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可能啊!”

    陈铮皱起了眉头,自己与素心观暗中合作,虽然碧月另有谋算,但也不至于用假消息蒙骗自己。

    退一步想,素心观果真蒙骗他,目的是什么?杀人灭口用不着这么大废周章,若说素心观与赵宋合谋,也说不通。此次太祖洞天出世,各派高手齐聚,赵宋一脉注定要被覆灭,素心观不可能这么短视,为了区区赵宋余孽而得罪正道十宗,除非有些自己不知的隐秘。

    “素心观隐藏着什么秘密呢?”

    陈铮甩了下头,向沈玉求教道:“素心观假传消息于我,你觉得是她一家之举,还是七大派与赵宋合谋,或是另有势力在暗中推波助澜?”

    陈铮给出的情报太少,沈玉思考良久,摇摇头道:“属下惭愧!”

    坐在血池边的卓未央,如同一个活死人般,已经很久没有动静了。听到陈沈二人的讨论,突然开口道:“我在康氏修行时,上代护道人怀疑素心观乃是界外太素宫在洞天布置的棋子。不光素心观,真武道宫,大禅寺也都与界外正道十宗有关联。”

    卓未央透露出的隐秘,让陈铮与沈玉脸色猛的大变,二人齐声叫骂道:“王八蛋,正道十宗想要借刀杀人,坐收渔利,太阴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素心观,真武道宫,大禅寺,三大派准备在背后捅赵宋的一刀,陈铮可不愿意当刀子,做炮灰。

    “候爷不用担心,咱们的实力也不弱。况且,敌在明我在暗,正道十宗想要吃独食可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听到沈玉的话,陈铮恍然而悟,目光看向卓未央,有这位先天高化坐镇,再加上一个半步先天的顾轻舟,他们这一方的实力也不弱了。

    “卓先生的修为恢复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陈铮连忙问道,心里却憋屈的难受,明明一位先天高手,如今却成个了半废之人。

    他也不想想,卓未央实力尤在,早就被人家一掌拍死了,哪里能得到阴阳造经功,还在这里夸夸其谈。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了宋城是个陷井,咱们还去吗?”

    “去,怎么能不去!”

    陈铮撇了一眼旁边的卓未央,沉声说道,“赵宋数百年积蕴,不知有多少人想去捞一把好处呢。再说,赵文奇被关在宋城,我们不能视而不见,总要想办法把他给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决定前往宋城后,沈玉就被留在了石塔内,借助血池之力提升修为。

    不过半年多一点,沈玉的真气修为已达后天三层。看着盘坐于血池边的沈玉,陈铮眼中血光一闪而逝,暗中惊诧道:“这沈玉资质果然极佳,兼之读书明道,养就一身浩然正阳之气,竟能抵抗住魔气的侵染,读书人亦非一无是处。”

    看到沈玉一身书卷气,修炼化血功时并没有产生丝毫的魔气,心中诧异无比。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,陈铮没那么大的好奇心,非要知道不可,他也不是妒忌贤能之人,看到沈玉修为提升迅速,就容不下他。

    沈玉是纯粹的读书人,已经把书读到骨子里了。此前经历过一番大难后,浴火重生,明心见性,腹内养出有一股书华之气,足以镇压修行化血功产生的魔性。

    沈玉偶尔关注着盘坐血池边的陈铮,见他眼中盈红血光迸射,即而收敛,大为吃惊,震骇不已。

    同修化血功,他自然明白这种异象代表着什么,陈铮已然把化血功修炼到大成之境。

    大战在际,陈铮三人待在血池边,一顾外界纷扰,一心提升实力。

    这一日,一位血衣人进来,向陈铮禀告:“素心观送来信息,宋城的位置暴露,各派高手已经往宋城汇聚,问咱们什么时候动身?”

    陈铮颇感意外的说道:“这么快就暴露了,看来七大派与赵宋也按捺不住了。告诉素心观,咱们已经安排妥当,三五日之内就前往宋城。打发了素心观后,召集所有人,今夜分批前往宋城附近潜伏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明白!”

    正闭目搬运真气的沈玉,闻言突然停止行功,对陈铮说道:“正道十宗准备动手了,宋城风云汇聚,我准备先行一步,去宋城打个前哨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!”

    陈铮点头同意,叮嘱他道:“到了宋城不要轻举妄动,也不要与素心观联系。碧月老道姑恐怕对咱们不怀好意。”

    决定了前往宋城,陈铮此时就是做足了准备,同意沈玉先行一步做前哨,为保万无一失,又吩咐把守石塔一层靖氏家老亲自带着一队血衣卫伪装后,混入各方势力之中。

    一切能调动的力量全都派了出去,石塔内只剩下他与卓未央二人。

    “卓先生,不知《血神经》推演的如何了?”

    自收服卓未央后,陈铮与他时常论武,二人为了补全《葵阳心经》,糅合诸般功法心诀进行推演,最终依然未能令《葵阳心经》无缺。

    卓未央苦参化血功,反倒融合了《化血神功》及其二十七幅图谱,从中衍化出一门《血神经》。

    修炼这门功法时,需不断吞噬人血补益自身,乃是一等一的魔道功法,血神真气中蕴含剧烈的血毒,一旦沾染,就会引发心火,焚身而亡。

    按照陈铮设想,《血神经》大成后可以分化一道血神子,侵入对方体内,从而达到控制对方生死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推演到了后天九层,卡在了天人合一之前。除非能找到一门类似的功法,相互参考,不然《血神经》至此已到尽头。”

    卓未央极度惋惜的说道,他在《血神经》上耗费了极大的心力,却因《化血神功》底蕴不足,卡在天人合一之关,无法再进一步。

    抛开这门功法的残忍歹毒之性,血神经无疑是一门极上层的功法,而且修练速度极快。借助血池之力,可以在最短的时间的培养出一批后天境武者。

    石塔内的诸多血衣卫,就是陈铮与卓未央用来试验血神经的对象,只花了半年时间,就有一批资质极佳者达到了后天四五层的修为。不过这批人因为修炼不完整的血神经,修为越高,对身体的催残就越严重,直到潜能耗尽,身体崩溃而亡。

    血神经未得后天圆满之境,陈铮心中略感可惜,不过推演一门功法非朝夕可成,将来有机会再想法补全。

    经过这段时间的修养,陈铮的内伤只差一线就可以痊愈,眼见诸派就要攻打宋城,陈铮抓紧时间开始疗伤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