀吧?”班濯吃惊的看着陈铮,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,夸张的叫道:“这可是一门极为歹毒的功法,据闻,修炼至大成,可以黄泉阴风伤人于无形之中,中者骨肉销毁,没有任何人能活过一年。”

    陈铮没想到被顾轻舟一语道破来历,便不再伪装,坦然承认道:“区区黄泉魔宗,比不上正道十宗。如今我等身份俱明,就不必藏着掩着了。洞天内外的各方势力齐聚金山,欲攻破宋城,掠夺赵氏三百年底蕴,恐怕有你们正道十宗在背后支持的吧?”

    顾轻舟身为玄天剑派外门首席弟子,此次进入太祖洞天的目标就是为了争夺洞天祖脉之气。知道的隐情远远超过班濯与胡一飞。

    听到陈铮询问,点了点头,道:“蛊惑各方势力攻打宋城,确实有正道十宗在背后操作,一为清洗太祖洞天的土著势力,瓜分祖脉之气,二为赵宋太祖的二门神功,阴阳造化功与太玄经。”

    “阴阳造化功已被陈铮搞的成了烂大街的货色,表哥若想要,直接向陈兄索要就可以。太玄经中可是记录了开辟洞天的密法,不是咱们所能觊觎的。依我看,咱们还是务实一点比较好,能混入赵氏武库收刮一番好处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叫他什么?”

    胡一飞先是大吃一惊,随后双眼怒瞪着班濯,恼羞成怒,一副要吃人的样子。班濯脖子猛的一缩,讷然而道:“没有啊,你听错了吧?”

    见班濯揣着明白装糊涂,都被自己听见了还不承认,上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,吼道:“你叫他表哥,你们是亲戚。”

    陈铮与沈玉一副懵逼的状态,不明白为什么听到班濯称呼顾轻舟为表哥时,胡一飞竟然会大怒。

    众人一副看热闹的样子,任由胡一飞与班濯闹腾起来。

    “王八蛋,你敢坑老子!”

    “你放手,再不放手老子要翻脸了!”

    “翻脸就翻脸,老子怕你!”

    两人如同街头的混混无赖,你推我,我揪你,搂抱在一起撕打起来。

    滚了一身灰尘后,两个终于闹腾完了,施施然的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,露出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。

    陈铮三人黑着脸,齐齐盯着眼前的两个二逼。

    “玛的,都是二货神经病。”

    顾轻舟一张脸阴沉的都快拧出水来了,轻声喝道:“闹完了?说正事!告诉我,青云宗这次的目标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!”

    班濯没皮没脸的干笑几声,被顾轻舟怒眼一瞪,连忙收起脸皮,说道:“我已经得到消息,青云宗这次的目标是夺取赵宋太祖传下的玉玺。据说祖脉之气就镇压在崖山之下,需要以玉玺中的太祖气机才能引出祖脉之气,不然根本无法吸收入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