石塔外的世界,风云汇聚,无论洞天内的江湖高手,还是界外各派弟子,全都把目光聚集在“宋城”两个字上。分属敌对的双方,心照不宣的停止了激战,很默契的把目标对准了七大派与赵宋。

    陈铮是从素心观得到的消息,洞天祖脉的位置已经确定,他有些着急了。若非内伤没有痊愈,早就冲出石塔了。

    盘坐在血池边,默运白骨阴风诀,功行九转之后,陈铮拨出泣血刀,凝神站立,风雷九击刀法在脑子里过了一遍,缓缓演练起这门刀法。

    自从见了班濯以这门刀法对敌,陈铮领悟颇多,每日都要抽出一些时间用来参悟推理,期待能把这门刀法提升到大成之境。

    天下武技千万,皆被划分为:入门,小成,大成,圆满四重境界,入门、小成重技法,大成、圆满重意境。

    风雷九击刀法若要晋级到大成之境,须以“招”悟“意”,参悟这一门刀法的风雷之意境,这已经涉及到精神方面的修持。对未领悟“天人合一”之境的后天境武者,实力太困难。

    天下武者,十之七八在未突破后天十层前,武技止步于小成之境。剩下十之一二,都是万中无一,精才绝艳之辈,凝聚了武道之势,强行把武技推升到大成甚至圆满之境。

    陈铮也在是机缘巧合之下,凝聚出刀势雏形,才在刀法一途上有了现在的成绩。

    风雷九击刀法要推升到大成之境,修练时就要弃“招”重“意”,堪破刀法蕴含的风雷之势。陈铮有过修练化血刀法的经验,对他参悟风雷刀法很有帮助。

    这一门刀法,历代青云宗高手不断精修改良,几乎达到完美之境,没有丝毫破绽。随着不断参悟,陈铮甚至透过刀法触摸到了青云宗历代高手的念头意境,化血刀法也随之有所提升。

    想要悟出一门刀法的意境,不是一朝一夕之功。陈铮以心演刀,凝聚风雷之意,演练完九式刀法之后,散去风雷之意,开始推演自己的“血洗天下”。

    自“血洗天下”创演而出,多次为陈铮斩杀强敌,令他以弱胜强。这门绝招由化血刀法推演而出,化血刀法的升华,“血洗天下”也随之提升。

    如今陈铮武学修养大增,突然产生要把“血洗天下”化为常规招式的念头,如若取得成功,他的战力必将极大的提升。

    精神晋入“观神普照,无思无念”之境,以精神反照周身内外,感应着“血洗天下”施展时体内气血的细微变化。

    通过不断观察这种细微变化,总结变化规律,探索到这些细微变化的因由,进而达到自如掌控,使“血洗天下”对气血的消耗变的可控,便能使之成为常规招式。

    观察体悟气血的细微变化,必须施展“血洗天下”,以陈铮本身气血储备,最多只能使出十招,这还是他的“血洗天下”大成,气血消耗降低。若换作以前,最多使出三招,陈铮的气血就会被抽空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他借助血池之力,无虑气血消耗,能无所顾忌的施展血洗天下,因而进步斐然。

    秋逝冬来,寒霜罩地,入冬已月半。

    “此方洞天七大派之一的真武道宫,有一门紫气东来心法,劲力运用存乎一心,是一等一的内劲运用法门,若能弄到这门功法,融入我的刀法之中,必能使血洗天下更进一步。”

    血洗天下遇到了瓶颈,想要更进一步,陈铮不由想到了真武道宫的紫气东来心法。

    “有了紫气东来心法与血池相助,一定可以把血洗天下推至圆满之境。”

    真武道宫的紫气东来心法距他有些遥远,陈铮只在心中存个念想,若有机会得到,自然欢喜,得不到也不太在意。他的根本还是白骨阴风诀,若能早日达到后天十层,领悟“天人合一”之境,无论是化血刀法,还是“血洗天下”自然水到渠成,威力大增。

    收起各种念头,再次盘坐在血池边,精神晋入“观神普照,无思无念”之中,感应着天地间的一缕缕阴气渗入体内,不断以白骨阴风诀融炼起来,强化自身的骨骼。

    白骨阴风诀突破后天五层,晋入银骨境,一身骨骼向银白色转化。陈铮骨骼表面就有玄玉般的光华流动,让他的骨骼变的更加坚韧,刀剑难伤,使陈铮的力量与身体承受力大为增强。

    就连吸收天地阴气的速度也加快许多,骨髓中转化出的白骨精气精纯无比,好比窖藏了上百年的老酒,醇厚无比。骨髓白如雪霜,粘稠无比,好似要凝成固体般。。

    突然,陈铮睁开眼睛,双目中血光暴射而出,盈盈血光透出妖异恐怖的气息,抬头看向铁门。

    门后传来脚步声,有人扣门,声音恭敬道:“临安故人,沈玉特来拜见候爷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!”

    陈铮的声音阴冷无比,不带丝毫感情。话音刚落,铁门被打开,一位血衣人引着一位身穿青衣的男子进来。

    铁门打开,一股浓烈的血腥气扑鼻而至,青衣人脸色瞬间大变,强忍着呕吐之意,来到血池边,双手作揖,恭声道:“沈玉见过候爷!”

    这位青衣男子,体形消瘦,身上一股浓浓书卷气,竟是陈铮在临安城遇到的那位乞丐。

    当初陈铮传给他两门功法,化血功与观神普照经,这才半年多一点,此人的腿伤已经痊愈,双眼内蕴神光,显露出深厚精纯的真气修为。

    “事别三日,当刮目相看,我果然没有看错你。”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沈玉,气质卓然,姿态从容,陈铮亦是大吃一惊。才半年多,当初的乞儿已经脱胎换骨,像变了一个人似的。

    沈玉态度恭敬,站在陈铮面前,一直躬着腰身,神色肃穆道:“候爷再造之恩,属下万死不足报其一,候爷有令,属下赴汤蹈火,在所不惜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你我有缘,不必以属下自称。你不是与玄天剑派的顾轻舟在一起吗,怎么突然来了靖王镇?”陈铮冲他虚手一挥,柔和的劲力把沈玉扶了起来,心有疑惑的问道。

    沈玉闻言,脸色变的严肃无比,拱了拱手道:“洞天祖脉与阴阳造化功的消息传遍天下,班濯传讯于顾轻舟,其中有诈,洞天祖脉根本不在宋城。为免候爷身入险境,属下这才冒险前来传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