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来到宋城后,就一直潜居于金山脚下的村庄里,每天参悟紫气东来心法的运劲之妙,推演“血洗天下”,同时等待班濯消息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已经过去两天了。

    这天傍晚,陈铮正是打坐,一位血衣人进入暗室,向陈铮躬身行拜道:“启禀候爷,沈先生传来消息,已经与班濯取得联系,约定于今夜三更之后在金山主峰三十里外的山神庙相见。”

    小村庄距离金山不足十五里,以轻功全力赶路,双方约定的地占正好居于村庄与金山之间,以陈铮脚程,一个时辰就能到达。

    陈铮心里盘算一番,此时才一更天,便向血衣人询问:“沈玉到哪里了?”

    “已经到了山神庙,带着兄弟们四处堪察地形。”

    金山之中不知隐藏了多少的势力,众人的会面又见不得光,小心一点总是没有错的。

    离三更相会还早,陈铮吩咐道:“过了二更通知我,留意村庄周围,小心身后跟了尾巴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等到血衣人离开,陈铮再次闭目打坐,今夜会面,为免生意外,他开始调和真气,缓缓搬运气血,令自己的状态达到巅峰。

    二更过后,血衣人来汇报,陈铮一挥手,带头出了地道,运起身法前往会面地点。

    唰唰唰!!

    一连十几道衣袂声划破夜空,半个时辰左右,陈铮在一座小树林外停下,身后跟着的血衣人立即上前说道:“过了这片树林,有座小山丘,山神庙就建在上面。候爷稍待,属下前去联系沈先生。”

    说完,压低脚步声,身如狸猫般钻入树林。

    陈铮见他如此谨慎,身法灵活,开口询问道:“是个机灵的人!”

    站在他身后的一名血衣人闻言,向陈铮介绍道:“这是仇飞,最近才冒出头来,很得沈先生看重,而且天赋异禀,修炼轻功一日千里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手下还有这种人才,陈铮暗中记下此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今晚,夜色阴沉,似乎要下雨。

    陈铮抬头了一眼夜空,看不见一颗星星,是被阴云遮住了。

    “倒是个好天气,正适合掩藏形迹,倒不虑被人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仇飞从林中钻出来,搓嘴吹了一声口哨,站在陈铮身边的血衣人低声说道:“一切正常!”

    陈铮冲众人摆手道:“叫弟兄们隐蔽好,有人入林,务必格杀。若来人实力高强,不必硬拼,以啸声示警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!”

    挥退手下血衣人,陈铮闪身进入林中,穿过树林,果然有座小山丘,不足百米高。飞掠上山,见有一庙,建在一颗大树下;无院无墙,庙前一片平地,甚为宽广。

    庙宇破败之极,旁边两间庙殿已经倒塌,只余中间的正殿还算完好。进到殿内,入目见有一座青面神像,身披树叶,手持木杖,正是此庙供奉的山神衹。

    陈铮后脚刚迈入庙殿,还没看清庙内陈设,突然一道凌厉气劲斩来。心中猛的一惊,鬼影无踪使出,瞬间退出庙殿。身如飞电,不带起一丝风声。

    “锵啷”一声,拨刀出鞘,手握泣血刀向前挥出,一道血光迎向紧追而来的气劲。

    随着他的修为突破到后天五层,鬼影无踪越发玄妙,飞掠之际,不仅没有带起丝毫风声,而且身形变幻莫测,只留下一丝淡淡的影子。

    远远看着,就像一只鬼魂出没,鬼影之名,终于名符其实。

    “好身法!”

    突然,庙里传出一道陌生的声音,对陈铮的反应与身法不禁赞叹起来。

    “庙里还有人,沈玉哪去了?”

    陈铮念头如电,一闪而逝,丝毫不影向他的刀法。面对紧追不舍的敌人,甩开一切念头,准备先把此人解决掉。

    血色刀光斩破紧追而是来的气劲,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:“好刀法,数月不见,你的刀法又进步了。正好比试一番!”

    “我靠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陈铮不由叫骂出声,竟是胡一飞这个二货神经病。一刀未中,胡一飞再次出刀,这一次使出了连环刀法,天罡三十六式刀法在他手中使出,刀光纵横,形成一片“星域”,把陈铮团团围在中间。

    陈铮非吴下阿蒙,再次面对胡一飞,手腕微微一震,泣血刀发出清响的铮鸣声,一抹猩红妖艳的刀光陡然冲天而起,斩破了包围周身的星域。

    他的刀法已入至柔之境,一刀击破胡一飞的连环刀法,乘机反击,刀光迅捷而出,泣血刀直取胡一飞项上人头。这一刀似百炼金刚,无坚不催,又如淑女传情,含羞带情,尽得刚柔并济之妙。

    面对陈铮这一式刚中带柔,至柔如水的一刀,胡一飞怪叫一声,飞身而起,一口气劈出十几刀,刀光凝练,组成一道罗网向陈铮罩下。

    “好刀法!”

    胡一飞双眼放光,大呼一声。

    陈铮数月不见,刀法涨进出乎他的意料,这一式刀法使的出神入化,没有丝毫破绽。

    双方刀来互往,竟然没有一次相交。面对胡一飞的天罡三十六式,陈铮一招无功,随之使出了风雷九击,天空猛的划过一道雷光劈向胡一飞。

    这一刀隐有风雷之声相伴,刀随念起,雷音乍起,尽得“雷”字精髓。

    泣血刀震颤着发出一声轻鸣,与胡一飞的雁翎刀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两刀交击,发出一声脆音,一道气波由双刀互击点扩散开来。陈铮连忙后退,挥刀斩向气波,气浪一分为二,从他的身侧消失。

    胡一飞又是另一番风光,连出十几记快刀击破陈铮的攻击,天罡三十六式施展开来,一刀密如一刀,狂如暴风,刀刀相连,演化出一座由刀光构成的天罡星座。出刀之快速,应变之敏锐,已臻刀法之极境。

    陈铮一击无攻,如潮而退,就要避开胡一飞的锋芒。

    他刚才使出了风雷九击刀法,因未至大成之境,风雷二意转换之间晦涩无比,被胡一飞抓住机会,连施快刀,轻而易攻破了刀法。

    陈铮的身形倏忽而退,鬼影无踪化为一道淡淡影子,直接脱出胡一飞刀光笼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