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铮!”

    陈铮拨刀而出,泣血刀划过一道弯曲孤线,在身前布下一层刀网。

    叮叮当当!

    弩箭击中刀身,蕴含的庞大的力量震的陈铮步步后退,差点把握不住刀柄,不由骇然变色,急忙运起鬼影无踪身法,化作数道阴影,泣血刀挥舞如电,不断拨开射来的弩箭。

    另一边的卓未央,面对急射过来的弩箭,视而未见,厉吼一声,一双铁掌翻飞,接连拍出十几记掌劲,震碎了弩箭,飞身直扑黑衣首领。

    “就等你来呢!”

    黑衣首领早已得到情报,卓未央连被两位先天高手重创,从先天化境跌落,甚至不足以保持后天六层以上的境界,加之身受重创,根本不可能短时间治愈。

    以他后天九层的修为,带领十五名殿前武士,足以轻松斩杀。正因为如此,他才自告奋勇,接下这次任务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凶猛的掌劲,排山倒海一般击来,形成强大的空压,如黑云催城,势不可挡。黑衣首领怡然不惧,随手拨出长刀,一记力劈华山之式劈向对方的掌劲。

    掌势如滔,瞬间淹没了黑衣首领的刀光,一道黑影拍在他的刀身上,颈气相撞,黑衣首领只觉胸口一阵窒息感传来,脸色为的苍白无色,身体不由后退,“哇”的吐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骇色变色,指着卓未央大叫道:“后天九层,你不是重伤未愈吗?”

    黑衣首领不可置信的盯着卓未央,脸上布满震骇之色,情报上不是说此人修为跌落了吗?

    卓未央目光冷冽,双眼血光一闪而逝,毫不理会黑衣首领的惊骇,面容似笑非笑,心中暗喜道:“石塔血池因陈候修炼,我不便全力吞纳,如今一位后天九层的高手自动送到面前,正好吞噬了此人的精血,助我突破后天十层之境。”

    卓未央修炼化血功,体内早已潜伏了一丝魔性。此刻,心中突生一股噬血之念,双眼顿时被血光淹没,浑身透出一副漠视生死的气息,乘着黑衣首领立足未稳,飞身扑起,一双铁掌拍向黑衣首领,掌间隐隐乍现一道血光。

    “结阵!”

    不提卓未央扑杀向黑衣首领,十五名殿前武士看见陈铮突然化身无数,一团刀光滚荡而来,齐齐大喝一声,结阵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组成的战阵虽然可以力敌后天五层的高手,但陈铮并非一般后天五层。他所修练的白骨阴风诀乃当世绝顶功法,位列黄泉魔宗四大嫡传功法,更是凝凝了刀势,化血刀法达到圆满之境,其一身战力,面对后天六层也有信心能斩而杀之,足可与后天七层争锋。

    手握刀柄,斜举泣血刀,细长的刀刃上血色缭绕,白骨真气聚于刀锋,“铮”的刀鸣,余音不绝,已然挥刀而出,明艳的刀光汇聚成一图妖美画片,红光弥慢,笼罩向敌方战阵。

    “有我无敌,杀!”

    十五个黑衣武士齐举长刀,结成一片刀网,斩向陈铮。刀网如浪前行,就要把他淹没。

    赵宋曾为一世皇朝,故尔培养出的武士崇尚团体协作,结阵而战。

    陈铮施展出鬼影无踪,犹如风中一片叶子,身法变化莫测,在黑衣武士的刀网中忽左忽右,趋避自如,没有任何人能伤到他。

    右手在身前布下层层刀光,左手施展鬼爪手,一爪探出,满天爪影,白骨真气由五指透出,五道凌厉的气劲在空中穿梭,发出“嗤嗤”的破空声。

    阴冷森寒的气息扩散开来,黑衣武士们突然打了一个冷颤,脸色变的苍白,暗中惊骇:“这小子使的什么功夫,怎的如此阴邪?”

    其中一位黑衣武士只觉一股阴森气息透体而入,全身血液都要被冻结,心中大骇,不由惊声尖叫道:“这小子功夫怪异,大伙儿小心!”

    陈铮一爪逼退数人,“呛”的一声,一缕血色刀光闪烁,刀随人动,斩向此人的头颅。

    刀未近身,一把精钢长刀由身侧刺来,同时另一侧也有劲风扑面而来。陈铮神色凛然,瞳孔收缩。他若一意斩杀面前之敌,必定落的刀穿腹膛的下场,这种赔钱的买卖,他哪里肯做。瞬间做出取舍,身形倏然而止,这种由极速到静止的转变,让周围的黑衣武士难受之极,气息为之一滞,战阵露出一个破绽。

    陈铮猛的一刀劈出,身如飞絮,幻化数道阴影,一名愣神的黑衣武士就见刀光自他眼前亮起,心中大骇,不待反应过来,喉咙随之一凉,从中喷出一道血箭,身体软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一刀斩杀对方,合击战阵瞬间被破,黑衣武士们连忙变阵,陈铮哪会给他们变阵的机会,泣血刀如一条毒蛇般,再次点中另一名武士的手腕上,刀身一拉一带,“铛啷”一声,对方手筋被挑断,长刀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一切说来话长,却只在一瞬之间,两名黑衣武士就一死一伤。

    圆满之境的化血刀法,在陈铮施展开来后,浑然天成,不留痕迹。再杀一人,陈铮横身挪移,间不可差的避过杀来的刀锋,挥刀间又一名武士喷射血泉倒地,身形幻化,十几道阴影分进合击,不等黑衣武士分辩真假,已然脱出战阵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身法妖异,都给我打起精神来!”

    其中一位黑衣武士打了一个激灵,吼叫起来。

    陈铮的鬼影无踪变化间犹如鬼魅,让人防不胜防,众人平生未见,再这样下云,恐怕就要被他个个击破,死伤怠尽了。

    同伴身死,众人被激起了血性,奋不顾身的向陈铮飞扑而上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”一连数道气劲破空声响,陈铮移形换位,鬼影无踪施展间,连挥十几刀,刀刀寒气逼人,淡淡血色四起,把所有人笼罩在血光之中,如同狂风侵袭,无孔不入,贯穿了数人的咽喉。

    不多时,赵氏十五名殿前武士全无活口,陈铮立身群尸之间,脚下满是鲜血流淌。

    这一番厮杀持续的时间不长,前后不超过一刻钟,却让陈铮杀的尽兴无比,持刀立于尸体之间,感觉到浑身每个毛孔都发出舒爽兴奋的气息,不由哈哈大笑起来:“痛快,痛快之极!”

    十五名足以斩杀数位后天五层的武士,被他一番厮杀过后,尸横遍野,死伤怠尽,陈铮终于意识到,自己的实力已然今非昔比。就算再遇到秦珂琴一级的高手,也不会被一击,毫无还手之力,心情舒畅之余,念头痛达,猛然抓起一位未断气的黑衣武士,以化血功吞噬对方的精血,尽情的发泄着自己着的情绪。

    陈铮吞尽黑衣武士的精血,嘴角依然残留着一丝血迹,随手扔掉断气的尸体,冲着卓未央高声叫道:“卓先生,速战速决,咱们行踪暴露,需尽快离开这里,免的节外生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