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铮离开石塔,再次回到素心观位于靖王镇的秘密据点。(书^屋*小}说+网)

    此时,他一身锦服,眉清目秀,好似一位世家公子哥,与在石塔血池边时被阴气绕体,浑身阴厉的妖魔气质截然相反。

    素心观传来信息,其观主碧月要与他在靖王镇秘会。陈铮只好暂留此地,等待素心观一行人。

    这里是靖王镇最贵的酒楼,也是靖王镇第一高的建筑,陈铮临窗坐着,卓上摆几样小菜,一小壶酒,望着窗外。靖王镇虽然远不及临安城繁华,但别有一番风光,依山临湖,景色怡人。看着街上行人在各个滩位上游览,行行停停,陈铮的心情亦被感染,一扫石塔时的阴郁,变的宁静详和起来。

    已过仲夏,正值秋收,果实成熟悉的季节,秋风和朔,行人的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。与这座酒楼相隔两条街道,是一座宏大的宅院,那里靖氏府衹。

    当初救了卓未央后,陈铮勾结素心观夜袭靖府,一夜之间,靖氏变的低调无比,如今门庭冷落,再无昔日的车水马龙。

    秋风和着一缕果实的香味,吹起起上的枯叶飞入靖府之中。

    赵宋联合七大派与界外各派交战,前几个月因着地利人和,占了好大的便宜,就连玄天剑派都被杀的愰愰不可终日,四处躲避。

    名震大离皇朝的“天心剑”顾轻舟,堂堂半步先天的天骄之子,足足当个大半年的缩头乌龟。

    独坐窗边,陈铮思绪陷入无边无际之中,满卓的佳美酒佳肴完全不能吸引他,全部的心思投入到算计当中。

    太祖洞天对他而言,是个充满机遇的地方。虽然洞天祖脉没有丝毫线索,但如今,他已经得到了足够的收获,就算争不到祖脉之气,此次洞天之行,已然足够回票。

    不过,机缘一事,能争必争,所谓“天予不取,反受其咎”。对于得到截运异术的他而言,每一份机缘,都代表夺到一份气运。

    当初由寒冰界入大离境内,中途遇到渔阳候世子,得其异术,陈铮一直没有放下对这门异术的参悟。

    如今,洞天内外各派精英齐聚,气运汇聚,风云动荡,正是他大显身手的机会。

    从得知赵宋康氏因《阴阳造化功》而被瘟道人吕岳灭门,陈铮就隐隐生出一个计划。现在得到完整的阴阳造化功,这个计划终于成形。

    想到截运异术的诡异,陈铮不禁摸了摸胸口,硬梆梆的一团硬物,这是他亲手抄录的《阴阳造化功》秘芨。

    想到这本被自己做旧的秘芨,陈铮眸中血光一闪即逝,嘴角悬起一丝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太阳偏西,陈铮回到素心观的秘密据点,谢绝众人打扰,独自盘坐于床榻上,再次推演起截运异术的布置。确认无一丝疏露后,起身把门窗锁死,点燃一盏油灯。

    就着一点火光,陈铮从怀中掏出《阴阳造化功》的秘芨,轻轻的翻开首页,看到扉页写着四个篆字“阴阳造化”,这四个字是由卓未央亲手书写,每一笔一划都凝聚了他对这门功法的感悟。

    任凭谁得到这本秘芨,看到扉页上的四个字,都会相信这就是康氏一脉传承的真本功法。

    再翻到第二页,入眼只见,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小字,背面还画有人形配图。

    陈铮仔细翻看着,虽然阴阳造化功已被他熟记于心,但此刻秘芨时,依然被上面的练气法门深深吸引,每一层心法的运转都涉及到了阴阳之玄妙,天人化生之道,令他赞叹不已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的一遍秘芨后,陈铮最后一次于心中默忆截运异术的施展手段,确定无误后,一口咬破食指,在这本秘笈上开始勾画出一道道曲线。

    这些线条都是陈铮以自身本源精血书画,几条曲线蜿蜒转折,勾勒出一个如同天书般的符文,符文成形,一道玄光乍现。随着这道玄光消失,符文也隐没书页之中,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截运密术与武道功法不同,并不能直接产生作用,如种田一样,先要种下种子,等到有一天运种开花,才能收割果实。

    从布种直到最后的收获,截运异术分为:布种,入舍,种运,截运五个布骤。

    陈铮第一次运用这门异术,他以阴阳造化功这本秘笈为媒介,以自身本源精血为引子,绘制截运符文。施法成功后,阴阳造化功所承载的气运就会与陈铮本身气运联通。通过符文的神秘作用,二者之间相互融合,凝聚成一枚运种。

    凡修炼阴阳造化功,就会受到这门神功本身承载的气运加持,从而截种入侵,这一阶段就是布种。

    布种成功,截种侵入身体,与其本相融,即为入舍。随着参悟甚至修练阴阳造化功,与这门神功的纠缠越来越深,截种就会以其为田地,值入其本源命理,开始以他的气运,命理为养料,不断成长。

    直到运种完全成熟,就是施种收割果实的时候。

    作一个形象的比喻:就是把种种之人当成一块农田,施法者种下运种,运种生根、发芽、开花、结果,最后果实被收走。

    而被陈铮收割掉气运果实之人,如同地力耗空后变成了一块废土,受劫运罩身而亡,这就是所谓的“气数将尽而亡“。

    因此,这门异术极伤天和,使用之人将有天遣降临。渔阳候府被灭门,就是遭了天遣。

    不过,天道留人一线生机,可以借李代桃疆之术,转嫁天遣。这就好比用手把挖土和用锄头挖土的道理一样,用手挖土,在收获泥土时,会碰到石头把手伤到,相当于被反噬。

    用锄头挖土,碰到石头,损伤只是锄头,把握锄头的人不会受伤,相当于以锄头代劫。

    渔阳候祖上把大离皇朝当做锄头,利用离朝国运阻挡天遣降临。

    陈铮以阴阳造化功为锄头,其理相同,同样是借赵宋一脉最后的气数代替自己遭受天道反噬之劫。

    当然,截运异术并非如此简单,包含了许多关于气运,命理等奥秘,陈铮只是照猫画虎,只得一点皮毛而已。就是这一点皮毛,便可令陈铮受用无数好处。

    “布种完成,只待有缘者出现,我就可以静静的等候着收割果实了。”

    陈铮刚把布下运种的秘芨收回,突然一阵衣袂破空声传入耳中,双目中不禁冒出两道血光,翻身出窗,立于房顶之上,隐隐看见一道黑影融入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轻功!”

    陈铮惊叫一声,随之鬼影无踪使出,身如鬼魅,化作一道阴风融入夜幕,悄然追向前方的黑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