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小友不若就在这里疗伤吧,我素心观的草还丹最善调理内伤。”碧月热情的出言挽留,好似陈铮的内伤与她无关似的。

    老道姑看着风韵尤存,实力面黑心厚,算计颇深,陈铮才不会令自己置身险地,谁知道碧月会不会杀人灭口。

    他在黄泉魔宗做任务得到的百转熊蛇丹,是当世绝顶的疗伤圣药,怎么会贪图素心观的丹药,不怕被对方下毒吗!

    婉言谢绝了碧月的挽留,陈铮离开素心观的秘密据点,回到镇外石塔。

    “你受伤了?”

    进入石塔的地下室,陈铮脸色苍白的盘坐在血池边,卓未央惊异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被素心观的碧月道姑所伤!”

    陈铮冷哼一声,语气颇为不善的丢下一句话,从怀中掏出九转熊蛇丹吞入口中,和着唾液咽下去,运行白骨心法化解药力。

    卓未央见他脸色不愉,打消了心中的好奇,脸上浮出一丝怪异的笑容。他已知道陈铮与素心观暗中勾结,没想到今日却被碧月所伤。

    此子心思深沉,阴狠果断,如今阴沟里翻了船,卓未央心中莫名的生出一股喜悦。

    盘坐在血池旁边,陈铮心若忘我,运转白骨心法,九转熊蛇丹的药力散发开来,一缕缕清凉的气息钻入五脏六腑,火辣辣的疼痛感瞬间消失,体内被一股清凉气息包围。

    随之以观神普照经心法调动体内生生之气,开始修补受创的脏腑。

    如今内伤未愈,暂时打消了离开靖王镇之心,每日打磨真气,疗治内伤,日子过的飞快。

    后天五层后期,十二正经只差最后的足三阳经脉未通。尤其借助血池之力修行,他的白骨阴风诀进境迅速,银骨境彻底圆满。

    此刻,陈铮如若内视,就能看见自己的骨髓通体银白,盈盈有白玉玄光流转,传说之中的“玉骨”相似。

    白骨阴风诀四大境界,铁骨,银骨,金骨,玉骨,其中铁骨境与银骨境因为承受能力有限,只能被动借动阴风修炼,而到了金骨境后,就可以主动以阴风融炼骨骼,从而加速修行的速度。

    盘坐于血池之边,陈铮体内的白骨真气于经脉中缓缓流动,连绵不绝,隐隐间,他感应到一层坚固的屏障,坚韧顽固,好似钢铁铸成的堤坝,拦在了白骨真气运行的前方,不让他越雷池一步。

    感应到这一层屏障,陈铮心有所悟:“这就是破入后天六层的瓶颈,若不能打破这层屏障,修为就无法晋升,会被永久困在后天五层。”

    陈铮刚突破五层后期不久,积累不足,以现在的真气精纯度还不能击破后天六层的屏障。

    这层屏障有质无形,其本质确是一处窍穴,乃足三阴与三阳交汇之点,被一道玄之又玄的特质包围,只有击破这层屏障,真气经过窍穴才能进入足三阳经脉之中。

    转转白骨心法,陈铮调动一缕气接近挡在足三阳经前的屏障,小心翼翼的以真气消磨这层屏障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过程,窍穴被一层有质无形的玄奇特质包裹,真气刚一接近,陈铮顿时幻象丛生,浮显出一重地狱之景,厉鬼冲他嘶吼,怨魂向他扑来,遍地的白骨,目光尽头是无边无际的血海,血浪滔天,充塞着酷烈、杀戳、绝望、阴郁等等的负面气息,一副无间地狱的景象。

    陈铮目光垂落,眼中血光盈盈,随着幻象中血海的浪涌,生出阵阵波澜。他冷哼一声,绝灭无情的精神化为一股锋锐冰寒的刀势,真接把诸多杂念幻想斩杀怠尽。

    他每次修炼白骨阴风诀,以真气消磨玄关屏障,都会陷入无间地狱的幻象之中。初时,他只能凝神定心,被动脱离幻象。

    陈铮自从凝炼刀势雏形之后,每一次陷入幻象之中,便以刀势斩破幻象。修行到如如今,他已经堪破了这重幻象的本质,实则就是他心魔念头的具现化,每次斩破幻象,就等于斩灭一缕心魔,他的精神随之纯粹一分。

    武学修行中,一步一劫,关卡重重,修行越深,产生的心魔就越可怕。尤其魔道中人,沾染了魔性,更容易受心魔干扰,稍有不慎,就会被魔性侵蚀,陷入万劫不复之境。

    借刀势斩灭心魔念头,精纯的白骨真气经过一重重窍穴,在九条经脉中运行。陈铮盘坐在血池边,如同一尊雕像一般,阴气在他身边汇聚,凝结为一层白蒙蒙的雾气,阴邪森寒的气机弥慢扩散,透出浓浓的恶意。

    阴郁白雾之中,隐隐显化一尊面容模糊不清的白骨魔相,竟然与当初他在奈何桥考核时遭遇的那头白骨妖魔有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陈铮不断把天地阴气吞纳入体,借助血池中的精气融炼自身气血,一丝丝的阴气被他融入骨骼之中。精纯醇厚的白骨精气渗出骨骼,最后被他炼化为真气。

    无数的阴气被他吸纳入体内,气血受此激发,产生一缕阳和之气,与体内的阴气稍一接触,阴阳相吸,竟然相互融合起来。

    阴气中的死气与这一缕阳之气相融,化生出一缕玄妙的气机,瞬间沉淀于丹田气海之中。

    陈铮突然发生一声低沉的吼声,如闷雷爆响,震动血池产生阵阵波浪,发出哗哗的流动声,血水翻腾着散发出浓郁的血腥气味,整个地下室充满了令人呕吐的腥臭味。

    “阴阳交汇,生死相济,没想到借助疗伤之机,让我对白骨阴风诀的领悟又进一层。”

    陈铮按下心中激奋的情绪,缓缓把白骨真气收敛于丹田之中温养,方才停止运功。

    白骨阴风诀是他的根基之法,参悟的玄妙越精深,这门功法的进境就越快。这一番领悟,说不定能让他在离开太祖洞天之前,突破到后天六层。

    突然,陈铮身形一跃而起,化为一缕鬼影,阴风一过,转瞬间就消失在血池边。

    陈铮在石塔闭关潜修,却不知外界都快要翻天了。

    传闻赵宋太祖成就洞天之后,创出一门阴阳造化功,直指天人之境,曾传于赵宋康氏一脉。半年前,康氏被瘟道人吕岳灭门,阴阳造化功随着康氏唯一血脉而流落于江湖之中。

    “谁能抓住赵文奇,谁就可以得到阴阳造化功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是谁传出了这句谣言,无论洞天内的土著,还是界外各派弟子,全都疯狂了。

    直指天人之境的绝世功法,这是多大的奇遇,若是能得到,绝对可以令自己一飞冲天。

    无数人开始四处寻找赵文奇的行踪,可惜,赵文奇已被赵宋余孽关押在了宋城。找不到赵文奇,众人把目光对准了瘟道人,康氏被他灭门,此人一定有阴阳造化功的线索,说不定已经得到这门神功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洞天之内混乱至极,杀伐四起,血流成河。

    好似有一只幕后黑手在推动,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众人还震骇于阴阳造化功流落江湖,又一则消息令所有人大哗,洞天祖脉的位置已经确定,就在赵宋祖地,宋城之内。

    同时,身怀阴阳造化功的赵文奇也被关押在宋城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