告别班濯,陈铮返回靖王镇。

    虽然得知赵文奇被抓,但他依然按捺不住心中的欢喜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福运高照,才把种了运种,班濯这厮就自送上门来。”

    贾臻一心谋夺渔阳候府的截运异术,恐怕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受到这门异术的暗算吧,就是叫做冥冥之中自有天定。

    身为青云宗外门弟子领袖,贾臻的运道之强,或许不如传说中的气运之子,但也是气数加身之辈。一旦收割了此人的气运命数,不敢说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,出门就能捡到绝世武功,打个盹就被宝物砸醒,但应对费无忌的追杀,绝对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此刻已至三更,靖王镇陷入深山睡之中,街道上空寂无人。陈铮刚进入素心观的秘密据点,突然一道剑光飞刺而来,心中大吃一惊,急忙抽身后退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这里可是素心观的秘密据点,竟然敢有人潜入进来,对他实施偷袭。陈铮不敢怠慢,伸手拨刀,“锵”的一声,泣血刀出鞘,顺势斩向来人。

    偷袭之人实力简直深可不测,眼见的一点寒芒逼来,他却感觉不到袭击者的气机。

    陈铮惊骇之余,一刀挥出,瞬间令精神臻入“观神普照,无思无念”之境,精神境界被不断拨高,反照四周,白骨真气在经脉中如水流动,天地间的阴气被勾动,环绕于身。

    阴冷森寒的气息以他的身体为中心,向四周扩散,刹那间使的周围的温度下降十几度,好似由仲秋之季进入寒冬腊月。

    寒芒丝毫不受阴气干扰,准备无比的点在陈铮的刀尖上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一声脆响,陈铮如遭雷击,只觉体内气血逆冲,眼冒金星。一股庞勃精练的真气传入体内,震的他五脏移位,喉咙一热,一缕鲜血溢出嘴角。

    一招受创,陈铮迅速施展鬼影无踪身法,化作一道阴影融入黑暗。

    “滋!”

    又一道锋芒刺破空气,紧追着他的身形,如同跗骨之虫,任凭陈铮使出浑身解数,依然无法摆脱寒芒的追踪。

    刚才一击,他已经感受到对方的修为深不可测,自家精修的白骨真气被一击而溃,双方的实力如萤虫与日月争辉,不可以里道之。

    生死危亡之刻,陈铮内心无比冷静,以精神反照周身,一尺之内事无俱细,就连每一丝的空气流动,衣袂掀起的尖土都照入心神。

    此刻,他对观神普照经的领悟更进一层,精神升华,彻底晋入细致入徽之境。

    “观神普照,无思无念”,拨离了这门功法的其余,直指其精神修持的本质,甚至带动他的一缕刀势越发凝炼。

    陈铮眼中血光大盛,露出一丝疯狂之色,整个人被阴气罩体,如妖如魔,好似化身厉鬼般。

    “退无可退,不必再退!”

    眼见的再无退路,陈铮心中一狠,白骨真气贯入刀身,以刀势锁定寒芒,一股无坚不催,锋芒毕露气机透体而出。

    犹如一柄天刑之刀降临,泣血刀发出“呜呜”鬼泣声,刀身绽出一道形如实质的锋芒,狠狠镇压向刺来的寒芒。

    陈铮身体如鬼魅般突袭而来,刀锋直接破灭了寒芒,终于看来袭之人的真身。不等他开始反击,对方手中长剑随意一挥,一道剑光再又袭来。

    这道剑光蕴含着无匹的剑势,冥冥之中一股意念锁定了陈铮,任凭他轻功身法盖世,刀法绝伦,都无法摆脱对方的精神锁定,在锋芒无滔的剑势威压之下,一股灭顶之灾的感觉油然而生,让他毫无反抗之心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剑势!”

    陈铮的精神境界提升,化血刀法越发炉火纯青,尤其在白骨真气推动下,早已脱出原本的藩篱。令门刀法升华至绝妙奇伦之境,阴狠毒辣已经不足以形容。

    可见对方眼中,陈铮的刀法如同儿戏,破绽百出。任凭他刀法如魔,气势如海,我自一剑击来,轻而易举的破除了他的刀网,软灭了他的刀势。

    刀势被破,陈铮的精神顿时受到重创,令他不由发出一声闷哼,两缕血线由鼻孔流出。

    生死之际,陈铮连忙催动真气,猛的震动泣血刀,化血刀法催使到前无古人之境,刀光如丝如缕,先在自己身前织下层层刀网,而后一缕血气腾腾升起,形万一道血浪向前涌动,阴气汇聚于周身,在地面上凝结出一层寒霜,一道冲天杀气透体而出,融入血浪之中。

    轰!!

    血浪与剑光相撞,如同火星撞地球,陈铮收敛不住自身气劲,猛烈向四周爆炸开来,一道狂风袭卷起,逼的他步步后退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陈铮再次受到重创,喷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剑光直击血浪,摧枯拉朽,劈海分浪,斩破他在身前布下的刀网,瞬间让他腑内重创。

    双方交手不过数招,生死立分,陈铮吐血倒退,不顾体内爆乱的气血,尽起全部真气,再次鼓荡气血,第二次使出“血洗天下”。

    泣血刀好似感应到了主人的绝决之意,发出“嗡嗡”的颤鸣声,血色光华由刀身腾起。

    阴森冰寒的气息,蕴含着无边妖邪异的魔气,让陈铮看起来犹如从无间地狱爬出的魔鬼。耳边阴风怒吼,鬼哭狼嚎,有厉鬼扑身,怨灵入侵,瞬间引爆了在他体内潜藏着的魔性。

    陈铮双眼赤红一片,手中泣血刀忽然滑过一道弧线,在空中环绕半周,却被突然飞来一缕剑光击飞。

    他此刻受到魔性侵染,看见泣血刀被击飞,身形猛的一闪,幻出十几道阴影,双手五指成爪,使出了鬼爪手这门武技。

    十根手指在虚空划过,凌厉的气劲在空中留下一道道残痕,同归于尽般扑向敌人。

    就在陈铮身心将要沉沦,受魔性侵染与敌同归于尽之时,突然一声娇喝传来:“陈师兄不要!”声音充满焦急惊惶之意,竟然是数月不见的常晓静。

    随着常晓静声音传来,一道声音在陈铮耳边爆响,如晨钟暮鼓,醒世恒言,带着无比的威严,似天人之音,瞬间驱散了陈铮的魔性,令他心智回归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魔性被强行驱退,陈铮一口鲜血喷出,栽倒在地上,神智皆消。

    “陈师兄,陈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陈铮栽倒在地,常晓静飞一般冲到他跟前,激烈的摇晃着他,语气慌乱的想要试图叫醒他。

    “师傅,你把陈师兄打死了!”

    眼看叫不配陈铮,常晓静扭头看到身后,语带哭腔的埋怨出手之人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黑暗中传来一声冷哼,一位中年道姑走出,竟然是素心观之主碧月。看到常晓静惊慌失措的样子,很不满的冷哼一声,道:“只是晕迷过去,又不是真死了。看你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,还对为师大呼小叫,成何体统!”

    常晓静被碧月一顿训斥,颇为委屈的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“身染魔性,果然是邪魔之辈。”

    看着晕迷不醒的陈铮,碧月露出一丝厌恶之色。她修练的素女问诀,对妖邪之气敏感异常,陈铮体内溢出的魔性气机,让她极不舒服,就连对陈铮态度都变的恶劣起来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