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绝剑被杀的步步惊心,险死环生,脸色顿时阴沉如水。不由大喝一声,呼唤起来援兵。

    栖霞派众人弟子闻声应诺,十几人齐齐出剑,布下一层剑网罩向班濯,要把他绞的粉身碎骨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单挑不过,就唤人群殴,七绝剑不过如此!”

    眼看的剑网罩身,班濯大笑数声,轻如轻燕般脱身而退,“唰唰……”,说话间挥一片刀光,如风雷合击,势不可挡,团团的刀光迎向的栖霞派弟子。

    这门风雷九击刀法在班濯使出来,出神入化,已至圆满之境。刀中风雷相合,蕴含着浓浓的杀机,达到了刀由心生,风雷相随的境界。

    一连劈一十几刀,招招如风,无孔不入,雷音炸响,蕴含着无尽杀机,栖霞派弟子们震慑于班濯的刀法森然,竟被他冲出了包围圈。

    “妖魔找死!”

    七绝剑看到他杀人脱围,一声怒喝,手中无刃宽剑直刺向班濯的胸口。

    铛铛铛……

    刀剑相击,发出激烈金铁交击之响,两人无法收敛自身的劲气,只听的轰然一声,周围的树木被激荡扩散的气劲震的剧烈摇摆,无数断枝与树叶落下。

    “好刀法,这门风雷刀法已被他使的出神入化,风雷之意相随,达到了大圆满之境。”

    陈铮躲藏在树枝上,看到班濯的刀法,暗赞不已。他也得了这门刀法,但与此时的班濯相比,相差不可以里道之。

    亲眼看到班濯施展刀法,顿时有种醍醐灌顶之感,心中欢喜无比。

    看着七绝剑与班濯交手,陈铮以二人表露出的实力对比自己,不由皱起了眉头。异地而处,自己对上七绝剑,想要获胜,至少也在几十招之外。

    此人修为比之班濯还要高上一层,已达后天五层后期。若非班濯刀法超绝,已然被围攻至死。

    七绝剑剑术精妙,把一门重剑剑法使的浩气堂皇,势如山岳。每一招都势大力沉,一柄无刃宽剑由他手中使出,如山而临,强大的压迫力叫人喘不过气来。围攻班濯的众栖霞弟子,感受尤为深刻。受到七绝剑气势压迫,十层实力只能发挥出六七层,才令班濯纠缠至今,甚至脱离了剑网的笼罩。

    两方斗到现在,杀招尽出,班濯自知斗不利,刀法越加凌厉,长刀快如闪电,风雷九击变化的被他压缩到极限,刀刀俱实,不离七绝剑要害。隐隐一股刀势雏形凝聚而成,眨眼间就把七绝剑压制住,刀光升腾卷向七绝剑。

    面对滚滚而来的刀光,七绝剑不甘示弱,大吼一声:“妖魔看剑!”凝炼的剑光迎向团团刀光。

    铛!

    班濯被一股巨力的震的倒飞而起,连忙借力后翻,栖霞派众弟子见状,迅速移动剑网把他包围在中间,剑光如丝如线,织成一张坚不可催的罗网,罩向班濯。

    这一张剑网威力无匹,真被其罩下,瞬间就会被利剑斩成十七八块。千钧一发之际,班濯猛的一扭腰身,一刀划过,刀光轻柔,好似轻纱拂过,就听到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随之班濯双脚落地,发出一声闷哼声,后背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。他顾不得立足未稳,手腕猛的翻转,刹那间斩出十几刀,斩杀了数名冒近的栖霞派弟子。

    “可恶!我不会放过你的!”

    看着妖魔屠戳自家弟子,七绝剑心中恨意欲狂,胸中怒火沸腾,狂声厉吼着大叫:“众弟后退!”

    班濯见着栖霞派的弟子后撒,长刀横置于胸前,赶紧调息真气,长长吐一口气,发自家额头已然见汗。

    刚才一番激斗消耗巨大,凭他后天五层的修为,才几十招,真气就已见底。口呼一声:“真气不济,不可久战,得想法脱身了”

    心中此念一起,班濯凝神戒备,乘栖霞派弟子后退之际,眼观六路,耳听八方,寻找脱身之机。

    七绝剑怒视着妖魔,恨不得食其肉、寝其皮,看着十几位同门被折损近半,心疼之余,也不由后悔起今夜的行动太鲁莽了。

    “妖魔,旧恨又添新仇。山不转水转,今夜之仇,栖霞派一定会向你讨回来的!”

    七绝剑说罢,恨恨的挥了一下手,就要带着众弟子退出树林。

    陈铮隐身于树杈之间,早已暗中凝聚白骨真气,等候机会,偷袭七绝剑。看到栖霞派欲退,七绝剑转身,心中大喜。

    “好机会!”

    心中暗喝一声,化作一道阴影融入黑幕,手按刀柄,俯冲向七绝剑。

    “呛!”

    泣血刀出鞘,刀光飞掠,陈铮使出化血刀法中的一记杀招。此时此刻,他的速度之快,出刀之狠毒,比起平时尤甚三分。

    化血刀法诡异狠毒,杀伤力也强,正适合偷袭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七绝剑眼前突然闪现一抹刀光,一股阴冷森寒的气息侵入体内,连忙举剑相应,就觉一道阴毒的刀光袭卷而来,连忙向后倒退。

    “噔噔噔……”

    连退四五步,一股阴森的气息掠向脖子,他急忙避退,撇开脖颈。猛的察觉胸口一掠,对方的刀尖已刺进心口,阴森森的真气侵入体内,令他浑身血液冷却

    七绝剑双目突出,看着陈铮,目光穿过他又看向了班濯。

    “嗬嗬……,栖霞派会为我报仇的!”

    刚开口说话,被一股血沫呛住,七绝剑顿时两眼翻白,气绝身亡。

    七绝剑已死,其余弟子亡魂皆丧,哪里是班濯的对手,被他切菜砍瓜般斩杀怠尽,全军覆没于这处无名林之中。

    “班兄好大的杀性!”

    陈铮见状,语似讥讽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陈兄也非善人,不然何以躲在暗处坐山观虎斗。若非班某有把子力气,恐怕早就死于非命了!”

    对于陈铮躲在暗中观战,班濯心存怨气,反讥出口。

    “废话不多说,你怎么会来到靖王镇。我前段时间无顾分身,被了两个人前去崖山,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陈铮没理会对方的反讥,向班濯询问起崖山会面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还有脸问我,说好的半个月后在崖山相聚,你却只派两上小喽罗出现。”班濯想到自己被顾轻舟吆三喝四,鼻子不是鼻子眼不眼的,更是被甩出来背锅,受到栖霞派十几号人的追杀,气就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“哼,你派的人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,刚在崖山冒头就引来过百号人追杀。”

    陈铮闻言,连忙问道:“我的人呢?”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