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过半年的积蓄,血池中的血液越聚越多,池边散布着数百具尸骨,尽是受尽折磨,被活生生放干血液而死。死后怨气不散,融入血池之中,开始吞纳天地阴气,令得整个血池上方都被浓浓的阴气笼罩起来,形万一片灰暗的雾气。

    阴气浓郁,凝为灰雾,又有血池相助,陈铮的修炼速度不断加速,内伤还没有痊愈,他的修为倒提升极快,甚至触摸冲击第六层前的屏障。

    血池边上,陈铮全心运转白骨阴风诀,吞纳阴气,白骨真气在经脉中不断运行,每一周天,体内聚积的精气就被炼化成一缕真气。

    功行九周,白骨真气归入丹田气海,被一团黑色的漩窝吞噬,最终凝炼,压缩成雾状,然后被漩窝甩出去,重新散为无形无质的气状。

    如此一进一出,白骨真气被粹练的更加精纯,开始在经脉中不断消磨着第六层的屏障。

    十二正经,每一条经脉之前都有一处窍穴,被一层无形有质之质阻挡包裹着,真气到达此处,若不能击破这层阻碍,就不能通行到下一条经脉之中,这就是所谓的修为壁障。

    有着血池相助,陈铮可以很快的积累白骨真气,最终打通这层壁障,但他故意放缓了真气的积累,一心磨炼真气,使之不断精纯,为后期突破第七层打下坚实的根基。

    自被碧月重伤后,潜居石塔十几天才把内伤疗治痊愈,陈铮算了算时间,距离沈玉离开已经过了五六天,决定即刻动身,前往宋城,以免错过各方势力攻打宋城的时机。

    他身无一物,用不着收拾东西,封闭了石塔地下室,带着卓未央悄无声息的离开靖王镇。

    陈铮自认为离走的无声无息,没想到素心观一直在暗中监视着他。他前脚刚迈出靖王镇,素心观的暗控后脚就报告了碧月。

    “陈铮身边只有卓未央一个人跟着?”

    看着汇报消息的暗探,碧月轻轻挥舞着手中拂尖,表情意味深长,若有所思道:“此子果然不可小觑,竟然真把卓未央收服了。”

    “卓未央可是先天化境,有此人在陈铮背后撑腰,恐怕是个极大的变数,要不要通知宋城?”

    这位暗探全身罩着抖蓬,声音尖细,身体骨骼宽壮,竟是个男子。闻言,不由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碧月手中拂尖用力一挥,浑然没把卓未央看在眼中,淡淡的说道:“不用,卓未央被两次重创,修为早已跌落先天化境,如今能否保持后天六层还是未知之数。两个后天六层修为之人,翻不起多大的浪。

    咱们的目标是夺取太祖秘录,有了太祖秘录,咱们素心观一脉就可以得到太素宫清宁真人庇佑,不再在无根浮萍。

    晓静天生一颗赤真道心,若能修炼太素真气,将来天人之境有望。所以,这次务必何证夺得一份祖脉之气。”

    “陈铮与卓未央二人,观主准备怎么处置?”

    “把消息透露给赵氏,想必他们对卓未央很感兴趣。若连赵宋这一关都过不了,哪有资格做晓静的护道人,干脆去死好了,省的浪费粮食。”

    听到碧月如此冷漠的话,暗探心神猛的一震,把头俯的更低,小心说道:“小人这就去安排,把卓未央的消息透露给赵氏。”

    碧月挥了挥手,暗探知趣的躬身退走。

    离开靖王镇,陈铮与卓未央直奔宋城,还没有走出临安城地界,突然一群黑衣劲装武士把他们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这些武士个个精悍,双目精光四溢,身穿黑色劲装,黑布蒙面,手持长刀,腰挂弩箭,进退之间,井然有序,如同令行禁止的军队,甚至比一般的军队都精锐。

    “这群精锐武士从哪里冒出来的?”

    陈铮心中异常震骇,双手不禁按在刀柄上,脸色凝重之极,身陷重围,这次真的是凶多吉少了。

    “赵氏殿前武士?”

    卓未央第一眼看到这些武士后,双眼猛的爆的一团赤光,惊声叫道。陈铮侧目向他看去,卓未央脸色难看之极,语气凝重的说道:“赵宋有一支家兵,每个人的实力都不低于后天三层。这些殿前武士,都上由家兵中的精锐组成,精通合击之术,寻常五名后天三层的武士组成战阵,就能力敌后五层的高手,精锐异常,悍不畏死,乃是赵宋培养的死士一流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死士”二字,本就黑如锅底的陈铮,脸色越发阴沉的可怕。眼中血光盈盈,一道道阴气开始汇聚于身体周围,受他精神影响,泣血刀同时发出“嗡嗡”的铮鸣声。

    这一队黑衣武士,除去为首头领,足足十五人。按照卓未央的评价,可以组成三个战阵,相当于三名后天五层的高手。

    战阵不同于单打独斗,若是组阵之人配合默契,搏杀经验丰富,足可轻易斩杀后天五层的高手。

    再说陈铮冲出林外,突然迎面锐风破空,陈铮身子拔天而起,一支箭矢从他面侧擦过。看见一队十多个黑衣人,横眉冷笑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卓未央,康氏一脉已亡,你束手就擒吧!家老之命,只要你献出阴阳造化功,可以让你进入供奉堂,从前之事既往不咎。”

    卓未央闻言,面露嘲弄之色,语带设讽道:“赵氏果然无人了,竟然派一个后天九层的蝼蚁前来送死。”

    被卓未央称为蝼蚁,黑衣首领眼中恼火之色一闪而逝,怒哼道:“死到临头,不过是图争口舌之利,毫无意义。”

    “赵氏这段时间损失不轻吧,不然怎么会连一个半步先天都派不出来,让你这个后天九层的蝼蚁来送死。

    宋城风云汇聚,赵宋穷途末路,已是回天乏术,距离覆灭不远。你们这些殿前武士不赶紧逃命,还敢四处招摇,果然是气数将尽,竟然来自寻死路。”

    黑衣首领沉府极深,面对卓未央的挑衅,丝毫不动神色,双眼漠然的注视着卓未央,突然伸手一挥,厉声喝道:“冥顽不灵,杀!”

    “杀”出口,十五名黑衣武士动作迅速,瞬间举弩,瞄准卓未央与陈铮二人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……”

    几十支弩箭组成一团黑云覆盖向陈铮二人,弩箭破空,发出尖锐的声音,好似黑色闪电般簇射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