灶坑下还有一人把守,冲着陈铮行了一礼,带头着一条弯绕曲折的地道向前小步挪动,地道只有半人高,必须弯着腰才能行走,曲曲折折,想快也快不起来。

    往里走了大概一百来米,看见一扇木门,估计是从头顶的屋子里拆下来的,破破烂烂的。

    木门半掩,从里面透出了灯光。

    刚进门,沈玉带头行礼:“参见候爷!见过卓先生!”

    “不需多礼!”

    陈铮朝众人挥挥手,打量起这间屋子。

    可能新挖不久,地面有股潮气,垫了一层干草,干草上又铺了一张草席。草席中间摆着一张小木几,放着一盏油灯,发出昏黄的光芒,灯芯被挑出很长一截,发出劈哩啪啦的燃烧声。

    灯焰偶尔腾起来,光焰大涨,把屋子照的极亮。

    “地下室住惯了,执行任务还要挖个地道藏身,都快成地老鼠了。这些人将来进入渔阳候府,是不是也要挖一道地道?若真如此,我的渔阳候府干脆取名老鼠窝算了。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无聊吐槽,嘴上却夸赞不已:“这地方很隐蔽,看来你们也费了一番心思呢!”

    看到房内一角还有一扇木门,猜想必是另外一条出口。

    “金山人多眼杂,各方势力汇聚,属下为了隐藏行踪,才想到这个方法。这里只是一个秘密联络点,除非有情报送来,弟兄们轻易不会来此。”

    沈玉连忙解释起来。

    陈铮挥挥手,盘坐在地上,对沈玉说道:“不必解释,你办事我放心。最近,宋城有什么异常举动没有?”

    沈玉沉思片刻,开口说道:“城内戒备森严,属下曾派了一位弟兄潜入城内,到现在也没有传出有用的消息,估计折在里面了。其他势力也都损失惨重。城内许进不许出,又有先天高手坐镇,普通高手很难不被发现。

    最近,赵氏正在招集高手向宋城汇聚,可能要做困兽之斗。都是一些好手,甚至有先天化境被招入宋城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打探清楚,城内有多少先天高手?”

    沈玉摇摇头,解释道:“咱们在洞天之内根基浅薄,比不上那些老牌势力,只能通过一些江湖传言推测,先天高手的数量可能在十几名左右。赵宋三百余年的积累,先天高手的数量至少往上翻一番。属下猜测,赵宋甚至隐藏有先天之上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也不是没可能,太祖洞天虽然限制先天高手的突破,但是别忘了,这里可是赵氏太祖开辟,保不准会给赵氏留下突破先天化境的后门,突然冒出两三个成就了阴神的宗师级高手,陈铮一点都不奇怪。

    “吩咐弟兄们,各方势力强攻宋城前不要出头,隐敝潜伏,集结待命,我估计攻打宋城的时间快到了。你与玄天剑派的顾轻舟有联系吗?”

    沈玉摇摇头,道:“自上次分开,就一直没有此人的消息。宋城未暴露前,赵氏疯狂追杀十宗十道的弟子,顾轻舟势单力薄,别说是我,对班濯都十分防备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只能尝试着联系班濯了,派弟兄们在金山要处要道设下联络暗号。金山附近有没有隐蔽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我会派人堪察地形,保证在两天之内找到一处隐蔽之处。”

    陈铮闻言点了点头,又交待一番后就不在说话,其他人慑于他的魔威,也都默默打坐。

    就着灯光,陈铮掏出紫气东来心法的秘笈,开始翻看起来。

    大战将临,越到这个时候,陈铮越是抓紧每一刻时间提升自己的实力。

    真武道宫源于太一道派,做为正道十宗之一,太一道派传承源远,可追溯到三千年以前诸候时代。继承了太一道派武学精义真武道宫,历经三百年发展,镇派绝学紫气东来心法不断改进,已是上乘的功法。

    功法开篇,阐述炼气运力之总纲,中篇讲述呼吸吐纳之方法,下篇讲解劲力运使之精要。通篇秘芨夹杂着许多道藏术语,“鸣天鼓,饮玉浆,荡华池,叩金梁”之类。

    若非听过幽泉讲解的《黄泉阴符经》,面对紫气东来心法里夹带的这些术语,绝对跟看天书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紫气东来心法乃是太一道派中内炼一脉的功法,号称“金丹入腹,神通具足”,蕴含着精微深奥的内炼与劲力运用之法。

    陈铮修炼的“血洗天下”,对气血的凝炼与运用,就是一种内劲运用。

    发乎于身体,通达于四肢,激荡筋骨之力,形布于周身之外,这就是内劲,与真气完全是两码事。

    提到内劲,说必说内力。

    劲与力要分不开的,要合起来念,才构成了完成了内劲。劲发于梢,表现在外就是力。内劲运用之中,有句术语叫做“整劲为力”,包含了一整套的内劲理论。

    劲是在五脏六腑、筋骨血肉之中衍生,震荡筋骨,凝聚气血,都是产生劲的方法,这些劲分布于身体内外各处,想要让劲产生作用力,形成杀伤力,就要先整劲。

    就像把丝麻拧成一根绳子,把全身的劲拧成一股,最终作用于体外,就是力。

    由发劲、整劲到产生作用力,形成杀伤力,这是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,具有完整的一套运用体系,不通晓其中的道理,强行使用,就会损伤身体,甚至危及性命。

    陈铮就因不通内劲的玄奥,“血洗天下”运劲法门极为粗糙,所以才造成每使出一次,就要损耗极大的气血,严重时造成气血亏空,折损了根基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,就是对内劲的运用方法太粗暴了,只是一味的催行气血,不懂整合劲力,十分力气只能使出一分,而要造成十分影响力,却要透支一百分潜力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至今没有被摧垮,实在是借了化血功之福。

    内劲与真气是完全不同的存在,内劲存于皮肉筋骨之中,以气血推动,有点类似于内家拳的味道。而真气则是炼精化气,借天地之力修炼而成的一道玄妙之气。

    正因为内劲与真气完全不同,陈铮若要完善“血洗天下”,使之大圆满,就必须精通内劲的运转变化之道。而论内劲运用之道,紫气东来心法是他的首选,毕竟他已经得到了这门功法。

    紫气东来心法做为一流的练劲之法,更多体现为一种运用内劲的法门,真气修为只是副带产物。

    这门神功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优点,在修为低时,可以凭借精妙的内劲控制越级伤敌。

    陈铮逐字逐句的揣摸着紫气东来心法的口诀,同时对照“血洗天下”这门刀法的内劲运用之法,又与他所修炼的各种功法对照,一时间大有收获。

    修炼此功,需每日吞吐一缕朝阳紫气,锻炼脏腑筋骨。入门之后,运功时劲力若有若无,达到小成,吐吞内力绵如云霞,劲力极韧,到大成之后,运使内劲,铺天盖地,势不可当。

    而且吞吐朝阳紫气时,要面对东方,脸乏紫色,故尔有“紫气东来”之称。这是修炼时的异状,紫气东来心法就是由此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