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血池旁边,陈铮突然睁开眼睛,双眸中血光浓郁的要化为血水,全身被一股阴气环绕,如妖似魔,声音冰寒似从九幽地狱传出,感觉不到丝毫人性。

    “这是第几批了?”

    陈铮面容僵硬,没有任何表情,眸中血光收缩,看着同样盘坐在血池边的卓未央,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卓未央的瞳孔中陡然出现一条血光,低沉说道:“二十一批,已有二百四十余人投入血池了。”

    他自屈服于陈铮后,亲自参与血池的铸造,刚开始还有恻隐之心,如今见的多了,就开始变的麻木,人性良善的一面渐渐泯灭。

    最近,他接到陈铮的指示,欲借用血池之力,汇聚两人掌握的各门功法,再次推演《葵阳心经》。

    《葵阳心经》虽然隐患多多,但不失为一门正道功法。如今被化血功覆盖,又经普神普照功调整,虽然消除了隐患,却彻底兑变成为一门魔道功法。

    刚才那队血衣人,就是这门功法的试验人。为了验证新推演出的功法,已经有几十人走火入魔,精血融入血池之中,尸体被随意丢在墙角。

    自从第一批人被投入血池之中,陈铮就一直待在地底血池边,每天演练刀法,修炼白骨阴风诀,抑或参悟卓未央贡献出来的各种刀法剑法,积累底蕴。

    他的修为提升至后天五层中期后,就一直在打磨真气,积累积累,为再一次突破夯实根基。

    陈铮在石塔中潜修,日日演练刀剑,参悟各门刀法剑法,每有所获,便与卓未央对战,使之与自身武学融为一体。化血刀法的本质再次升华,渐至一流刀法。

    塔中无日月,岁尽不知年!

    时光如水,流水潺潺,陈铮潜居石塔,整个人进入了一种忘我之境,外界纷纷扰乱,被他全都抛开,全副神心沉侵于武学殿堂之中。

    他以前对于武学积累甚微,如今得了卓未央的指点,不断参悟阴阳造化功等诸多武学,如同一块海棉般,汲取其中养份,充实自己的底蕴,每过一日,他在武学上的积累就厚实一分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陈铮在血池边演练刀法,化血刀法被他信手拈来,一刀即出,刀光如水,汇聚成河,尤如江河入海,如浪如滔。只觉一缕刀风掠过,如淑手抚面,轻柔的让人骨头都要酥掉。

    经过这些日子的潜修,他的刀法已入至柔之门,窥得上层劲力运用之法,于至柔之中蕴含一股刚强之力,刚柔相济,化血刀法达到圆满之境。

    就连“血洗天下”也已被他借助血池之力修练到大成之境,这一绝招使出,身体气血稳固,任凭他使出十二分力道,身体气血的损耗也不及全身十几分之一。连施十招后,陈铮才感觉到气血折损过半,不由对这次闭关潜修的成绩极其满意。

    以他后天五层中期的修为,若连出十招“血洗天下”还不能解决敌人,便是再出一百刀也是枉然,其结果要么引颈就戳,要么脱身逃遁。

    刀法大成,修为稳固,陈铮随时可以彻底打通足三阴经脉,晋入后天五层中期。此时,一直强忍着突破的念头,无非是想让自己的积累更厚重一分,为将来突破后天境第一个关卡积储底蕴。

    如今他不只刀法大成,就连白骨阴风诀的参悟也更进一层,借阴阳造化功逆转阴阳的玄妙,领悟到白骨阴风诀的一丝生死转化之机。

    盘坐在血池旁边,陈铮默运白骨真气,阴风绕体,无视周围的累累白骨,只见血池中猩红的血水,被阴风吹过,荡起阵阵涟漪,浓郁的血腥气中夹杂着一股甜腻的味道,熏的人头晕欲吐。

    血池中投入了各种灵药,隐隐散发出一股药香。

    陈铮心中默诵阴阳造化功的口诀,精神沉入鸿鸿冥冥之中,体内的白骨真气不断运行,似梦非梦间,一缕凝炼无比,锋芒毕露的刀势散发而出,这刀势无坚不催,锋芒无滔的气息笼罩着陈铮,与缠绕在身边的阴风磨擦着,发出滋滋的响声。

    随着真气被磨炼的越发精纯,陈铮距离十二正经圆满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时光匆匆,陈铮待在血池边,每日揣摩武学,精修白骨阴风诀,巩固着修为。随着真气被磨炼的越发精纯,刀势的凝炼也更进一步,陈铮的修为水到渠成般晋入后天五层后期,彻底贯通了足三阴经脉。

    白骨阴风诀意境高运,随着陈铮的不断参悟,理解越深就越觉得这门功法深不可测。

    如今,“血洗天下”达到大成之境,化血功更是借助血池之力,更进一步,陈铮有些按捺不住心中的燥动,想到结束这次闭关潜修。

    陈铮以手托着下巴做沉思状,他在石塔中潜修,为免与班濯及胡一飞的约定愈期,便令赵文奇闻络当日在临安收容的乞丐,让二人结伴代自己赴约。

    “都快过了三个月了,这二人还没有回来,难道是途中出了意外?”

    脑中思绪纷飞,想了好一会儿,发现待在石塔里干着急根本没用。收回思绪,这才才注意到自己的头发已至半腰。

    脸色微微一怔,低声自语:“这次闭关潜修的时间太长了,头发都长这么长了。”索性用刀从中割断一半,余发披肩,整理一番仪表,顿时精神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如今刀法有成,修为彻底稳固,一时半会也不能突破六层,再闭关潜修也是徒耗时间,不如出去走走,顺便打探一下正道各派与洞天土著的交战情况。”

    陈铮盘坐在血池旁边,收敛精神念头,默运白骨阴风诀,呼吸吐纳之间,白骨真气在体内缓缓流动,一缕缕天地阴气被他吞纳融炼入体,开始煅炼骨骼,凝炼白骨精气,不断壮大着真气,他的骨骼随之不断蜕变,越发强悍。

    修行到如今,陈铮的武学修养积累渐深,逐渐明白武学之道不是用来一味的争强斗胜的。

    武学修行,在于洗炼肉身,淬炼精神,令肉体精神由凡蜕仙,追逐冥冥之中的超脱之境,这才是武学的至高之境,修行者的最终目的。

    只是,什么是仙?

    陈铮结合自己的武学修养与记忆,认为超凡脱俗,臻至冥冥中不可预测的神圣之境即为仙。

    有此认识,陈铮的眼界被瞬间打开,不在如盲人摸象,心中顿时有了目标。

    后天为凡,只有晋入先天化境,才算踏入真正的修行大门。如今的陈铮,还处夯实根基的阶段,后天之境犹如婴儿,还没有资格经受风雨。只有入了先天化境,方可经历风雨,最终见到彩虹,得成正果。