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影的轻功极好,脚尖轻轻在屋顶一点,借力腾挪,就窜出十几米外。陈铮缀在此人身后,眼看他穿镇而过,脚步微微一顿,在间房顶上停顿下来,居高临下看着黑影消失在野外。

    “大半夜的潜出城外,会是谁呢?”

    随着靖氏低调下来,靖王镇近日并没有陌生的江湖人氏出现。此人来历不明,行踪又鬼鬼崇崇,陈铮犹豫着要不要冒险跟上去了。

    此人从素心观秘密据点经过,未必不是故意引自己出镇。如今,太祖洞天风云汇聚,风起云涌,陈铮不得不多留一个心眼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他便心生退意,准备返回客栈。忽然间,又一道黑影从靖王镇另一方向掠出,陈铮心中一怔:“靖王镇什么时候潜入了这么多江湖高手,难道阴阳造化功的消息泄露了?”

    不怪他这么想,靖王镇是个很不起眼的小镇,若非有靖氏一脉,恐怕连一丝存在感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此地唯一能吸引的人,就是阴阳造化功了。”

    心存怀疑,陈铮打消了回返之心,准备跟上去一探究竟。心中起念,脚尖于层顶一点,身影飞射,直接追向前面的黑衣人。

    陈铮急弛二十多里地,终于在一片处树林前追上黑影人,见他一头冲进林中,脸色微变,猛地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已感觉到林中潜藏着一道道或深或浅的呼吸声,差不多有十几人埋伏在林中暗处。

    这些人藏的隐密,可瞒不过陈铮的五感。他的修为已经达到后天五层后期,耳聪目明,十米之外发出的轻微声响都能察觉到。

    就在陈铮迟疑之际,林中传来呼喝声:“跟了我这么久,何必藏头露尾,滚出来吧!”

    呼喝声才落,“嗖嗖嗖……”十几道身影从树林深处窜了出来,站在说话之人身后,个个身穿黑色劲装,手执宽剑,杀气腾腾的环顾四周。

    陈铮闻声,悄然钻入林中,身形不染尘土,如絮飘飞般落在一株树枝杈上。借助宽阔的树冠隐蔽起来,目光看向前方。林中黑暗,隐隐约约的只看到一群人,无法分辨这些人的来历。

    随着为首黑衣人话毕,一道黑影横空挪移般由暗中落于众人面前,此人身着黑袍,手持一把长刀。面对十几位高手,气定神闲,毫无惧怕之色。一柄长刀护在身前,暗自调和真气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你这个界外邪魔,没想到我略施小计,果真的把你引出来了,上次叫你侥幸逃脱,这次看你往哪里逃!”

    陈铮看着执刀黑袍人,感觉此人身形有些熟悉,好似在哪见过,就是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界外之人,我认识的不多,用刀者只有班濯与胡一飞。”想到这里,陈铮心神一震,暗叫道:“这厮怎么来靖王镇了,赵文奇前往崖山与他汇面,如今怎么不见赵文奇?”

    黑袍人不就是班濯吗,看到他后,陈铮心中大吃一惊,“这厮似乎正被追杀,赵文奇不会出事了吧?”

    班濯身陷罗网,却不慌张,他的修为只有后天五层,但修练的轻功足可位列当世一流。在青云宗外门,号称“万里无踪”,今夜这种身陷重围的场面,他自进入太祖洞天后,已经经历了不是一二次了。

    只是,等到他看清为首的黑衣人,脸色突然一变,露出凝重之色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栖霞派的手下败将,你我五次交手,若非仗着人多势众,早就成了班某的刀下亡魂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听到此话,不由恼羞成怒,厉声大喝:“妖人,你祸乱当世,更杀我栖霞派弟子,今夜我就替天行道,杀了你这个邪魔。”

    班濯不由嗤笑出声,出口嘲讽他道:“癞蛤蟆打哈欠,吹牛谁不会呀!你们这些废物几次三番围攻,大爷哪一次不是完好无损。栖霞派七绝剑,浪得虚名,不过一群井底之蛙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的打击面太广,把个太祖洞七大派之一的栖霞派说的好似不入流一般,黑衣首领气的浑身哆嗦,猛的拨出长剑,厉声大喝:“七绝剑是否浪得虚名,不是由你这个邪魔说了算,今夜此地就是你的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说罢,手中一柄比普通长剑还要宽阔的大剑瞬间刺出一道剑光,势大力沉的重宽剑,斩破空气,发出惊人的呼啸之声,一口气连刺十几剑。

    陈铮隐身于树杈之上,见到此人的剑法,不禁暗禁一声。当世之中,使剑者不计其数,能把四五十斤重的宽剑使的灵活自动,轻巧如燕者,于他所见中,此人当属第一人。

    班濯嘴上对此人不屑一顾,实则早已戒备,长刀挽一个刀花,就见一抹刀光夹杂着风雷之声迎向对方。

    七绝剑脸色阴沉,一道剑光刺出,剑气破空发出呼啸之声,一口气连出十几剑,团团剑光罩向班濯全身要害。

    班濯整个人点地借力,如同鹞子般腾空而起,强行冲破剑光。手中长刀无声无息斩向七绝剑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一击无功,七绝剑厉喝一声,挥剑拦向斩来的长刀。他被洞天土著尊称为栖霞派七绝剑之一,只因他手中剑之乃是奇门兵器,无刃阔剑。此剑讲究以力压人,以拙破巧,每一剑都是举重若轻,毫无花招。

    这一道剑光斩出,带着千钧之力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劈向对手头颅。招法狠辣,一旦中招,就是脑浆迸裂的下场。

    七绝剑修为深厚,剑法高妙,但班濯的刀法更妙,手中长刀已达到轻并举,比之七绝剑的举重若轻之境更加高明一筹。

    风雷九击刀法被他使的出神入化,杀机潜伏,一刀即出,便封住了七绝剑所有变化。

    眼见着两人龙争虎斗,陈铮看的不断点头称赞,随着两人的交手,以身代之,于心中演练着应对破解之法。

    班濯使的一口狭长之刀,形如长剑,与传说的唐刀类似,杀伤力极大。配以风雷九击刀法,更显威力无劈,一刀劈出,风雷大作,如果一道雷光,迅速无比,招式刁钻,一刀破去七绝剑的剑势,顿时杀招频出,杀的对方步步后退,毫无招架之力。

    “众弟子听令,随我斩杀妖魔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