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微微亮,早已养成的习惯让陈铮睁开眼睛,脑海里的画面依旧停留在昨夜被人袭击,重伤晕死的场景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里,我还没有死吗,是谁救了我?”

    本以为必死的结局,没想到自己又活过来了。陈铮甩掉心中的疑问,缓缓起身,突然五脏六腑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,好像被撕裂一般,不由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看到一个人爬睡在床榻边,陈铮微微一惊:“常晓静,她不是和碧月在一起吗?难道昨天救我的人是碧月?”

    看着熟睡中的常晓静,陈铮心中涌现出一丝感动。昨天晕迷不醒,小姑娘照顾了自己一整个晚上吧?

    生怕将熟睡中的常晓静惊醒,陈铮动作很劲柔的翻下床榻,落地无声,轻轻打开房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清晨一股细风吹来,陈铮大脑为之一清,彻底回想起,昨天晕迷前似乎听到一声女子娇喊,想来就是常晓静了。

    “袭击我的人是碧月吗,她为什么袭击我?是为了阴阳造化功吗?”

    陈铮脸色随之一沉,本就因内伤而苍白的面色变的毫无血色。若非把阴阳造化功的秘芨给了班濯,一旦入了碧月之手,自己恐怕要被杀人灭口了吧?

    碧月昨晚没有杀自己,想必是没有从自己身上得到阴阳造化功的缘故吧!

    难怪陈铮会这样想,他昨夜返回,刚进门就迎来对方的雷霆一击。施展出浑身解数,依然被对方两三招之内打的重伤晕死。很明显,当时的碧月心存杀机,或许如自己所猜测,因为没有搜到阴阳造化功,才饶了自己一命。

    “陈少侠醒了?”

    碧月一身素色道袍,风韵尤存,笑盈盈的走过来,向他询问起身体的伤势,就像昨天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。果然,能够成为一派掌门人,脸黑心厚都是必备技能。

    伸手不打笑脸人,何况现在身居屋檐之下,陈铮连忙拱手作揖道:“陈铮见过观主!如今洞天各大门派正与界外各宗交战,观主日理万机,怎么有遐来了靖王镇?”

    “正因为局势紧张,素心观也成了各方的焦点,为了避免意外产生,这才深夜赶来靖王镇。我已经得知,赵文奇被抓,如今被关押在了赵宋祖地宋城之中,特意来给小友送个信。”

    意外从碧月口中得到赵文奇的下落,陈铮连忙抱拳,谢道:“劳烦观主亲自送信,陈铮实不敢当。敢问观主,不知宋城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堂堂的素心观之主,亲自到靖王镇送消息,陈铮的脑袋被门挤了才会相信。不就是为了阴阳造化功吗,还顾作矜持,拐弯抹角的不好意思明言。

    陈铮不屑一顾,心里却对碧月防备起来。

    宋城是太祖当年的闭关之地,自太祖殒落,赵宋避退洞天,就在宋城落脚,经过三百年恢复,各氏支脉才散落于洞天四方。

    故尔,赵宋一直视宋城为祖地,大兴土木,把宋城经营成了铜墙铁壁。城内供奉着赵宋一脉的祖祠,高手如云,值此敏感之时,防守更加森严。此地乃是赵宋的根基,非七大派掌门一级不可知。

    “据我猜测,洞天祖脉的位置就在宋城。只是没有确切证据,加之宋城高手如云,戒备森严,无人可以探知。”

    听到祖脉的消息,陈铮神色肃然,连忙把碧月引进房***手道:“陈铮幸不辱命,阴阳造化功已经到手。观主即来靖王镇,省去陈铮亲自前往临安城。”

    终于得到念念不忘的阴阳造化功,以碧月的养气功夫,都无法抑制心中的激动。顾不得陈铮就在身边,直接闭目凝神,破不急待的参悟起这门神功。

    阴阳造化功与素心观的功法截然不同,练气之法另辟其径,修行法门玄奥莫测,涉及到的阴阳逆转,天人化生之道,让她大为惊叹。

    随着碧月不断参悟,以心神演练阴阳造化功,她的脸色越来越红,竟似火烧一般,饱满的胸脯激烈的起伏着,喘气声渐重。

    突然一股炙阳之气由体内莫名而生,精修数十年的真气在经脉中自行运转,好似救火队员,不断扑向她体内的炙阳之气,二者互相冲击,就连她的精神都受到影响,心中绮念频生。

    碧月脸色猛的一变,强行收敛自身真气,斩灭心中绮念,张口吐出一股赤热之血,头脑为之一清,再不敢轻易演练这门神功。

    脸上犹带惊魂未定之色,心中惊骇异常:“果然是天人境的功法,只是稍微演练一番,就撼动了我的精神。”

    碧月稳定了心神之后,谨慎小心的默诵阴阳造化功心法,忽然,眉头苦皱,脸色如火,再次露出难受之色。

    阴阳造化功太邪门,她稍有起念,就被勾起心中绮念,让她精神陷入幻境。好在她精修先天真气,精神凝炼,心志如铁,才没有再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“锁定心念,凝结火种,焚化六欲之气,退阴还阳,逆阳反阴,以达到阴极阳生,或是阳极生阴。只是修炼过程中,阴阳二气互冲,步步惊险,稍有不慎,就会被阴阳互冲之气撼动心神,走火入魔。”

    尽管这门神功有些种种缺陷,但碧月依然心神动荡,久久不能平息,越是揣摩,心中越是惊喜。若能把阴阳造化功中的阴阳逆转之理领悟透彻,她便可以心火点燃真阴之气,退阴还阳,达到阴极阳生,进而助她冲破先天。缔结阴神,成就宗师之境。

    “阴阳互逆,天人化生,果然不愧造化之名。”

    碧月粗略参悟一番神功,脸上露出欢喜之色,借助这门神功之助,素心观的心法就能彻底圆满,超脱先天之境,直指宗师之境。

    非太祖洞天之人,永远都不能理解她们的苦涩。受洞天限制,就算有绝世武功,也会被束缚于先天之境,不得再进一步。自太祖殒落,不是没有人试图冲击先天之境,但无一例外,都被洞天规则反噬而亡。

    先天之境就是太祖洞天的极限,凡欲打破这个极限者,无不下场凄惨。

    若非大离龙脉依旧镇压太祖洞天,碧月也会老老实实的经营素心观,令素心观一代传一代。可如何,大离龙脉移动,洞天出世,如素心观等七大派就有了脱离洞天的机会。

    洞天之外的大离世界,正道十宗占据中域,镇压一世皇朝,魔道八派纵横外哉,肆虐八方六合。只凭先天化境的修为,根本无法令他们在洞天之外立足。

    碧月起身向陈铮俯身作身,由衷感谢道:“小友之恩,素心观一脉铭记在心,感激不心,定会尽全力助小友夺得洞天祖脉。”

    “观主言重了,你我双方互惠互利,各取所需,实在不必如此见外。”陈铮连忙还礼,一番谦让后,向碧月辞行道:“陈铮幸不辱命,为观主取得了阴阳造化功。如今身体抱恙,准备向观主辞行,觅地潜修疗伤,咱们后会有期。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